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助人工低無晉升教師夢難捱

年輕人談夢想,臉上也許會流露既期待又興奮的笑容;然而,一班還是社會新鮮人的教學助理,談到自己的教師夢,嘴角卻微微揚起苦笑,不禁問:教師夢,還有多遠?

記者:黃樂宜 編輯:楊羨庭

本港教席飽和,不少持有教育文憑的大學畢業生未能獲學校聘用,遂任職教學助理作過渡,望能累積機會,覓得教席。惟教學助理薪酬偏低,又沒有直接的晉升階梯,加上工作性質或與教學關連不大,甚至有教學助理多年都未能轉為正式教師,執起教鞭的決心漸被磨蝕。

勤找外快幫補

現年25歲的廖永興,大學畢業後曾在元朗一間中學任職教學助理。他無奈憶述,當時平均每天工作九小時,但月薪只有九千元,實難以維持開支,「我住粉嶺,但在元朗工作,每月車資已經對我造成負擔。」為補生計,廖永興下班後便於旺角的西洋菜街擺設黑白即影即有攤檔。比較兩份工作的差別時,阿興即二話不說:「當然是後者更吸引!四天擺檔十多小時,收入已經是教學助理工資的三倍。」最後,他不敵現實,於半年前辭去教學助理一職,現為自由工作者。

在工餘時間找外快的例子並非冰山一角。於東涌一間中學任職教學助理的楊曉光,現有教授樂器賺取利潤,而且收入可觀。他在大學修讀政治,畢業後原打算在教育界發展,但眼見教學助理沒有晉升途徑,難一展抱負。他表示現時工資約一萬元,比大學畢業生入息中位數還要低,難以吸引他繼續留下,故不時物色其他工作,另覓出路。楊曉光又指,不少人中途放棄,在短短的兩年內,身邊已有六、七個同事投身另一行業。

津中議會主席、獅子會中學校長林日豐指教學助理並沒有統一薪酬表,學校運用政府的津貼聘請,其薪金是按學校的財務情況而定,而一般以學歷來釐定。林強調,不同學校有自己的做法,他建議教學助理薪酬應以大學畢業生入息中位數為水平。

無指引兼任打雜

對於教學助理的工作性質及權限,教育局沒有明文列出。根據當局網頁「小學學習支援津貼」中,教學助理的工作包括協助教師設計活動及教材、協助學生進行課堂學習活動等等,可見工作內容彈性極大。

教學助理的合約中,只說明他們需負責校方指派的其他工作,卻未有表明工作的內容和性質,存在灰色地帶。香港大學教育學院副教授祁永華直斥條文苛刻,「即使學校不會指派他們做一些不合理的工作,如街邊擺賣等,但也有可能委派他們去做一些如校園清潔、搬運的教學範圍以外的工作。」故他認為校方應小心執行此條文,留意指派的工作是否符合教學助理的職能。

廖永興就指曾被學校委派到雜物房搬運物件等工作,他又指有時候教學助理不只是向一、兩位老師負責,或需替位不同科目的教師編寫教材、打印和帶領課外活動,工作量不勝負荷,但礙於工作條款,自己很少向校方反映。

無晉升難轉職

教學助理並沒有晉升制度,大部分都是等待學校出現教席空缺時,才有機會受聘為正式教師,或申請其他學校的空缺。一般而言,持有教育文憑的教學助理,都可以接觸教學工作,但需視乎校方有否給予機會。

林官麟於天水圍一間中學任職教學助理兩年,其後成功轉職為該校的正式教師。任職教學助理期間,他有機會嘗試代課,坦言對校方衡量自己工作表現有一定的幫助。不過,林官麟亦指當年與他一起任教學助理的同事需要不斷到其他學校求職,自己較幸運。他解釋因每間學校的教師配額緊絀,校方未有充足的機會給每位教學助理應徵,故求職方面亦較困難。

香港準教師協會主席呂志凌指出,有教學助理任職七年,校方仍沒有協助他累積教學經驗,浪費了有志投身教育事業的「新力軍」。他建議,學校應提供試教、觀課的機會,讓教學助理於學校出現教席空缺時,就有更大機會受聘。

留言

為跳舞為夢想 楊樂文可以去到幾盡?

航空業求才若渴 缺學士課程培訓人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