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專題

「起底」不受法律監管 網民為所欲為

【本報訊】社交網絡紅遍全球,拉近人與人之間的距離,卻同時造成了「白色恐怖」。阿王(化名)曾於高登討論區被「起底」,憶述時仍有餘悸,「當時很害怕,遇到不開心的事總有辦法解決,但被『起底』只能等待文章『沉底』(即無人再討論),若一直有人留言討論,誰都無力阻止,當眾澄清也未必有人同情。」現時,政府並沒有就「起底」制定有關法例及罰則,令「起底」風氣盛行。
記者:陳嘉欣 編輯:許宇靖

阿王曾是大學學生組織的幹事代表,經常與其他院校學生舉行會議。完會後,他們看見場地有很多電腦椅,忽然興致勃勃,把椅子當作賽車,看誰把椅子推得最快。「年青人就是愛玩,甚麼都可以用來玩。」阿王把整個過程錄影,片中共出現十八名大學生,她是唯一沒有出鏡的人,但她把片段上載到社交網站,並標籤了眾人名字,結果各人慘被「起底」。

網絡發達 起底並非難事

事隔數天,有網民把影片轉發到網上討論區,指責時下大學生的行為無聊。「其實整段片都只是純粹玩樂性質,有男同學說最終一定會『沉底』,但所有女同學都擔心洩露個人私隱,立刻把所有社交網絡的戶口資料隱藏,又每天檢查個人私隱有否出現在討論區中。」

阿王指事後不斷有網民回應該帖,有網民為他們抱不平,指該片根本不值一談,質疑他們是否得罪起底的人。阿王不知如何追溯起底的人,又不排除是相熟人幹的。她指網民除了上載了學生幹事組織的大合照外,又公開了她的大頭照,和揭穿她是錄影的人。而另一名女同學因為容貌姣好,而被網民上載了多張相片到討論區中。

立法會議員(資訊科技界)莫乃光認為互聯網是公眾地方,網市把個人資料放上網前必須三思。他認為,人人都要把自己當作公眾人物,一旦做出某種行為,都有機會變成新聞人物。「大家必須知道不用社交網站也有危險,現在隨處都會被人拍片『起底』,所以網上用戶必須知道,世界是很危險,你想安全就回去火星吧!」

被「起底」困擾 影響社交生活

阿王坦言當時感到很困擾,「被『起底』的時候,適逢學校有活動,但又不敢與人分享心事,擔心事情會『滾雪球』。」幸好文章在一星期後便「沉底」,她認為這是「不幸中的大幸」。

明愛「網上青年外展計劃─連線Teen地」社工劉嘉揚表示,他曾接觸過一些有情緒問題的青少年,追問之下得知該名青少年曾被「起底」。劉指:「『起底』難以補救,所以只能與精神科醫生合作,為該名青少年重新建立人際網絡。」

難定義「起底」 立法惹爭議

阿王一事非鳳毛麟角,不少網絡用戶都曾被「起底」,「起底」一詞亦非新穎的「火星文」。香港個人資料私隱專員公署資訊顧問張宗頤博士指出,很多人不知不覺在網上上載了個人資料,亦有很多網民認為在社交網站披露並無問題,因此要做好教育工作,向市民解釋使用網上服務時要留意的事項。

張宗頤認為,「起底」是指未經過當事人的同意而收集及披露個人資料,但亦有人反駁「起底」並非發掘新資料,只是在不同網站收集資料。「因此仍有爭拗點,有時網民只為了攻擊受害者,令他受傷害,但又不代表是罪行,也不代表只能用法律的形式去解決問題。」劉嘉揚則認為,網上「起底」是網絡欺凌的一種,但政府難以介定「私隱」一詞,所以現時難以執法,即使有青少年求助,他也愛莫能助。

莫乃光指互聯網難執法是全世界都正在面對的問題。網絡上無國界,變化很快,立法卻需要很長的時間。經過諮詢,才可立法、執行,但四五年後互聯網又變,執法時間難以追上互聯網,即使立法禁「起底」,政府亦面對兩難,如會否影響其他自由表達及創意,始終是需要平衡多方面的利益。

但莫乃光認為,政府應寬鬆處理,不應有過份限制資料流通。即使有市民同情被「起底」的人,政府也不會輕易通過法例,因為總有人會以「政府扼殺言論自由」為反對的理由。

高層主張自由 不刪除貼文

高登討論區行政總裁林祖舜指出,遇到「起底」的情況,他可刪除文評或勸阻網民。但他坦言盡量不希望刪除文章,「我們主張自由,網民可發表不同聲音,亦相信香港人本性善良、有學問,讓群眾不斷討論得出結論。」

另一方法是發出會員公告,勸阻網民繼續「起底」。他憶述在菲律賓人質事件時,大部分人對死難者深表同情,卻有人在網上公然侮辱死者,有管理層認為這是網民「博上位」的惡作劇,便出公告勸喻該名網民不要再用死難者開玩笑。

學者陳雲指,「網絡賦予權力,讓大家能充當民間記者或民間偵探,大家應要自律,應曉分寸。」

正邪兩立 揭起底心理

高登討論區行政總裁林祖舜認為,當網民發現一些令群眾產生興趣和共鳴的事件,便會想知道更多資料,並非無故針對事件的主角。林指也有一些網民因不同的原因想尋找某人,於是「起底」。

林祖舜指「正義感」也是促使「起底」的原因。有網民不認同某人所做的事,於是為正義平反,例如:曾有人無故責罵餐廳店長,於是,帶有鋤強扶弱心態的網民為店長抱不平,於是把當事人「起底」。(什麼學者??)學者陳雲指出,如虐貓一事中,「起底」有助找出兇手,網民仿如「民間偵探」。

但是,陳認為在牽涉道德問題的事件中,如「五百蚊人情就請不要來」一事,只是在朋友圈爭執的道德問題。在一般的社會風俗看來,女主角只是小器,網民知道她是誰已足夠,「網民群起而攻之便算」,網民不應不斷揭露他人私隱,否則便會演變成網絡欺凌。而林祖舜則表示,曾有網民幫被「起底」的人訂薄餅,他認為這種行為過火,影響他人的生活。

副稿:如何在網絡上保護個人私隱?

1.Facebook權限改為「隱藏私隱」,避免被「朋友」攻擊。
2.上載資料到網站前,必須三思,因公開後覆水難收。
3.使用不同電郵地址登記網路帳號,別人較難找尋個人身份。
4.考慮上載相片的用途和必要性,如有人曾拍下登機證,英文名字清晰可見,容易被人起底。
5.嘗試在網上搜查器尋找關於你的個人資料,並刪除不必要的資料。

留言

不諳中文搵工難  鋌而走險為生活 滯港難民 缺社會保障

學生哥 好多功課 港推功課革命遙遙無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