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

無懼三度被捕 黃伯守村至政改否決

「甜酸苦辣,日曬雨淋」,黃伯這樣總結留守在添美新村的 200 多天。經歷了雨 傘運動的衝突、清場、留守、紥營,期間更 3 度被補,71 歲的他比年輕人更有能 耐。黃伯說自己「無包袱」,留守至政改否決一刻是要令「今生無悔」。

記者:劉詠芯 編輯:廖欣楊

 

拒絕不公      始於一個意外

黃伯年輕時經營服裝生 意,對政治不大關心。直至 80 年代初,有次他到北京旅行, 卻遇上旅行社突然結業,行程 取消,報名費也付諸流水。幸 得議員的幫助,把事件呈上立 法局,才成功拿回 7、8 成的 報名費,更促成政府設立旅遊 印花稅制度。

他坦言事件改變了他的犬 儒心態,「所有法例、條例及 憲法都是人訂立的,即可以由 人去修訂、改變。我們只要肯 出聲,事情就有 改變的機會。」

他又稱,若然 人民一味認定 是自己倒楣而不 願意發聲,不公 義的事只會越 來越多。

 

可以放棄生命,不能放棄信念

黃伯年事已高,本應安享 晚年。但他眼見人大 8・31 決 議和「袋住先」的荒謬方案, 無計可施下決定隻身走出來。 由「爛橙」街站到雨傘運動, 添美新村到添美藝墟,都能見 到黃伯的身影。他說自己「沒 有包袱,不用養兒育女、做樓 奴」,更要在有生之年努力爭 取改變,才能達到今生無悔。

他記得有年輕人曾經質 疑,問「齋坐有用嗎」,黃伯 回他一句「我可以放棄生命,不能放棄信念」,認為只有 堅持信念就有改變的機會, 「就算你只做一個花生客 在台下聽,你已經是一個力 量」。

 

傘運一年歷轉變 退後一步作支援

雨傘運動步入一周 年,政改方案終被否決, 添美新村曲終人散。黃 伯回想這一年自己也有不少改變。他說「就算抬我的 屍體出來,我都會留守到最後 一刻」;直到政改方案被否決, 他才願意離開,決意將雨傘精 神及民主理念散落 18 區。黃 伯最有成功感的是自己的轉變 感染了一班年輕人,組成了 12 個專業團體,包括法政匯思及 藝界起動等。「我希望可以將 自己的理念薪火相傳,慢慢暫 退主導角色,致力協助年青一 輩。」

現在黃伯常透過社交平 台與外界分享民主理念,親自 打理自己的專頁。他自嘲是電 腦盲,要不恥下問請教孫兒。 「我覺得社交網站是一個發表 理念的平台,讓同路人化成一 種力量,連遠在紐約的朋友 也能第一時間知道香港的近 況。」黃伯曾受一些理念不同 的人攻擊,導致專頁被關閉, 但黃伯仍然很重視網絡留言。 「我每天都忙著回覆網民,一 天打超過 1 萬字!」訪問期間 也見黃伯不時緊貼社交網站的 動態,又忙著發短訊與其他 「傘民」互通消息,看來他真是一個永不言休的大孩子。

lauwingsum021

 

留言

回首傘運堅守民主前路

陳健民堅持走中間路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