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專題

英皇冠被消失 學者稱港面對「再殖民化」

全國港澳研究會會長陳佐洱早前提出「去殖民化」論,認為香港政府不單沒有「依法去殖」,反而「去中國化」,暗示香港人心未回歸,阻礙「中國化」在香港的實踐。相反不少港人質疑港大校委會任命副校長、嶺大委任校董,及至郵政局擬去除郵筒上的皇冠徽號等事件均是香港政府「執行中央任務」,乃在回應「依法去殖」一說。學者更形容中央對港強推「中國化」,反而是「再殖民化」。

 

記者、攝影:何郁慧 編輯:張馨文

 

回歸後特區政府宣佈除去硬幣、郵票上,及政府辦公室中的英女王頭像;所有政府機構及組織皆除去「皇家」的稱號;原香港總督的官邸港督府改名香港禮賓府;官方語文中英文的排序由「英中」改成「中英」;推動「母語教學」,大部份公立及資助中學被強制改以粵語作為教學語言。而十多年後的今天,郵政署以「仍在服役的舊郵筒展示皇冠標記及英國皇室徽號並不合宜」為由,宣佈要遮蓋59個是在英治時期鑄造的舊郵筒上的皇冠標記和英國皇室徽號,以香港郵政的蜂鳥標誌代替。

 

香港民怨四起,嶺南大學文化研究系副教授羅永生謂梁振英對此責無旁貸。
香港民怨四起,嶺南大學文化研究系副教授羅永生謂梁振英對此責無旁貸。

中央對港進行「再殖民化」

為何當年政府一系列迎合主權交接的政府未有引起社會強烈反響?嶺南大學文化研究系副教授羅永生解釋,香港近年的社會反彈與23條立法、普選及政改方案有緊密關係,而中央政府處理這些事件都不如港人預期,更激發了更多的反對聲音,甚至有「本土主義」的興起反對「赤化」。

羅指香港其實沒有必要「去殖」,因英國未有在香港實行絕對的殖民化,「先面對港英殖民時期的客觀事實,與一般殖民政府管治手法不同,港英政府沒有強勢地要求香港人歸順英國,香港人亦不用對英女皇顯示絕對的忠誠。」英國亦未有如殖民澳洲般,遷徒大量人民至殖民地。反而,中央政府無孔不入地宣傳要「愛國愛港」,一面倒的強調「去殖化」,羅認為這樣所營造的與『再殖民化』無異:「典型的殖民管治方法就是用高壓政策讓殖民歸順,並強行同化,現時中央所做的正正是這樣。」

 

學者:大專院校風波印證中國化

嶺南大學學生會會長劉振琳質疑,為何梁振英要委任民望如此低的人入主嶺大。
嶺南大學學生會會長劉振琳質疑,為何梁振英要委任民望如此低的人入主嶺大。

陳佐洱的言論令外界擔心香港將會進一步「中國化」,而中聯辦主任張曉明的「特首超然論」同樣令人憂慮「一國兩制」是否會被撼動。香港大學現代語言及文化學院教授朱耀偉認為中央這些言論是想威嚇市民,擺出政治姿態,「除了引發不安,亦令社會發生的各樣大小事亦趨向政治化,小至郵筒、大至大專院校行政。」

例如政府委任在佔領期間曾代表小巴公司申請禁制令的律師陳曼琪,及香港律師會前會長何君堯等5人出任嶺南大學校董會成員,嶺南大學學生會會長劉振琳就直斥特首梁振英「親手破壞回歸時所確立的一國兩制,違反《基本法》中學術自由及院校自主是受到明確保障一條條例。」

而港大校委會否決任命陳文敏出任港大副校長風波,朱解釋許多港人會覺得,當年港督即使在大專院校制度中擁有虛權,但不會隨便行使,目的是讓大學保自主多元,惟梁振英現時完全放棄了平衡意見,故社會上會衍生「連大學都愈來愈中國化」的感慨。

 

戀殖、未脫殖、未殖?

香港大學現代語言及文化學院教授朱耀偉認為,郵政局去除郵筒皇冠徽號是「文化自閹」和向中國獻媚的行為。
香港大學現代語言及文化學院教授朱耀偉認為,郵政局去除郵筒皇冠徽號是「文化自閹」和向中國獻媚的行為。

近年不少遊行示威、抗爭活動均能發現有群眾揮動龍獅旗,並有人公開宣稱戀棧殖民時代。朱耀偉指真正擁護殖民文化的人只佔社會的一小部分,大部分的香港人都不是站在同一立場,可是,近年社會矛盾增加,抗爭聲音不斷,容易令一般市民,甚至中央政府將事情簡單化,以及「歸邊」,「例如我反對普教中,可我不是戀殖,我只是支持廣東話,社會上有很多人會這樣想,持『非黃即藍』這種兩極化的想法。」

 

羅永生亦認為若將一些對政治現況有不滿的人硬說成未脫殖是不公平的,「市民不認同中國,不代表就是戀殖, 如果中國認為所有抗爭都是殖民遺禍,便否定了香港人有選擇和創造自己文化的權力。」

 

朱耀偉認為香港的特色就是擁有多元文化,經過殖民時期,香港人學會吸納別人的文化特點,繼而創造出本土特色。回歸18年,「去殖」一論被重提,中央大力推動的愛國情懷卻不見成效,他繼指中央的高壓不得人心,生硬的「中國化」使香港人無所適從,失掉文化身分認同。朱說:「去殖與戀殖,不在乎郵筒上的皇冠去留,而是香港已經犧牲了多樣性,人們才會想念以往的美好。」

photo2

《San Po Yan Magazine 新報人》

新報人(SPY)是香港歷史最悠久的大學生實驗報紙,以實踐新聞自由為原則;體現不趨附商業利益,不附從政治功利,只為專業學習的存在價值。

留言

帶上手繪地圖 重新遊歷社區

社區規劃過期 設施不足應對人口老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