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

社會運動的白衣天使-羅卓堯

就讀理工大學護理系四年級的羅卓堯,去年是理大學生會外務副會長。「落莊」後,熱心社運的羅成為香港專上學生聯會代表會副主席,至今已投入社會運動三年。羅的社運路始於中學時期,當初只是抱著「貪得意」的心態與同學參與六四集會;中三時,羅閱讀台灣作家龍應台的著作,逐漸了解社會;大學時,羅被校園豎立的民主女神像所吸引,機緣巧合下加入學聯,踏上社運路。

羅卓堯說,他最難忘的是2012年6月悼念李旺陽的遊行,那是他第一次被警方噴射胡椒噴霧,當時遊行隊伍來到中聯辦門外,隊尾市民因被阻進入中聯辦而鼓譟向前推,位於隊頭的羅亦被推前,豈料警方就「出椒」。他指,「以前看電視會認為一定是示威者有過激行為,警方才施以暴力。但當日發現事實並非如此,警察和示威者擁有的武力差太遠。」親眼目擊當權者怎樣打壓手無串鐵的市民,堅定了羅日後抗爭的心。

黃竹坑常客?

近年,香港人為爭取真普選,與政府爭論不絕。羅就因參與公民抗命,兩度被警方拘捕。第一次被捕是於7月2日凌晨,留守遮打道預演「佔中」時被警察抬走。551位被捕學生中,有25位需要保釋,他就是其中之一。他形容被捕後的心情如坐過山車:「被捕時在喊口號心情激昂,上警車後才開始焦慮,擔心被捕會影響前途。」然而,於黃竹坑四小時的漫長等待令他冷靜下來。他獲悉後回想,「其實是小事一樁。」9月25日晚,學聯與學民誓言重奪公民廣場。兩個月後,羅再次被捕,心情已變得淡然,「這次被拘留的時間較短。當日與律師會面,獲發警告信後便獲悉」。

糾察也非高人一等

有兩年糾察經驗的羅卓堯,不認同糾察要像「差佬」般指引群眾,更應像調解員。糾察隊的職責在於與市民溝通,了解他們的需要,在發生衝突時也要保護他們。他在佔領運動中負責統籌和調配人手,得知某個地區有意外情況,他便會通知同學了解情況,再做後續安排。

在這次佔領運動中,不少民眾指責糾察隊「騎劫」整個運動。他表示,糾察隊從罷課行動開始已決定不做指引的角色,而是採取同行的方式,向群眾解釋各種安排。他認為,以往有糾察命令參與者,這是不合適的做法,「糾察隊並不是高人一等!」

用行動感動家人

面對站在社會最前線的兒子,羅的家人最初極力反對他做違法行為。到今年7月第一次被捕時,母親反應是「嘈到拆天」,更對他實行「經濟封鎖」,他只能一邊在便利店兼職,一邊做學聯的工作。後來他遊說家人支持,成功改變了父親的想法,「他開始有留意新聞,發覺現在政府的管制有問題,慢慢開始理解。」第二次被捕時,父親更親自到黃竹坑警察訓練學校迎接他,「那一刻很感動,家人支持十分重要,是我至今能堅持下去的最大動力。」

從政非吾志

羅卓堯曾擔心被拘捕後會留案底,令將來不能從事護理行業。不過,護理不是他的終身目標,亦坦言不會從政。「我希望做幾年護理工作,存錢進修,攻讀社工課程,有助投身社區工作。」

羅認為「佔中」體現香港人良好的公民素質,例如群眾自發撿垃圾,意見不同的人都有「?咪」發言的機會。對於近日有反對人士「踩場」,他坦言,不希望大眾將焦點放於兩者的衝突上,否則就會正中政府下懷,分化人民,瓦解運動。因此學聯早前發起包圍特首辦,希望將焦點重新集中市民與政府的抗爭上。

後記:

甫進學聯門口,映入眼簾的是牆上佔領運動的地圖,亂中有序地標記著物資、人手的分配。地圖的另一邊是一張白色床墊,一位睡眼惺忪,衣著隨意的男士從那邊走來,原來就是羅卓堯。望著四圍成員,個個都頭髮蓬鬆,滿面倦容,似乎已「佔領」辦事處多日。「堅毅不屈地做正確的事,是這三年來從戰友身上學到的。為了香港的未來,多累也不怕!」。

留言

從黑頭人到白頭人的抗爭 - 黎則奮

傘下罷課 無懼淚彈爭普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