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專題

學聯被批流弊多 港大退聯引連鎖反應

由學生主導的雨傘運動將香港專上學生聯會(學聯)的聲勢推上頂峰。學聯在領導一場聲勢浩大的社會運動後,期間決策所引來的質疑與批評,引發香港大學在2月退出學聯,而中文大學、嶺南大學、浸會大學、理工大學等亦相繼成立「退出學聯關注組」,不滿學聯的種種體制缺陷。

 

文字、攝影:龔閏通   編輯:李晟謙

 

學聯發聲明回應:「承認(雨傘運動中決策)不足之處,但已傾盡全力」,並承諾檢討行政程序。不同退聯關注組明言「拆台」,更表明不需要「台」(不要被領導);學聯則承諾會「修台」,又勸誡建立新平台費時費力。退聯與否的抉擇後,將來學生運動如何組織、進行,更引來激烈討論。

 

雨傘運動失誤 學聯被批體制缺陷

《理工大學學生會退出學聯關注組立場聲明書》(下稱《聲明書》)指,學聯在雨傘運動中錯判形勢,反應遲緩。理大退聯關注組召集人陳浩天直言:「學聯於雨傘運動的連番失誤,反映學聯的體制存在缺陷。」嶺南退聯關注組召集人周韋樂亦批評說:「學聯在雨傘運動中,該升級時不升級,不該升級時才升級。決策錯誤背後的制度問題,是我們要退出學聯的原因。」

「我覺得這些批評很廉價。」學聯常委張秀賢不滿退聯人士的指責,「雨傘運動失敗,就立刻歸咎於學聯,如果由他們來做,就代表會成功?」學聯常委王瀚樑苦笑道:「雨傘運動結束之後,很多人對學聯失望甚至怨恨,我知道有人要承擔責任。」他強調,雨傘運動的失誤應由他們這屆學聯來承擔,甚至可以引咎辭職,但是現屆的責任不應由下屆承擔,「退出學聯,損害的是各院校未來的學生會,他們不能再利用學聯這個平台來溝通。」

 

職權重疊 質秘書處欠認受性

學聯秘書處成員一般由代表會提名,常委會選出。常委會負責日常議題之決策,秘書處則負責執行並向常委會問責,但正、副秘書長同時是常委會成員,在負責訂定學聯路線的周年大會及負責通過常委會工作報告代表會會議均有投票權。各大學退聯關注組因而質疑,秘書處權力過大,且缺乏代表性。《聲明書》批評,常委會和秘書處職權重疊,質疑秘書處由小圈子選舉產生。

中大本土學社建議普選學聯秘書長,中大學生會前會長張秀賢指改革建議「精神可嘉,勇氣可嘉,但我不認同普選秘書處。」他指間選的秘書處是由常委會授權,保證常委會的監察功能,「這樣才能確保秘書處聽院校學生會的話。」他反問:「如果秘書處得到直接的民意認受,還要常委會存在嗎?普選(秘書處)反而更容易令學界分裂,更容易有路線之爭。」他擔心,普選使秘書處有更大的權力,或影響常委會的路線。

王瀚樑直言不能理解秘書長普選的建議,「秘書長就像公務員,公務員難道是普選產生?」他強調:「秘書處無實權,常委會才是核心。」雨傘運動中,秘書處負責傳媒工作,因此正、副秘書長經常曝光。王認為周永康、岑敖暉經常面對公眾,才造成秘書處權力過大的假象。學聯於3月召開修章大會,他建議把秘書處改為無投票權。

 

資料不透明 學聯承諾改善

每年各院校的學生會會將部份會費上繳學聯,但學聯的財政狀況不透明,引來批評。《聲明書》中斥責學聯每年收取理大學生約十萬元會費,十二年未曾公開財政報告,直接損害了理大學生的利益。陳浩天則批評:「向會員公開財政報告、會議記錄,是學聯的基本責任。學聯連基本工作都未做好,難以得到學生信任。」

張秀賢解釋,「學聯的財政狀況一直向八間大學的學生會公開,只是學生會未有向自己學生公開。」王瀚樑指學聯最大的開支是行政費用,學聯僱有一名全職行政職員,一年耗費二十多萬會費。他承認:「未公開財政報告,是學聯的失職。」但他強調,「這只是學聯工作方面的失職,而不是體制方面的缺陷。」學聯承諾於3 月底在網上公開財政報告,供公眾參閱。

 

重新定義學運領導

2月港大退出學聯,時事評論員蔡子強曾評論「港大退聯,中共最高興。」張秀賢笑言:「中共最不高興,中共搞(分裂學聯)十幾年也搞不定,本土派花幾個月就搞定,中聯辦都應問責。」他認為:「現在只是路線之爭,無需拆台,起新台要花好多時間。」早前港大退聯的宣傳語寫上「退聯爭自主」,王瀚樑感嘆:「獨立自主不等於絕交,大學之間的友誼和信任需要長時間來建立。」

新任港大學生會會長馮敬恩認同學聯以往聚集學界力量,爭取到不少成果。不過退聯後,他直言港大學生會亦沒有能力獨立組織大型學運,強調跟其他組織的溝通和合作十分重要。

陳浩天表示不需要一個組織代表全部人,政府不是只需要和學聯談妥,就代表所有香港人也認同,「有學生就有學界,就算拆開學聯,學界的力量亦不會減少。」周韋樂亦指學生不需要學聯領導,可由群眾自身主導。

 

副稿:學聯物業仍屬前成員

隸屬學聯的「學聯及學生活動基金有限公司」,於1994年買入香港干諾道西118號一洲國際廣場3408室作為投資物業。按照學聯規定,該公司的董事局成員應該是時任的學聯成員。此處物業租金所得,本應撥予學聯作活動經費。但是現時該公司仍屬於2003年的學聯成員李浩德、盧偉明、李淑儀和林逸軒這四位「學生董事」名下,董事局名單自03年就沒有再更換,學聯也未有收到該處物業的租金。

王瀚樑解釋,2003年的時候,公司董事轉名程序出錯,其後學聯陷入低潮,秘書處都缺人,未有精力再處理。據悉,學聯正在處理該公司的董事轉名程序,預計今屆學聯(2015-2016)任內可以完成。

學聯常委、浸大前學生會外務副幹事長王瀚樑認為,雨傘運動的失誤應由他們這屆學聯來承擔。
學聯常委、浸大前學生會外務副幹事長王瀚樑認為,雨傘運動的失誤應由他們這屆學聯來承擔。
理工大學退聯關注組召集人陳浩天到浸會大學參加學聯前路討論會。
理工大學退聯關注組召集人陳浩天到浸會大學參加學聯前路討論會。
嶺南大學退聯關注組召集人周韋樂同時是熱血公民成員。
嶺南大學退聯關注組召集人周韋樂同時是熱血公民成員。
浸會大學學生會召開的「學聯前路討論會」現場。
浸會大學學生會召開的「學聯前路討論會」現場。

留言

按下相機快門 紀錄社會變幻 陳朗熹

後雨傘時期 民主種子深植大專院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