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學生歷傘運感無力部份轉激進

不少中學生在雨傘運動後,仍堅持於社會運動中扮演重 要的角色,他們自發參與社運,在「普教中」、《基本 法》教材及中學文憑試考試費加價事件中,擔起監察者 的責任,為自己爭取權益。有通識老師表示學生經雨傘 運動後,社會意識有所提升,踴躍參與課堂的討論。

記者:黃好婷 編輯:羅霈潁

 

傘運過後 部分學生失關注 

傘運終未能改變人大及政府的決定,令不 少人對社運的效用失去信心,也令中學生減低 關注政治。中三的「學生覺醒」成員曾福澄認 同有大部份人失去對政治的關注,「有些成員 會開始失去熱誠,分配好的工作也不做,最後 就退出。」她表示雖然有成員退出,但仍有具 抱負的新血加入,「學生覺醒的成員早已換得 七七八八。」

元朗商會中學的中四學生陳雪昕認為在佔 領運動開始之際,身邊多了不少同學關注時事, 但清場後卻如打回原形,「原先中立偏向支持傘 運的同學沒再談起政改,很多同學沒有再表態, 立場模糊,最後也只剩下一直以來政治意識高的 數名同學繼續關注。」政改數月前正式落幕,代 表近年社會上最重大的政治事件完結,但部份中 學生的政治參與才正式開始。

 

對民主前程感悲觀 仍堅持參與社運

曾福澄對香港爭取民主感到不樂觀,認為 中央會慢慢在港注入「洗腦」政策,如在國民教 育課程中加入親共的思想等。雖然對民主前程感 悲觀,但她表示香港有很多問題需要關注,就好 像教育局改制令學生前路茫茫等,「我一直都在 香港長大,很想為香港做些事,幫助香港解決社 會問題」,所以未來仍會留在學生覺醒,希望用 自己的力量改變社會,包括在街站派發刊物《依子》,以表達學生反對文憑試加價的訴求。

在屯門區中學就讀中五的何同學認為就算 學生上街也不能爭取普選,「香港有 700 萬人, 現在只是一小部份人不滿意政府決策,況且話事 權也不在市民手上,中央一直掌控著香港。」更 認為沒有普選問題也不大,因為政府官員也不是 普選產生,至今卻仍能有效施政,「如果政府這 樣不濟,早就倒台了。」

 

學生抗爭手法變激進 「要做好行動升級的準備」

佔領 79 日最終被清場落幕,政改方案亦以 建制派「甩碌」離場遭否決,這場政改看似完 結,有中學生失望而回,亦有中學生因此變得更 加激進。

在南區一間中學任教通識科的鄞學研在課 堂上不時與學生討論時政,他指出,從討論中看到學生對社會的無力感很強,「就算有不同平台 讓學生發表意見,但很多時人們不會聆聽學生的 意見,或是不接納他們的想法。」最終令部份學 生對「和理非」的討論形式感到灰心,反而想到 是否用抗爭方式才能成功爭取民主。

曾在校內發起「要求教育局撤回《基本法》 教材聯署」的粉嶺救恩書院中五學生楊潤錢,雖 然多只在學校的午間電台向同學宣講民主訊息,

或講述最近備受爭議的話題,但他認為往後的抗 爭行動不能只限於「和理非非」,「和平、非暴 力的佔領行動已對政府無效,我們往後要做好行 動升級的準備,不能眼白白看著政黨和學生組織 下錯決定。」他表示因佔中期間領導者發起的升 級行動無效,對運動發展沒有幫助而失去信心。

 

中學生參與社運限制多

鄞學研鼓勵學生多留意社會,關注時事, 但問及是否支持學生在社運中站在前線,他就 有所保留,「一來顧慮到學生未來的事業發展, 若因社運而影響到前程是很不值的;二來也是為 了保護學生,沒人猜到政府敢對學生使用催淚 彈。」

曾福澄回應指中學生組織可做的事其實不 多,因能力有限而未必能每次都走到前線。雖然 她同意必要時須用必要手段,卻反對學生重奪公 民廣場和衝擊立法會,「用這種方式去抗爭根本 沒有用,反而會令社會反感,失去市民支持」。 她強調不同組織有不同定位和考慮因素,因此就 算被罵是「左膠」也沒辦法。

 

學民思潮成員上月在各區鬧市擺設街站,收集市民簽名,要求教育局撤回具爭議性的基本法教材。
學民思潮成員 6 月在各區鬧市擺設街站,收集市民簽名,要 求教育局撤回具爭議性的基本法教材。
學生覺醒成員曾福澄指自己平時會與同學討論政治民生議題,希望增加同學對社會的認識。
學生覺醒成員曾福澄指自己平時會與同學討論政治民生議題, 希望增加同學對社會的認識。

留言

佔領後中學政治空間兩極化

內地大學生眼中的雨傘運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