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

我是同志! 我是基督徒!

【本報訊】你是基督徒,很平常;你是同志,也很普通。可是,當這兩個身份重疊在你身上,當你所珍視的信仰與性取向出現矛盾,當你陷於疑惑的漩渦無法逃離……這次專訪的主角,鄭子康,他會告訴你,作為同志基督徒,你可以大膽承認身份,你可以自信地解決困惑,你更可以堅持走屬於自己的路。

記者:姚文基 編輯:潘冰婉

眼前的鄭子康(小康),看來就像平常的年輕人,但故事往往藏在笑臉背後。年僅二十三歲的他,已經歷過生死關頭。十六歲的一天,小康跟朋友打球,朋友突然在他的左肩打了一拳,因為異常疼痛,小康前往看專科,最後竟驗出患上骨癌。小康笑言:「那個朋友還要我答謝他,因為那一拳才令我發現患癌。」

飽經折磨 誓活好每一天

得悉患癌後,小康接受了整整一年的化療療程,過程痛苦得磨蝕他的鬥志。每次接受化療,都會令小康的口腔潰爛、如廁感疼痛、經常嘔吐和無法進食。他曾試過七天沒有吃東西,只是「吊鹽水」。年紀輕輕就要受這樣的折磨,旁人都覺得他很可憐,但他偏不覺不幸。手術後,小康的左邊肩頭遭切除,凹陷的左肩及長長的疤痕,時刻提醒他,「死過翻生」後每一天都是賺回來的,所以做任何事都能豁出去。

「我是同志!」、「我是基督徒!」這兩句話同出於小康口中。經抗癌一仗,小康決定要忠於自己的感覺。他在治療期間,成為基督徒,憑藉信仰得到力量;同時,他也接受了自己是同性戀的事實。小康直言,剛承認自己對同性感興趣時,得不到認同,日子過得很坎坷。休學一年療養,小康重讀中四。那年,他遇上心儀的男孩,並決意向他表白。但那名男孩並非同志,拒絕小康的告白,對他非常嫌棄,更惡言相向,甚至拉攏其他同學一起排擠他。小康直言此事對他打擊甚大,「被排斥的感覺很難受。」

教會態度保守 無助解困

縱然小康的取態得到家人支持,但在信仰之「家」,卻未能助他化解內心矛盾,令小康倍感難過。小康憶述,他以前所屬的教會較保守,對其性取向避而不談。有次,小康將自己對那位心儀男生的感覺,寫在網誌上,抒發內心的感受。但教友竟把網誌刪除,並對小康解釋此舉是為了保護他,「他們卻沒再找我傾談此事,到底是想保護我抑或逃避?」

後來,小康在修讀社工課程時,喜歡上另一個男生。他嘗試向教會的人傾訴,但他們只給了一些由反對同性戀組織編撰的刊物給小康,並沒有深入地與他溝通,「要用自己的信仰反對自己的性取向,這令我感到傷心。」那一晚,小康如常祈禱後,再翻閱那些刊物,哭了一晚。那段時間,他覺得由於大部分基督徒均反對同性戀,所以自己也理應反對。小康一直活在信仰與性取向的矛盾中,感到困擾。他甚至極端地認為,神在愚弄他,「如果十個人中,有一個是同志,為何神要創造那十分一的同志,對他們開這個玩笑?」

聽君一席話 走出死胡同

之後,小康向一位性治療師傾訴,受其說話鼓勵,豁然開朗。治療師告訴小康:「將來的事沒有人知曉,(你)不應被信仰局限。」小康似有所悟,於是暫時離開教會,開始進入同志圈子,希望理清自己的感覺。他嘗試在網上認識其他同志,並在討論區找到同志教會「基恩之家」,便加入這所教會。揭開新一頁,小康對自己的信仰有全新的感受,也漸漸掙脫思想上的束縛。

投入新教會,小康慢慢明白,若要理解聖經內容,須一併了解當時的文化和歷史背景,「世界在變,信條也隨?社會的轉變而有所不同。」於是他跳出傳統的解讀方式,在閱讀聖經時,結合個人經驗及理性思考,重新審視信仰對生命成長的意義。小康最終安然接受自己的「雙重身份」,既堅守信念,也忠於感覺,解決了信仰及性取向帶來的矛盾,走出困惑。

「沒有自信,誰來認同?」

眼見同志平權的議題持續升溫,曾遭冷眼看待的小康,坦言即使能爭取同志平權,使同性戀者在法律上受到保障,但要得到大眾的認同,仍需要長時間努力。小康認為,同志基督徒最需要的不是別人的認同,而是自信心。「有次接受訪問,拍攝地點在教會。雖然教會已解釋不會拍攝(同志)教友的正面,而且訪問內容只是用以呈交功課,不會公開,但教友仍然不願『上鏡』,事後更非常擔心。」小康看出很多同志基督徒都缺乏自信,安全感薄弱,覺得自己處於一個困境,會像他以往一樣不斷質疑自己,小康直言:「連自己都不認同自己,別人如何接受你?」

對此,他希望可以幫助更多教會內的同性戀者,令他們勇於承認自己的性取向。他坦言,若有機會修讀神學,擁有更多學識時,或能有效說服其他較保守的基督徒接受同性戀者。由小康從容卻不乏堅定的臉上,可見歷練確令人變得成熟。

雖然信仰曾經困擾小康,但亦替他找到人生的意義。他渴望在病瘉的日子,嘗試更多新鮮事,不讓自己後悔。小康由中五暑假開始接觸音樂劇,參加入由「真証傳播」舉辦的福音音樂劇,演出令小康找回自己的價值。「劇名叫《燃燒國度201》,一年上演兩次,十場都爆滿,未試過參與這麼大型的演出!」小康雀躍地表示,平常照鏡不會看到全身,但在排練時,會在鏡房看到完整的自己,「令我敢於面對、接受自己。」

配稿:不畏公開 只怕傷感情

小康當年勇敢表白後,有些朋友一直有意無意地嘲笑他的性取向。訪問時,小康的中學同學俊參也伴在其身旁,俊彥正正是取笑小康的領頭份子,但小康毫不介意,笑言自己的確是同志,無須遮遮掩掩。他對於朋友的玩笑及誤會一直不太在意,但他最擔心的是自己的性取向會傷害到與其他教友的感情,故與其他基督徒朋友接觸時,一直避談此事。問及他會否擔心報道刊出,會影響與朋友的關係,小康聳聳肩說:「遲早也會知道。」對小康來說,磊落地活出自己的態度,也許比躲躲藏藏,來得更重要。

留言

虐畜事件頻發 成立動物警察存爭議

重新定義公共空間 注入生活中的藝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