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

為跳舞為夢想 楊樂文可以去到幾盡?

有人覺得在香港談夢想不切實際,有人卻為夢想付出一切。專業舞蹈員楊樂文(LokmaN)為圓跳舞夢,不惜兩度退學,更當過搬運工,幫補生計。直至去年參與拍攝青春電影《狂舞派》,飾演「靚仔舞社社長」,令他一炮而紅,初嘗成功滋味。不經不覺入行八載,他淡然說一句,「堅持夢想是艱辛的,但只有一直跳舞,我才會快樂」。

記者:陳浩暉 編輯:張楚瑜

 

眼前的專業舞者,手腳隨拍子強勁的音樂舞動,用力扭動身體,眼神堅定,充滿自信。楊樂文(LokmaN)是本港舞壇的新生代猛將,最擅長鎖舞,創立舞隊SREKCOL,出征香港及新加坡的舞蹈比賽,獲獎無數。

 

LokmaN自小很喜歡跳舞,見到街頭舞者做翻滾、倒立的動作,會覺得好「有型」,自己也很想試試,「上星期很偶然地找到小學紀念冊,發現在『我的夢想』一欄,填寫了舞蹈員,連我自己都驚訝為何這麼小就有這個念頭」。

 

他在中一時,跑到社區中心學跳舞,一試就愛上,中二便組團四處表演,後來專注學習機械舞(Popping)及鎖舞(Locking),中五畢業時便認定自己的目標─成為一個專業舞蹈員,「舞蹈能讓我全情投入,肯定自己,是唯一讓我感到快樂的事。」

 

父母迫讀書 退學又退學

 

盼子成龍,盼女成鳳,LokmaN入行的打算遭父母大力反對。他們擔心兒子只具中五學歷,易被社會淘汰,「希望我先專注學業,待大專畢業後再計劃自己的前途」。?? LokmaN在父母半迫半哄下,報讀了有關電視攝影及舞台應用課程,以為和舞蹈扯上邊,誰知課程沉悶,開學兩星期便忍不住退學。他後來報讀一個體育課程,勉強讀了一個學期亦退學,「為迎合父母的期望,讀自己根本不喜歡的課程,根本是浪費時間」。認清問題癥結,LokmaN鼓起勇氣向父母坦白,「當時我說了句,『跳舞已經融入了我的生活,與我不可分割,我想全情投入跳舞』」,幸他與父母的關係良好,經溝通後,父母都支持他追尋自己的夢想。

 

兼職搬工 月入4千

 

舞齡八年的LokmaN輕輕一笑表示,「跳舞最大的困難一定是金錢」。他主要在舞蹈學校教跳舞、為歌手音樂錄像編舞、伴舞及參與不同的演出,收入不穩。每逢考試季節,學生人數大減,他又不是商業舞蹈員出身,跳舞風格較冷門,較少公司會找他排舞,「香港跳舞很難維持生計,我全職跳舞,但試過一個月只有4千元收入」。外型瘦削的他,教跳舞之餘,做過機場兼職搬運工、侍應「賺外快」,身心疲倦。

 

為了跳舞,LokmaN可以放棄更多,「收入少的時候,我可以吃得更少,穿得更少。因跳舞不單是我的工作,更是我的興趣、我的夢想,金錢不能打擊我」。

 

「人生不能沒有跳舞」

 

LokmaN去年參加拍攝舞蹈電影《狂舞派》,演出大學舞蹈學會隊長一角,嶄露頭角,「《狂舞派》同時令我接觸到這個社會更多,更加成熟,不再只是單純地跳舞」,學會平衡現實與理想。在某些情節中,基於商業原因,LokmaN的舞風要迎合觀眾口味,「我曾掙扎,但明白電影是集體製作,要互相遷就,放棄『企硬』」。為了跳舞,他改變了不屈服的處事態度。

 

《狂舞派》有一句經典對白:「為了夢想,你可以去到幾盡?」LokmaN堅定地回答,「為了跳舞,我可以將我的一切奉獻,因為我的人生不能夠沒有跳舞,只要一天還有音樂,我便一直跳下去」。

 

留言

劏房困不住理想林小龍

教助人工低無晉升教師夢難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