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專題

人老心不老 身體力行表達政治訴求

長者政治參與的形象多與「維園阿伯」及「建制派的蛇齋餅棕」掛勾,但隨著各種社運爆發,他們的身影漸漸在不同政治活動上出現。因參與雨傘運動而為人熟悉的細黃伯至今仍堅守添美新村,繼續為公義發聲。除了一班上街爭取民主的長者外,政治版圖另一端有反對泛民的長者用筆桿發聲,表達不滿。

 

文字、攝影:姚慧儀 編輯:羅霈潁、黃凱天

 

細黃伯認為「家有一老如有一寶」,即使老人體力下降都不應避開政治,因為政治牽涉每個人的生活,如果有人認為老人家不應議政的話,是「政治年齡審查」。而75歲的新界西全民退休保障計劃召集人鍾孝平〈平叔〉指仍有一群長者願意發聲捍衛自己權益 ,就好像自己近三十年來一直針對房屋政策及全民退保議題向政府提出訴求,同道人中不乏同輩。他坦言雖然政治行動成效不彰,但憑良心服務市民是問心無愧,「出來爭取都是為了下一代,坦白說,全民退保落實的時候,我都已經不在了。」

親歷不公不義 受感召願發聲

細黃伯約在三十年前開始參與政治,回想最初促使他今後走上街頭發聲的是旅行社倒閉事件,他所繳付的旅遊報名費全付之流水,但投訴無門。經議員向當時的立法局表達訴求及立法局討論,終成立旅遊業議會印花稅,讓他得到補償。自此,黃伯發現遇上不公不義或政策漏洞,只有發聲才能保障自己,並貢獻社會。

平叔熱衷參與房屋及全民退保議題,而引起他關心政治的是其居住的徙置大廈重建問題。他在得到社工的幫助後受到感召,自此踏上改善房屋政策之路。他近年又大力支持全民退休保障計劃,參與立法會討論,冀退保能扶助基層應付退休生活,「只有發聲,才能改善基層福利和生活素質。」為此他永不言倦,服務市民的心更未曾動搖。

不過,當了十五年業餘記者的余伯則表示,有長者認為因在很多議題上未能直接受惠,例如退保未能在有生之年成功爭取,故對政治感到悲觀,欠缺主動。

 

長者發聲 雨傘運動取態兩極

細黃伯強調雨傘運動非革命,因整場運動是和平、理性和非暴力,有別於傳統革命。雖然清場後只有少數人留守添美新村,但他堅決不放棄,直至真普選訴求得到正面回應,「什麼都不做就沒希望!為公義發聲有什麼罪?民不畏死,奈何以死懼之?為了爭取公義,我連死都不怕,又哪會怕被拘捕?」

細黃伯一直投入於雨傘運動,對於警方濫用武力引人詬病,細黃伯揚言警察理應支持法治:「警察不是工具,遇到不合理的要求,有權不執行上司的命令。警察有情緒起伏是可以理解的,但如果以此作藉口濫用暴力的話,這還是專業嗎?」他指權威現壓制司法制度,如七警暗角打人事件,警方只對他們控以刑責較輕的罪名,現在更似乎不了了之,故認為法治顯現蕩然無存。

在政治版圖的另一端,未曾到過佔領區的余伯一直在大公、文匯等左派報紙寫反佔中評論,他稱佔中是反對派搞亂政改,破壞社會秩序,「學生被利用,有英美等外國勢力透過言論攻擊政改,反對派又涉嫌收受經濟支援,我聽聞有學生參與佔中一日有200元報酬。」

余伯坦言個別警員雖確有違規,但他們使用武力多數因為示威者挑釁,如圍攻警方、漠視禁制令和破壞立法會會場等,警方只是阻止示威者犯錯,並作出自衛。談到社會在雨傘運動後出現兩極聲音,余伯認為這不等於社會分裂:「只是意見分歧,市民並非百分百正確,政府現階段又未能達到市民過高的要求。」

 

家人立場相同 政治履歷決定投票意向

他認為支持政府施政十分重要:「泛民是假民主,表面上為民爭取福利,實際卻不是。」他提到2012年拉布事件,泛民一再拖延長者生活津貼撥款,此舉絕非為民生著想。他又表示泛民在佔中時衝擊立法會,非法霸佔街頭,影響社會秩序,故對他們更加反感。反之,他讚揚陳婉嫻等建制派議員一直為勞工改善福利。

 

副稿:長者選民佔三成 建制掌握區會議席

根據2014年最新數字,全港登記選民有3,507,786名。新界區有接近二成半登記選民為61歲或以上的長者,當中以新界東的比例最低,只有23.6%,而港九區的61歲或以上登記選民則約佔三成。在現任立法會議員黨派分佈方面,各區情況相約,惟新界東泛民議員議席比建制派議員的多一倍,共有六席。至於區議會選區選民分佈,香港及九龍各區的61歲或以上登記選民佔三至四成,中西區的比率為當中之冠,佔40.1%,而新界各區的只有約二至三成,最高是葵青區的30.3%。建制派當選議員的數目在2012年區議會選舉大幅拋離泛民,只有在葵青區以僅僅一席之差落後於泛民的十五席。

留言

福利政策支援不足 三成長者仍捱窮

工廈商戶違法經營 政府部門執法不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