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專題

福利政策支援不足 三成長者仍捱窮

香港人口持續老化,今年施政報告提出預留五百億支援市民的退休生活。根據政府統計處2013年貧窮情況報告,恆常現金津貼政策介入後,長者貧窮率比2012僅下跌了2.8%,即一百個長者當中只有三個「脫貧」,全港仍有大約三成長者被界定為貧窮。扶貧委員會主席林鄭月娥指貧窮率下降,是政府推行的長者福利政策漸見成果,令不少長者生活得到改善。但有長者認為現時政府的支援依然不足,學者批評現時福利政策仍需改善。

文字、攝影:陳頴詩 編輯:林美欣、施芊藝

 

扶貧委員會社會保障及退休保障專責小組增補委員黃洪指出,長者貧窮率雖然下降,但目前政策只依賴長者生活津貼,以現金轉移的方法使長者受惠,「現時仍然有三成貧窮長者,證明靠這種恆常現金政策的實際成效不大,而且下降3%其實不多。」

 

長者福利設審查制度 手續擾民難申請

91歲的許伯伯,退休前在港燈公司工作,現與家人同住荃灣區的一個公屋單位,每月領取二千多元的長者生活津貼作日常收入。他批評長者福利政策的審查制度是多此一舉,指政府沒有關心基層長者的需要,令不少長者在審查制度下卻步。他說長者這麼大年紀都要填申報表,反問「我們怎會不符合資格」,而且綜緩申請門檻太高,使不少長者無法受惠。對於政府會否改善現有政策,他表示沒有抱太大期望。

香港大學秀圃老年研究中心總監林一星指,政府設審查制度是為了幫助「最有需要」的人,例如無法自力更生的傷殘人士。他認為長者過去為社會貢獻良多,在「退下火線」後也理應獲得相對的支援,現時審查制度令人失望。

荃灣區區議員陳琬琛指審查制度令長者感到混亂,更令部份長者失去申請的機會,「兩個長者有三十萬的積蓄以備不時之需其實不算多,但當他們知道要資產審查時,就會怕麻煩放棄。」他解釋有些長者不懂怎樣填寫表格申請,只能靠家人或區議員幫忙。他表示,長者希望能有尊嚴地生活,但審查制度使長者被人標籤。黃洪同意審查制度會帶來標籤效應。長者的家庭狀況經審查後會被公開,長者未必希望他人知道自己沒有子女供養,以致生活困難。他補充在申請綜援時,需要簽「衰仔紙(不供養父母證明書)」作證明,會令長者感到難堪。

 

長者難抗通脹 生活質素不理想

在通脹影響下,貧窮長者的生活質素越趨下降。陳琬琛認為區內長者貧窮情況嚴重,部分長者要推著手推車變賣紙皮,有些更要為三餐到街市執拾剩菜。他們寧願節省生活支出,把每月剩下來的津貼儲起來,以備不時之需。

79歲的林婆婆,退休前在工廠工作,現時居住於月租二千多元的荃灣公屋。她以往也有變賣紙皮和舊報紙,幫補生計。惟近幾年來,因身體大不如前而被迫減少變賣。有傳今年公屋免租會再度被削減,她表示擔心,「上年(公屋)已經加租,如果今年連免租都沒有,會很失望。」加上近年物價上升,她表示只靠長者生活津貼支撐日常開支,要更加節儉才能勉強應付,「我們只有支出沒有收入,只好買少點、吃少點。」她稱對於長者福利政策並不了解,申請長者生活津貼時也是子女代勞。

許伯伯表示主要靠政府資助的醫療劵應付日常醫療開支。他說醫療劵並不適用於每間診所,所以每次都要花十五分鐘到可使用醫療劵的診所看病。他無奈指「看一次醫生花幾百元,兩千元的醫療劵很快便用完。」

林一星表示香港的長者貧窮問題與其他經濟水平相同的城市相比,近乎「不可接受」。他批評現有貧窮線未必反映到實際長者需要,長者貧窮率雖然下降,但他們現時的生活素質仍然未如理想。

 

推行全民性政策  應付人口老化

根據統計處貧窮長者人數的增長,是未來政府在制定相關政策時的一個挑戰。黃洪認為政府單靠現行福利政策幫助長者脫貧,並未見太大成效。

黃重申貧窮線不等於扶貧線,單憑貧窮線難以界定最有需要的階層。他認為政府應重新檢視現有政策,例如申請綜緩不應以一個家庭作單位,「最好免除『衰仔紙』」。另外,現時長者生活津貼不足三千元,對貧窮長者來說並不足夠,要長遠解決問題,他建議推行全民性的政策,如全民養老金。

副稿:退保需考慮長遠財政負擔

社會有不少全民退休保障計劃(下稱退保)的建議方案,現時未能就單一方案達成共識。扶貧委員會關愛基金專責小組主席羅致光表示,坊間的方案都未能達到長遠財政可持續性的要求。他指周永新教授建議把生果金加至三千元,並不是一個全民退休計劃,也未能達到基本退休生活需要水平,故周永新也只稱之為老年金,並非退休金。

黃洪補充,老人福利政策若只單靠政府的收入來源是不足夠的,可參考新民黨的方案,「要有一個最理想的計劃,應該勞資雙共同付出,並針對財政上的可持續性。」他強調退休保障計劃應照顧每一位長者,避免只針對貧窮長者而變成「扶貧」。他續稱時間是最關鍵的因素,最好在2019年前落實退保的內容,先儲備一筆資金,留待正式推行時使用。

留言

針孔裡細錄光的原始舞蹈

人老心不老 身體力行表達政治訴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