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

醫者校長心 沈祖堯

【本報訊】從沙士英雄到中文大學校長,沈祖堯經歷了一個不小的身份轉變。他上任兩年來,均獲選為「最佳校長」。從醫以來培養的細心與耐性,沈用作教育上春風化雨,學生一樣受落。社交網站流傳他鬼馬表情的照片,令網民不禁大呼︰「校長很可愛!」。對此,沈祖堯卻不以為然,「我不是明星,不需要經常曝光。作為學者,我仍然希望做學問,跟學生討論人生經驗。」

記者:魏綺婷   編輯:林偉昌

早前,沈祖堯偕同家人到歐洲旅行,他拍下一張模仿《吶喊》畫中人表情的相片,並上傳至社交網站。相片經中大社會科學院副教授沈旭暉轉載,吸引超過1萬人按鍵「讚好」,各大報章均有報道。看過照片的人大都覺得沈祖堯很親民,他卻說:「不是次次都有好的評價,始終都想保持私隱。」由當醫生轉到做校長,沈祖堯變得需要經常出席不同的開幕典禮、聚餐等公開活動,接觸傳媒。他說:「這是有需要,但不是特別享受的工作。傳媒無疑有發佈資訊的功用,同時,又令我失去了個人私隱。」沈祖堯身為公眾人物,舉手投足都受大眾注視。「我說的每一句話,做每一個動作,都可能會被報章刊登,例如:報章會刊登我旅行的照片,事實上,我不知道有人會對這些相片感興趣。」現時沈祖堯雖任大學校長,但每星期仍會有一日在醫院工作。他表示,完成校長的任期後,一定會全面回歸醫院。

感激家人支持

回到家中脫下醫生袍、除下領帶,家人一直給予沈祖堯無限量的支持。他憶述剛上任校長時,曾擔心太太不適應他工作的轉變。「她一向都不是社交活躍的人,但現在會陪我去工作上的應酬,又做妥資料搜集,提點我其他人的身份,不會讓我糊糊塗塗,不知自己跟誰吃飯。」不過,現在回頭看來,沈認為是他過慮了。家庭生活是繁重工作中的調味品。每年暑假,沈祖堯都會和家人去旅行,爭取相處時間,平日他又會善用社交網站和女兒溝通。「女兒沒有空跟我交談,我也可以在社交網站知道她的近況,不過我未懂得用WhatsApp。」

結婚首三年 半年見一面

沈祖堯和太太同是港大醫學院學生,太太是低兩屆的師妹。談到他們相識的經過,他回憶起在港大讀書時的生活,當時沒有宿舍住,只能七至八人一起在置富花園租屋。他們生活在同一屋簷下約年半後,沈祖堯因要到醫院實習而搬離。兩人感情至此仍未開花,直到他們在醫院重遇。「我借筆記給她參考,慢慢展開了追求。」沈祖堯表示,他和太太均是基督徒,平日拍拖看戲都很保守,結婚在即,才第一次牽手。新婚燕爾,沈祖堯在太太陪同下,遠赴加拿大修讀博士學位,當地平均氣溫只有零下37度。太太平日常常無所事事,日子過得很悶,加上抵受不住嚴寒的煎熬,一個月後便提出要回香港。「我彷彿由一個已經結婚的人變回了單身。我曾經擔心,自己的婚姻會否只能維持一個月?」那時科技未發達,溝通未及現時方便。三年以來,他們保持書信往來,半年才見一次面。他
以「感情的試煉」形容這段新婚不久便相距天南地北的日子。

沙士壓力致心律不正

2003年香港爆發沙士危機,沈祖堯帶領前線醫護人員抗疫、研究,被《時代週刊》封為「亞洲英雄」。至2004年卻傳聞立法會沙士調查委員會會點名批評他處理疫情不當。龐大的壓力令他短暫患上抑鬱症,沈祖堯形容那段日子在他心裡留下「歷史的疤痕」,因為自那時開始,他的心臟就出現心律不正的情況,即心臟以不規則的頻率跳動。他形容,最差的時候每跳三下就有一下不正常的心肌跳動,那一下的感覺好像是「個心離一離」,儼如坐過山車一般。直到現在,他仍然要服藥協助減慢心跳。現今學生比往日的幸福眾所周知,讀醫辛苦。沈祖堯的大學時期跟一般醫科生一樣,終日埋首書海。「醫科生壓力大,讀的量多,醫學院又規定每年有百分之五的人留級。每逢期終考試,到半夜,都會有些男同學讀到哭。」要抒解壓力,沈祖堯的秘訣是相約同學一起溫習,互相對問,補足學習的盲點。實習期碰到挫折是常事,他笑言那時同學間都會常在醫院說「We are the lowest level of theanimal.」(我們是最低級的動物)這句話,用意是自嘲醫院裡的清潔工都比他們見識更多。憶述昔日的「學生哥」歲月,他表示,現今學生比往日的幸福,往時學生只有學習生活,不像現在的學生多采多姿有很多活動、交流的機會。根據資料,逾九成的中大學生在四年大學生崖中都有機會到外國交流。

重視和學生的關係

沈祖堯重視和學生的關係,學生亦樂於跟他分享,「他們會問我選科、找工作的事情,甚至家人有病也向我求助,有時三言兩語間我也很難判斷。」他會舉行派對,邀請學生到他的宿舍,又出席九間書院聯合活動,如「校長夜話」,還會參加學生交流服務團,增加接觸學生的機會。就讀中文大學三年級的黃同學覺得沈祖堯平易近人,又很細心。她曾經與沈祖堯一起吃飯,當時在場有一位殘疾人士。她說:「校長特別關心那位殘疾人士,又問及中大的傷殘設施是否足夠,因為醫生的身份,他更懂得如何關懷別人。他又不只關心主流需要,亦會顧及少數人的感受。」

同學:難忘校長維護學生

沈祖堯閒時會撰寫博客,評論社會議題,如國民身份、學校兩文三語的政策、大學生應有的態度等。一字一語,語重心長,倒是充滿教誨意味。他表示,希望自己的學生關心社會,留意時事。「學生應該關注社會發生的事,年輕人亦應勇於尋找自己的價值,追求公平公義。」他認為,只要學生的行為不破壞社會秩序,不傷害自己身體,他都會以寬容的心讓他們表達自己的信念。同時,他希望學生能多有些建設性的想法和具體的建議去解決問題。

中大學生兼學聯副秘書長林兆

彬表示,記憶最深刻的是,沈祖堯極力維護學聯前秘書長陳倩瑩。當時陳倩瑩因衝擊替補機制論壇,判監三星期。當時沈祖堯在公開場合發聲,表示會以個人名義為她提供經濟援助。另一位就讀中大三年級的的林同學說:「如果中大前校長劉遵義得40分,沈祖堯就有70分。沈祖堯希望中大是充滿人文色彩的大學,但單憑他一人,無法扭轉學校商業化的事實,因大學始終受制於教資會。」他又說,比起劉遵義年代,沈祖堯為中大帶來正面的轉變,至少,他會讓學生思考人文精神。有人說,當大學校長的艱難之處在於,完成繁重的教學及行政工作外,還要肩負向社會賢達籌募捐,支持學術及發展經費的重任,對於沈祖堯來說,也的確如此。作為一個醫生,他憑藉專業醫學知識去治理人肉體的疾病;作為一個醫生校長,更要以無比愛心、耐性,開導和教化學生心靈的發展,所為醫者校長心。

留言

馬屎埔村: 東北發展下,掙扎求存的本土農業

留住聲音 細聽人生百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