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

以手中沙 說眾人故事

記得那首流行曲《一絲不掛》,本地歌手陳奕迅就在沙畫的影像上,以沙畫說故事。不過沙畫在香港並不普及,在搜尋器找找,都只是主要的三、兩位沙畫家。但一群年輕人在4年內,不只透過沙畫說自己的故事,更多是深入社區,說別人的故事;他們不單突破自己,更幫助他人找到自己。他們是救世軍油麻地青少年綜合服務的一個義工小組,至今成立了4年,名字叫手中沙(SHand)。

 

記者、攝影:陳子楠   編輯:麥智軒

 

原本只是救世軍中心的1個興趣班,參加的成員Apple說:「我們希望不是『學完就算』,一直煩惱如何將沙畫與社會連結起來。」一班當初只是志同道合參與興趣班的年青人,希望將沙畫推廣至社會,向賽馬會申請營運經費時發現,基金規定組織須參與社會服務才可得到撥款,他們就利用申請資金的機會,堅定成立沙畫義工小組的決心和想法。因而於2012年9月轉為長期義工隊,「手中沙」終於成形。

 

從「說自己故事」到「呈現別人故事」

負責處理手中沙事宜的社工劉月婷指,沙畫原只是手中沙義工隊成員表達自己的途徑,他們透過沙畫分享生活趣事、當下心情等,有時遇上難以啟齒的事情和感受,都會一一運用沙畫記下,「都是隨心的作品,記錄自己成長的足跡。」她續指,成員基本上需訓練1年才能正式出外服務和表演,1年內就可看出他的努力和付出,是否真正喜歡沙畫和擁有服務社會的心。

手中沙成員第一次義工服務是探訪區內的獨居長者。他們先深入了解長者的故事,再一一記下他們的閱歷,經過排練後,再一次相約,將一眾長者的人生故事以沙畫呈現。不但令長者們感動不已,亦令成員感觸良多,因為他們是真正地「用沙畫說故事」,不再只是中心的興趣班。

 

「腰骨痛」換來「成功感」

說到最難忘的經驗,成員Mui Dryad沒有半點遲疑回答「腰骨痛!」這答案彷彿引起眾人的和議。「腰骨痛」的原因,是一次教導兼收幼童(即在普通幼稚園暨幼兒中心內,有發展障礙,如輕度肢體傷殘或輕度弱智的幼兒)的義工服務。他們當時受邀到幼稚園,每月都教小朋友畫沙畫。

Mui Dryad憶述,那次經驗令他們有前所未有的挫敗感,第一堂溝通困難重重,「沒想到他們連沙子都拿不起。」加上小孩的能力差別太大,成員都摸索不到教導的節奏。更甚的是在場家長從旁窺看,甚至親身上陣,捉着小朋友的手。這些狀況完全打亂他們的部署,更怕小朋友會從此討厭沙畫。

檢討後,他們第二堂起改變教學模式,先按年級分類,再將教學目標降低,並要求家長放手,讓小孩自由繪畫,強調小孩有自己的思維和創作,喜歡怎麼畫就該怎麼畫,「我們不應該將自己、甚至社會的標準強加他們身上。」

 

由藝術「肥佬」走到準沙畫師

成員強調,沙畫與本身的藝術細胞和美術技巧完全無關,Mui Dryad更直言︰「我VA(視覺藝術科)不合格!」她指,相對於美術,畫沙畫應對音樂要有敏感的觸覺,因為沙畫表演必須非常熟悉歌曲節奏,配合歌詞呈現作品。

對於義工隊未來的發展,都是希望沙畫能更普及,為更多人帶來快樂和心靈的安慰。雖然這些都是老套的期望,但他們確實希望以沙畫幫助更多社區人士,令沙畫不單只是一種活動,更是一種能與社會連接的藝術。至於自己的將來,沙中畫成員都有意成為全職沙畫師,但他們坦言,沙畫巿場小,把興趣變成職業不容易,「畢竟藝術行業難大有作為。」


副稿:沙畫造就第二個家

手中沙經歷了4次人事變動,現共有八位成員,當中有16歲的中學生,亦有24歲的「打工仔」。Apple在小組的年資最長,訪問期間,Apple像是發言人一樣,對小組的任何事情都瞭如指掌,尤如「大姐姐」一樣。同是「元老級」的還有阿絲和阿敏。不過,成員們強調,他們沒有領隊,大家平起平坐,他們多次說笑︰「有時見這班傻人比家人還多!」Mui Dryad解釋,若表演將至,他們幾乎每日都留守中心,「11時離開(救世軍青年)中心,但明天一大早又回來,真想在這裏睡覺,車錢也省去!」她補充,他們曾經在中心開帳篷留宿裝作露營,當中心是自己第二個家。

記者所見,他們間中打打鬧鬧,揶揄鬥嘴,總會間中聽到一句「這些人都是傻的」。與其說是接受訪問,倒不如說是一個「家庭聚會」。一眾成員看來似乎沒有因為年齡和職業而出現代溝,反因沙畫連繫着一起,令沙畫世界多容納了8個年輕人的聲音,盛載更多社會的故事。

手中沙成員示範「灑沙」-在燈箱上灑沙,用手指或指甲繪書或寫字。
手中沙成員示範「灑沙」-在燈箱上灑沙,用手指或指甲繪書或寫字。

現今的 8 人組合維持了1年半,他們希望有穩定的團隊令合作更順暢,訪問當天有 3 位成員有要事未能出席。左起為社工劉月婷、阿敏丶 Simon 丶 Mui Dryad 丶阿絲和 Apple。
現今的 8 人組合維持了1年半,他們希望有穩定的團隊令合作更順暢,訪問當天有 3 位成員有要事未能出席。左起為社工劉月婷、阿敏丶 Simon 丶 Mui Dryad 丶阿絲和 Apple。

《San Po Yan Magazine 新報人》

新報人(SPY)是香港歷史最悠久的大學生實驗報紙,以實踐新聞自由為原則;體現不趨附商業利益,不附從政治功利,只為專業學習的存在價值。

留言

同工不同酬 醫生盼薪酬與公務員掛勾

虛擬變真實 藍曬劃出藍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