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專題

不諳中文搵工難  鋌而走險為生活 滯港難民 缺社會保障

【本報訊】在2000年 ,本港關閉最後一個難民營,但現時仍有至少700名難民滯港。他們不懂讀寫中文,難找工作自力更新。而且,港府不會未獲得「香港永久性居民」身分的難民提供最基本的房屋、食物、醫療和教育保障,令他們的生活雪上加霜。有社工建議,政府應酌情處理難民身份,讓他們可享基本福利,改善生活。

記者:陳南茜 編輯:劉敏霈

深水?通州街天橋下,聚集了一群在越戰時期逃難到港的越南難民,他們都視這裡為「家」。現年44歲的阮文山(山哥) 是越南難民的代表,在橋底露宿經已兩年。山哥與「家人」的生活艱苦,各人只有一張舊床褥、薄棉被、用紙皮造的桌子和幾件衣服。

關閉難民營 任由難民自生自滅

在1983年,只有14歲的山哥坐船逃離戰火中的越南,來到香港。得到難民身份認可後,港英政府安排他與其他南北越難民住在難民營。山哥一直等候第三國安置,但兩年後,他在難民營打架,留下不良紀錄,自此無法移居國外。山哥懊惱地說:「在難民營內,有人吸毒、賭博、進行非法交易,甚至嫖妓,很複雜的,不打架很難生存!」

來港十多年,山哥一直住在難民營,並在快餐店和地盤當雜工,維持生計,不必為「三餐一宿」而煩惱。可是,政府於2000年關閉最後一個難民營,令山哥頓失棲身之所。他慨嘆:「政府把我們全部趕出去,任由我們自生自滅。」

生活逼人屢犯案

山哥不能再靠任職快餐店和地盤雜工的收入過活。「生活逼人啊!人要吃飯,不吃飯也要吃粥的!」 儘管在香港生活艱苦,山哥早已把香港當成他的「家」,堅決不返回越南。沒有學歷的他只好在的士高工作,也曾任職黑幫「打手」。只要難民在港住滿七年,保持良好紀錄,便可獲得香港居民身份。可是,山哥因工作關係,不能連續七年不犯案,遲遲未能成為香港永久居民。

30歲的越南難民阿祥小時候坐船來港,因有刑事紀錄,一直沒拿到香港永久性居民身份。為了生活,他在一年前冒險「運毒」,結果被判入獄11個月,刑期剛滿。「別人出來開開心心,我出來和入去卻沒分別。」 他用不流利的廣東話一邊說著,一邊手捏紙巾,抹走眼角的眼淚。

出獄當天,阿祥只買了一個十元的飯盒。剛巧一名教會義工,向他派發飯券,聽到憑卷可換「三?一飯」,他隨即笑續顏開,珍而重之地把它放在口袋裡。阿祥明白不能依靠義工送贈飯券,所以他說:「我只希望找到一份工作,希望明天能順利找到」。

而山哥也在義工的幫助下洗心革面,不再涉足品流複雜的行業,也不做偷竊等壞事。

無法享有社會福利

山哥和阿祥雖然改過自新, 礙於沒有「三粒星」身份證,故找工作一點也不容易。 在70至90年代間,難民可通過難民營裡的招聘會,找到工作。然而,難民營關閉,工作越發難找,加上他們不懂中文,找工作「難上加難」。

山哥指:「在茶餐廳工作要識字啊!要寫單,我地吾識中文字嘛!」同心圓敬拜福音平台外務事工主任曾偉延表示,越南難民在港多年,能說廣東話,但無法看懂中文:「做地盤都要考證件,他們怎樣考?」阿祥不停的對義工說:「幫幫忙介紹一份,散工就好,想重新做人!但係我地有案底,難找工作。」

曾偉延指:「他們都想靠雙手,腳踏實地。『三粒星』身份證可改善其生活,令他們不會鋌而走險。」曾表示,在天橋下露宿的越南難民難以維持基本生活,儘管他們都持有身份證,拿著「一粒星」的身份證,可以合法工作。然而,社會沒有給予他們工作的地方。漂洋過海逃離了戰亂的家園,然而,理想中安穩的生活並沒來臨,問題的原因就是沒有工作,也沒有最基本的社會保障。

港府不支援 有案底的難民

香港浸會大學政治及國際關係學系教授戴高禮表示,難民是全球性問題,在國際合作的基礎上,才有解決的空間。他指出,目前聯合國的國際法中,已有一系列條款,為難民和尋求庇護者提供人道保護。二次大戰結束後,由聯合國制訂的《日內瓦難民公約》,就難民作出明確定義,以及規定各締約國對難民問題的合法處理方案。

聯合國難民署香港辦事處保護副主任Nazneen Farooqi指出,香港政府雖無簽署公約,但該署一直和國際社會服務社合作,向難民提供最低限度的房屋、食物、醫療和教育保障。可是,難民署指,越南難民已在2000年有長遠解決方案,署方會將他們從難民名冊上銷案,但對於一直未能「儲夠」七年的越南難民,署方以及香港政府並不會向他們提供基本支援。

曾偉延指,難民因沒有「三粒星」身份證,無法享有社會福利。政府對這些「N無人士」的支援不足,例如:他們無有資格領取政府派發的六千元和申請關愛基金發放的津貼,而住屋、醫療、教育等方面也沒有受到保障。他認為,政府應先就難民身份作酌情處理,讓他們享有基本福利,不用鋌而走險。早前有區議員提議強遷難民,曾偉延無奈地說:「沒任何保障的難民,恐怕要成為政治犧牲品」。

難民署認為,越南船民問題已經是「過去得到適當解決的事」。這群蝸居在天橋下的越南難民,無法受到難民的基本保障,也無法享有相關普通市民的任何福利,只能靠自己。

副稿:

根據聯合國難民署的回應,香港越南船民問題在2000年告一段落,他們採取了長遠解決方案(durable solution)處理獲得難民身份認同的人,其中包括:
一:自願返回
二:第三國安置
三:本地融入,獲得香港永久性居民身份

留言

政府無心立法 坊間自發回收 廢棄電器和電子產品數目有增無減

「起底」不受法律監管 網民為所欲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