新報人

衝破紀實界限 尋常處覓不尋常 ──攝影記者陳焯煇

  沒有頭盔,也沒有面罩,陳焯煇穿梭磚頭橫飛的旺角街頭,以鏡頭見證歷史:小販的笑臉、示威者的怒顏、深夜的火光、街頭的硝煙,閃光燈一眨,將之一一記錄。陳焯煇是個不尋常的攝影記者,他不愛香港新聞攝影的陳腔濫調,刻意模糊紀實與藝術的界限,即使攝影發展空間受限,亦要從困境中找出自己的聲音。 直覺牽引快門 突發現場的紀實本能 2016年大年初二凌晨,一名警員在旺角騷亂之中向天開槍迫退示威者,槍口一度對準群眾。陳焯煇的相機凝固了這轟動的一幕,令他成為寥寥幾位捕捉到這個畫面的攝影記者。重返當時拍下照片的位置,陳皺著眉回憶起來,「我本來準備走了,因為我以為結果又會是大家示威後便解散回家。」怎料示威者 …

永不言敗 誓成「稱職冠軍」—滾軸溜冰運動員蔡穎怡

香港花式滾軸溜冰運動員蔡穎怡,自6 歲起與溜冰結下不解之緣。現年28 歲的她已贏得香港花式滾軸溜冰公開賽冠軍33 次,更曾於各項國際賽事中獲獎。雖然她曾面對沒有教練、隊友、場地、資助的困境,但家人一直在旁支持,讓她堅持至今。6 年前,蔡穎怡更以22 歲「高齡」學習冰上滑冰,只為不斷增值自己,誓要成為「稱職的冠軍」。 不甘做佈景板 溜冰成就個人舞台 蔡穎怡自小體弱多病,她父親希望她能多做運動強身健體,而剛好家附近設有滾軸溜冰場,故穎怡自6 歲起已和溜冰結下不解之緣。蔡穎怡雖曾接觸過不同運動,但只有溜冰給予她與眾不同的感覺,「不是我選擇溜冰,而是溜冰選擇了我。」 蔡穎怡兒時曾學習芭蕾舞,但由於芭蕾 …

中樂被指不專業 古箏導師鍾朝而揭業界辛酸

「左手鑼,右手鼓,手拿著鑼鼓來唱歌。」每逢農曆新年,大街小巷均會播放耳熟能詳的賀年歌。不過,中樂演奏家背後的辛酸往往被歡笑聲掩蓋。古箏導師鍾朝而指,教授樂器的收入極不穩定,不少家長僅以證書判斷導師價值。鍾希望大眾可多接觸中樂,減少誤解,讓中樂和西樂和諧發展。 鑽研古箏十數載 家長壓價感無奈 香港演藝學院應屆畢業生鍾朝而,鑽研古箏十五年,現為一名自由音樂人(freelance musician)。鍾表示現時月入可達二萬元,但有時每月只有一、兩場演出,只可靠教授琴行及學校的古箏班維持生計,「做(中樂)這一行的人大多是自由工作者,收入極不穩定。早前學界因流感停學,我們變相『無飯開』。」 鍾朝而認為不 …

港產地壺球自立門戶 促進傷健共融

新式運動在爭取成為正規認可的體育項目時均須過五關、斬六將。大專講師李石椿遠赴英國,將曾被視為冰壺宣傳工具的地壺球重新改良,重新創造一套「地壺球」運動。李石椿有意將地壺球設計成傷健、長幼共融的運動,故將玩法簡化,並於短短兩年間培訓出400多名教練,成功建立口碑。不過要讓地壺球踏上國際舞台,仍須爭取國際奧委會認可及國際重視。 規則簡單易上手 促傷健長幼共融 任職康體管理大專講師的李石樁受英國地壺球啟發,將地壺球重新設計,並編制賽規,為香港等四季無雪的地區創出一套「地壺球」運動。為吸引更多人參與,李石椿創作地壺球時刻意將玩法簡化,為求讓首次體驗地壺球的參與者,都能輕易掌握基本技巧。有別於冰壺必須於冰 …

永不言敗 誓成「稱職冠軍」—滾軸溜冰運動員蔡穎怡

香港花式滾軸溜冰運動員蔡穎怡,自6 歲起與溜冰結下不解之緣。現年28 歲的她已贏得香港花式滾軸溜冰公開賽冠軍33 次,更曾於各項國際賽事中獲獎。雖然她曾面對沒有教練、隊友、場地、資助的困境,但家人一直在旁支持,讓她堅持至今。6 年前,蔡穎怡更以22 歲「高齡」學習冰上滑冰,只為不斷增值自己,誓要成為「稱職的冠軍」。 不甘做佈景板 溜冰成就個人舞台 蔡穎怡自小體弱多病,她父親希望她能多做運動強身健體,而剛好家附近設有滾軸溜冰場,故穎怡自6 歲起已和溜冰結下不解之緣。蔡穎怡雖曾接觸過不同運動,但只有溜冰給予她與眾不同的感覺,「不是我選擇溜冰,而是溜冰選擇了我。」 蔡穎怡兒時曾學習芭蕾舞,但由於芭蕾 …

醫療輔助隊監管不當 救護水平參差

今年「渣打馬拉松」賽事期間,一名 50 歲男跑手突然暈倒,在東區醫院留醫數日後不治,醫療輔助隊被指急救手法不當及延誤治療。隨後有隊員發匿名信指責管理層監管失當,導致悲劇發生。有前醫療輔助隊隊員表示,隊內工作表現缺乏有效監管,迂腐文化充斥,令部分隊員在處理急救工作時缺乏信心,甚至造成治療失誤。 裝備落後欠更新 延誤救援工作 該名醫療輔助隊隊員在匿名信中,提及醫療輔助隊管理層極少更新部門裝備,有前隊員亦指,急救器材落後和 不足的問題存在多年,但一直未能解決。在「渣打馬拉松 2018」負責急救的幾位隊員,亦被指欠缺 AED(自動體外心臟去顫器)等隨身配套,故未能及時作出救援,引發 公眾對隊內急救裝備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