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

八十後殯儀工作者 – 莫繡安

殯儀,一個既神秘又讓人敬而遠之的行業,對於作為家族殯儀公司第四代接班人的莫繡安 來說,不但是一項挑戰,而且是一種享受,更是一個教育訊息。

記者:黎明芝???? 編輯:盧于群

現年31歲的莫繡安,自小就經常出入紅磡殯儀街,對行業運作瞭如指掌。原先家族是開木廠,但後來逐漸發展成殯儀公司。而莫的親戚亦從事殯儀相關生意,包括香燭、紙?等等。

憐惜父母繼承祖業

??? 莫繡安早於中三時已到澳洲留學。莫指自己與母親的關係就像朋友一樣,「我每半年回來一次,那時電訊科技還不太發達,我差不多每天都用電話和媽媽聯繫」。直至有一年暑假從澳洲回港,看見父母頭髮愈來愈白, 手的皺紋愈來愈多,步伐也愈來愈慢,莫繡安才想,「我是否要準備接替媽媽的工作,讓父母不用這麼辛苦。」看見母親為家庭的付出,莫繡安便決定要為父母分憂。於是她在澳洲完成零售學及市場學學士課程後毅然回港,加入殯儀行業。

殯儀工作 毫不簡單

??? 一般人誤以為殯儀工作簡單, 莫繡安指這行業一點也不容易, 「做殯儀第一樣就是責任和堅持」。作為殯儀工作者,要為客人統籌整個喪禮,包括收集好所需文件辦死亡證、訂火化爐、安排殯儀館、訂棺木、壽衣、大相、祭品、宗教儀式等。殯儀館設靈前一晚,殯儀工作者會再次與客人會面,安排第二天喪禮的流程。

第一次 又驚又怕

??? 正所謂工多藝熟,對殯儀工作的了解, 是基於無數的「第一次」。莫繡安是在十六歲第一次接觸還未清潔好、換衫及化妝的屍體。「那時正在放假,跟家人到殯儀館幫手。到殮房時,同事叫我一起進去,我不好意

?

思拒絕,就『膽粗粗』跟著同事進去。當我進去時, 看到一位未經修飾的婆婆屍體。她半邊面抽搐,一邊身抽搐成一團,頭也歪著一邊,當時第一個反應就是『好肉酸』,亦意識到原來這份工作一點也不簡單。」莫每次回想起這件事仍猶有餘悸。

?? 「遺體的觸感就像一塊雪凍了的豬肉,而一些不完整的遺體, 就像去豬肉檔買豬骨,卻斬不斷的狀態。」莫又表示,遺體各有各不好看,如果死者跳樓,頭落地就變成肉醬;於家中死去多天才發現,屍體甚至會生蟲。雖然一開始會有點害怕,但看多了還是會習慣的。

遺體化妝的挑戰

??? 莫繡安表示遺體化妝是一種挑戰, 「遺體化妝不能隨便讓你試,要跟隨師傅多次練習。我會害怕自己做得不好,令死者家屬不滿意」。

??? 另一項挑戰就是臭味,莫繡安搖了搖頭,一臉苦笑地道:「其實真的很臭」。她解釋遺體有臭味是正常, 遺體雪藏在一個四度的雪房這麼多天,「你可以把它想成家中的雪櫃, 那個溫度即使你放一片豬肉,三四天也開始發臭和發霉。所以遺體存放時間愈長,就會愈臭」。

??? 「一開始做遺體化妝是很累,也需要點時間適應。」遺體化妝與新娘化妝不同之處就是拿筆姿勢不同。只能站著,手要長時間垂在半空,沒有托手位讓你借力,而且整個過程要一直彎下腰。

從事殯儀業 亦是種享受

??? 殯儀對外界來說可能是很神祕, 但對莫繡安來說,這個行業養活了她一家,孕育她成長。莫有點感慨地道, 「殯儀對我來說是一種事業,讓我找到方向。不同年齡,殯儀這兩個字對我有不同意義,以前殯儀這兩個字代表家族生意,現在的殯儀工作是一種享受。」

??? 莫笑言,「雖然做殯儀很辛苦, 但當看見客人由最初愁眉苦臉,到喪禮完結,帶著一臉寬容離開時,就會感到滿足,這滿足感推動我繼續為更多人服務」。

自己的喪禮自己策劃

???? 莫繡安形容喪禮就像婚禮一樣,「喪禮是你自己最後一件事,如果連最後一件事你都不能掌握,就像有一日你要結婚,但婚禮上卻不是由你決定,包括自己的婚紗、耳環等等,這會是多麼遺憾的一件事」。

??? 莫繡安早已對自己的喪禮有所規劃,她小時候希望自己的喪禮只有指定、被邀請的客人才能到來,「但自從接手殯儀生意後,我現在希望喪禮是開放給所有人,向眾人傳遞生命教育的訊息。如果有賓客參加了我的喪禮後,完成我未完成的事,那我就完滿了」。

「不會為傳而傳」

??? 香港現時的殯儀公司還是用傳統的家族或師徒制形式運作。莫卻一反其道,「我不會為傳承而傳承,刻意安排下一代繼承。希望是由有志之士一棒一棒地延續下去,那才有意義。如果我的後代想承繼,我會讓他由低做起」。

殯儀工作者有甚麼忌諱?

坊間認為殯儀工作者有很多忌諱,如進殮房前要拜神、佩戴飾物等,莫繡安正了正身子,一臉嚴肅地解釋:「其實沒有。我認為殯儀不是一份玩意,而是一份工作。我也不信你上班前要進行任何儀式,這是不合理的」。

遺體化妝知多點

?? 化妝開始前,要先洗淨遺體臉上的污垢、液體及分泌物。一般遺體會用普通的化妝用品然後混色,通常需時2至3小時;若死者是非自然過身,則可能要做面容重組及遺體修復。如因交通意外撞車,臉上凹陷,沒有顴骨,就要先抽出所有碎骨,清洗所有血塊後才能開始化妝。

?? 舊式的面容重組是用紙黏土搓成相關形狀,然後縫補上去,再用化妝品修飾。較新的物料則會用醫療軟膠,浸溶軟膠後修補於缺口處,再用針線將軟膠和皮縫合,然後用化妝品修飾。但這種妝需要五小時甚至一整日,而且收費有機會達五位數字,所以一般家庭也不會考慮面容重組,會選擇直接收殮,即把遺體放進棺木蓋上,不瞻仰遺容。

留言

筍工源於堅持夢想 — 梁彥宗

《政黨法》氣候未成 政黨政治難有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