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專題

傘落區議會-經驗不足成阻礙

歷時79天的雨傘運動,隨著留守銅鑼灣的佔領者高呼「我要真普選」被警方帶走而落幕。不夠一個月,政務司司長林鄭月娥便向國務院提交民情報告,隨即宣布啟動政改第二輪諮詢。但一班佔領者為延續民主運動的理念,嘗試將抗爭的戰場,從街頭轉入制度體系,由佔領區搬到區議會選舉。但有議員卻認為,大部份參選人士只參與過「雨傘運動」,在地區議題上沒有往績,難能說服區內市民投他們票。

記者:梁銘恩、容如意   編輯:李慧妍

 

2015-香港步入選舉年,由區議會選舉開始,明年是立法會選舉、後年則是特首選舉。「雨傘運動」後期一直處於膠着狀態,場外退埸的呼聲越來越高,場內亦有聲音要求將行動升級,更有佔領者提出參選區議會的構想,並落區探訪商戶,以宣揚運動理念。21歲的前金鐘糾察隊義工黃瑞龍(阿龍)在佔領區與留守者討論退場的方案時,萌生出參選沙田區區議員的念頭,讓「雨傘運動」的生命在議會內得以延續。

 

「雨傘運動」成契機  萌生參選念頭

阿龍原是裝飾品批發公司文員,他說自己並非熱衷社運的人士,「只是七一、元旦會上街遊行」,但因受佔中發起人之一的戴耀廷對於佔中理念受感動,最後決定參與,並為佔中商討日擔當督導員,「之前很多人都批評佔中三子只講不做,遲遲不肯宣布佔中的日期。」但阿龍認為,如果沒有商討日和民間討論的醞釀,後來的一切都不會成事。他後來更辭掉工作,專注抗爭,並加入佔中糾察隊,他坦言在「雨傘運動」前未想過踏上從政之路。

而只有中學學歷20歲的王進洋,六月便滿21歲合乎參選區議員資格。由9.28開始留守金鐘並加入義工團,在金鐘佔領區東防擺設街站。他指,知道區選後援會將支援欲參選區議會的年青人,讓「雨傘運動」精神散落社區,因此打算參選東涌南,「我在東涌長大,不少老街坊都說會支持我」。他正與助選團進行籌備工作,包括申請社團便於日後擺街站,接觸區內街坊以提升知名度,也會做家訪填問卷收集意見等。

受「雨傘運動」啟蒙而計劃出戰區議會的年輕參選者,近日成立新組織吸納近百人加入。珠海學院工商管理系的23歲的周世傑也是其中一員,他說原本計劃由議員助理開始個人的從政之路,但經歷「雨傘運動」,令其人際網絡平台拓寬了,更明白「不能為了一己票源而犧牲香港人利益」。

 

獨立參選  吸納游離票

問及選擇獨立參選的原因,王進洋直言害怕政黨之間的權力鬥爭和黑暗勢力,「入政黨就好像入黑社會一樣,跟錯大佬就死了。」因此,他希望趁年輕嘗試獨自走出一條路。對於東涌是民建聯的「天下」,王指參選首要目的是爭取區內的中間游離票,凝聚區內黃絲帶的力量,「東涌南有較多年輕人,他們可能政治意識低,但接受能力高,我有信心可以勝出。」

阿龍也表示,儘管民主理念與泛民相似,但短期內不會加入任何政黨,將以獨立人士身份參選。他認為泛民為了確保中產選民的票源,在佔領期間表現得進退失據,「因為不少人其實是支持民主,但反對佔領」,因此他決心要改變中間派的選民想法。他又希望讓更多市民重新審視區議會和立法會的關連,「區議員在立法會選舉時,是重要的地區勢力。很多市民可能聽到建制派議員說佔中違法損民生就會信以為真。」

周世傑也表示正考慮參選「堅摩」選區區議員,挑戰當區的民建聯區議員陳學鋒,「陳學鋒之前是葉國謙的助理,葉國謙扶助他才當選。」他又指出,受2010年政改影響,市民不滿民主黨走入中聯辦,令其投票率大減而多屆落敗,因此他希望出選這一區,讓不想選民主黨的市民有多一個選擇。

 

年輕候選人經驗資源不足

王進洋又指出資源不足是參選面對的難題之一,「建制派可以大搞飯局和旅行團拉票,而我目前只依靠區選後援會的資金援助。」他又說因租金原因,也只能租到停車場內的一個辦公室。社民連立法會議員梁國雄也表示,獨立人士的資源沒有政黨組織多,而且區議會的選民多重視民生議題,「論地區工作(他們)也不及當區區議員,未必能說服區內市民投他們一票。」

面對年輕選民如「首投族」的增加,時事評論員劉銳紹分析指,在「雨傘運動」和政改方案後,市民較以往關心政治,加上政府在政改議題上態度強硬,令投票率增加。他認為該選情有利年輕參選人,但同時指出年輕人在社區紮根不深,「要獲得市民支持需長期在社區內工作,與居民同聲同氣,幫助他們解決困難,現在資源不足的情況下(他們)便很難做到。」

他又提出,因歷屆區議會選舉較少關注政治議題,主要著眼地區性的民生和經濟問題,但今屆開始或會有所不同,「政府施政失敗是不理會年輕人的聲音,從而迫使他們參政,台灣太陽花學運和野百合學運便是一例。」

 

認清區議員工作  僅口號無助當選

梁國雄直言年輕參選者沒有政績可言,「如果他們只是口頭上說自己在『雨傘運動』捱過催淚彈、被警察打過,這些『貢獻』是很難被證明」,更有機會被建制派質疑參選是為了『雨傘運動』還是讓自己「由nobody變成somebody」。他說選舉政治中參選人需要面對得多人,「僅這些政治論述都不明白和做不到,我擔心他們有沒有能力參選。」

面對年輕人參選區議會,身兼工聯會立法會和區議會議員的鄧家彪坦言在雨傘運動後可能出現一種「大風氣」,「市民在選舉中偏向投政治,正如03年建制派在選舉中失利的原因一樣」,但他強調奪取區議會議席不只有政治議題,更重要是對社區有長時間的投入。

他續指自己在東涌逸東邨進行地區工作近十年,工作重點以街坊個案為主,認為區議會選舉中,市民期望參選人是要熟悉社區工作,及幫他們解決生活上難題,「地區服務不只是搞活動,資源等於時間,市民的需求好實在,就是希望能多見到議員。」

 

 

阿龍希望透過參選打破「有後台」才可參與政治的情況。(梁銘恩攝)
阿龍希望透過參選打破「有後台」才可參與政治的情況。(梁銘恩攝)
阿龍笑指現時助選團已有5至6名的核心成員,全都是在兩傘運動認識的同路人。(梁銘恩攝)
阿龍笑指現時助選團已有5至6名的核心成員,全都是在兩傘運動認識的同路人。(梁銘恩攝)

leungmingyan02

居住於黃大仙區的中三學生許小姐認為,市民均對佔領事件有立場,因而佔中義工在參選區議會中勝算不大。(容如意攝)
居住於黃大仙區的中三學生許小姐認為,市民均對佔領事件有立場,因而佔中義工在參選區議會中勝算不大。(容如意攝)
周世傑(圖左)表示,陳學鋒以強調自己是堅尼地城居民的身份當選,他認為自己同樣在該區長大,對地區了解不會比陳遜色。(梁銘恩攝)
周世傑(圖左)表示,陳學鋒以強調自己是堅尼地城居民的身份當選,他認為自己同樣在該區長大,對地區了解不會比陳遜色。(梁銘恩攝)
王進洋說無論輸贏,參選重點是逐步在社區內紮根,凝聚「黃絲帶」的力量。(林美欣攝)
王進洋說無論輸贏,參選重點是逐步在社區內紮根,凝聚「黃絲帶」的力量。(林美欣攝)

 

留言

雨傘過後的白色恐怖

五十億推動創新科技 業界:未如理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