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專題

《政黨法》氣候未成 政黨政治難有成

隨?普選方案討論在即,政黨政治及《政黨法》再次成為社會熱話,有人提倡推行《政黨法》可有助推行普選。香港並無要求政黨註冊,也沒專為規管政黨運作而訂立的法例。現時所謂的政黨只是根據《公司條例》或《社團條例》分別註冊成公司或社團。泛民派懼怕《政黨法》要求公開金主名單,令人們不敢再捐款,怕被中央秋後算帳;建制派又指香港始終隸屬中國,執政黨亦必須與中央配合。《政黨法》聽來理想,能帶香港走向民主道路,但卻被一個個現實阻礙。

 

記者:莊禮傑 編輯:易淑麗

《政黨法》用以規範政黨的存在和運作。根據2004 年政制事務局(即現時政制及內地事務局)的文件,外國相關法例規管政黨的登記、財政來源和運作。如美國的政黨須公布帳目,列明撥款來源和用途。

 

政黨法不可行源於中央憂慮

 

特首梁振英上台後,不少人都擔心中央會干預香港政制發展。有建制派議員和本地學者都認為,中央並未放心讓香港發展本地政黨政治,是《政黨法》在港難以實行的主要原因。工聯會立法會議員黃國健指出, 香港只是中國其中一個特別行政區, 從行政地位而言只是具有高度自治的地方政府,但仍非獨立的政治個體。他認為,雖然兩地制度不同,但是如果香港將來被選出的執政黨在意識形態上,或是在政策上與中國南轅北轍,都會影響雙方關係,從而損害香港。

 

雖然香港已回歸16年,但他又認為仍有很多與外國有關的利益關係,包括殖民地時代後,仍在本港經濟扮演重要角色的外資財團。黃續指,經濟利益自然帶來政治關係,因為所有國家都會保護國民在其他地方的經濟利益。由於香港以前是經濟十分自由的殖民地,他認為這種關係在香港比其他地方更錯綜複雜,稱若政黨真的發展,將難以偵察它們與外國勢力的關係,這些都是中央所擔心的。

 

他認為政黨法現時對社會毫無影響力,因為本地政團在政壇沒有任何決策力,所謂「政黨」亦無真正意義。若要就《政黨法》立法,必需經中央同意,若香港想繞過中央自行發展政黨政治是不切實際。他指出,香港先要在本地達成共識,再就修改基本法的問題說服中央。

 

憂公開捐款來源 政黨法反阻發展

公民黨立法會議員湯家驊表示, 由於政黨法或需公開捐款及黨員名單,令不少欲捐款的市民因怕身份被公開而卻步,反阻礙政黨的發展。他指公民黨一年的盈餘只有約二百萬,而某建制派因為有很多中資的協助,可獲得比公民黨多至十倍的收入。

 

湯以「捉襟見肘」來形容公民黨每年的財政狀況,指出該黨籌款困難。他稱,有些市民不敢用自己的名字捐款,原因是害怕北京不悅,或令政府知道其政治取態,令捐款來得迂迴。一旦落實政黨法,需要公開捐款來源,情況只會更惡劣。湯認為,在現時沒有民主的情況下,政黨法非但不能幫助政黨,更會限制它們發展。有些公務員或任職中資機構的黨員不希望公開身份,怕影響其工作,所以不鼓勵公開黨員名單或財政狀況。

 

政黨政治不良非因欠政黨法

 

城大公共政策學系高級特任講師張楚勇提出,香港政黨政治發展不足,是因為其特殊憲政體制。即使現時為政黨法立法,也解決不了問題的癥結。

 

張提出三點香港先天不足的憲制問題。首先,香港的法例限制行政長官不能有政黨背景,故香港政治體制不可能有執政黨。另外,香港以行政作主導, 政黨人士最多只能在立法機關作監察的功能,而只能以個人身份加入執政團隊,因此想執政的人都未必會加入政黨。

他指出,加上香港立法會選舉採用的比例代表制,雖能鼓勵小政黨參與,不過同時卻難在議會中集結主流意見, 局限了大型政黨的發展。而功能組別的存在也有利獨立人士參政,但部分界別選民基礎狹窄,參選者可不依賴政黨的資源,這也不利政黨發展。

 

張楚勇表示,現時香港政黨政治發展分崩離析,每推一項政策,都要零碎地遊說不同政治團體,嚴重影響管治團隊的運作。中央怕香港執政黨所反映的主流聲音與自己持相反意見,因此寧見香港的政黨發展四分五裂。要打破僵局,張認為雙方必先要建立互信,但情況並不樂觀。

 

政黨變公司 黨員變股東

香港現時沒有政黨法,各黨派現時可根據《公司條例》(香港法例第32 章)或《社團條例》(香港法例第151 章)註冊。本身是大律師的湯家驊表示,香港大部分政黨都是以《公司條例》註冊,極少使用《社團條例》,但兩者都不符合「政黨」的規定。

 

湯家驊稱,《公司條例》是為商業機構運作模式而設,需要有股東和董事。對現時香港的「政黨」而言,是難以轉化成公司模式及解釋成員的職能, 如作為政黨的「股東」需負什麼責任。另外,作為政黨的「公司」也要刊登年報,及將部份包括捐款的收入作稅項上繳政府等。湯家驊以《公司條例》註冊的公民黨作例,指現時黨內若干骨幹成員是股東,若未來那些「股東」欲退黨,就要將「股份」轉讓他人。他認為這些措施都對政黨發展非常不便。

 

至於而有關《社團條例》,湯指雖然條例較鬆散,但負責人需向警方登記, 而且社團在處理龐大財政如開設戶口時會有困難,因此以他理解,沒有政黨以《社團條例》註冊。

 

留言

八十後殯儀工作者 – 莫繡安

大學無障礙校園一味拖 殘障生上課吃飯如廁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