樓頂攝影 高空挑戰極限

Yin Wong及Lamyock兩個年輕的樓頂攝影愛好者(Rooftopper)不時會和其他同好在鬧市中穿梭,每當覓到一棟合意的大廈就會停下,嘗試登上大廈天台。

 

香港保安嚴密,不少天台的大門都被鎖上。但緊鎖的大閘沒有鎖住他們的愛好,碰壁後他們會再尋找下一個目標。偶爾運氣好的話,他們就能闖進高樓,在沒有任何安全裝備下徒手爬上天台欄杆,以近乎垂直的角度向下拍攝城市的景色。有時他們更會把身體伸出至天台邊緣,互相攝下對方在高空中的危險姿勢。外人單看照片就已膽顫心驚,但他們卻樂在其中。

 

記者、攝影:冼康琳   編輯:林子晴

 

       Yin及Lamyock開始玩樓頂攝影的原因不同。Yin憶述,當初是因要到西藏旅行而決定加強攝影技巧,「當日,我和朋友到益發大廈練習攝影,本來只是想拍攝大廈獨特的封閉環境。巧合之下,我走到了天台的位置拍攝。不但發現自己沒有畏高,還很喜歡這種感覺。」Yin最初抱著一份征服高樓的大志踏上樓頂。

      

       後來,能俯瞰高空美景,拍出令人讚嘆的照片成了他堅持拍攝的最大推動力。在他眼中,樓頂更是和一個朋友放鬆的空間。Yin指,站在天台的他卻能看到這個城市的另一面,整個環境變得寧靜,人和車也如積木般細小。

Yin和Lamyock不時與其他同好 玩樓頂攝影。這張照片是另一位本土樓頂攝影愛好者替他們拍下的。 (照片由受訪者Lamyock提供)
Yin和Lamyock不時與其他同好 玩樓頂攝影。這張照片是另一位本土樓頂攝影愛好者替他們拍下的。
(照片由受訪者Lamyock提供)

       至於Lamyock是被相片分享應用程式Instagram中的樓頂攝影照片吸引,與朋友走上了天台。後來,能與朋友「Live as one」的感覺使他繼續樓頂攝影。他解釋,「因為樓頂攝影,我才認識到一堆朋友。當我們玩樓頂攝影時,我們由一個個體變成一個群體,這種感覺很好。」

 

高處俯瞰不一樣的城市

     Yin和Lamyock一年半前因樓頂攝影結緣:「我們是透過Instagram認識的,看到大家拍攝的照片也不錯,就決定一起玩樓頂攝影。」Lamyock說。Yin和Lamyock一起征服過不少香港著名的地標,最令Yin難忘的經歷莫過於爬上青馬大橋看日出:「我們通宵在大橋守候,一方面害怕被人發現,另一方面又感到刺激!」

     

Yin和朋友爬上了一幢近海旁的大廈天台欣賞煙花。 (照片由受訪者Yin提供)
Yin和朋友爬上了一幢近海旁的大廈天台欣賞煙花。
(照片由受訪者Yin提供)

 

     登上青馬大橋上玩樓頂攝影對Lamyock來說是個開心的回憶,而踏足常人難以到達的地方更是充滿快感。Yin和Lamyock曾於數月前闖入一幢海旁的樓宇屋頂觀賞煙花,Yin說:「香港看煙花的地方通常也會很多人,很擠擁,但我們卻能在一個很好的位置靜靜拍照,靜靜看煙花。」

 

擲生命作賭注 登頂前三思

   不少年輕人亦渴望嘗試樓頂攝影,然而Lamyock卻坦言並不希望他們為了「裝酷」隨便模仿他們。他指樓頂攝影有一定的危險性,自己亦有一些瀕臨死亡邊緣的經歷。「當時,我正在台灣攀爬一支避雷針,在下來的時候衣服誤碰電纜,只差少許雙手就會觸電。順利回到地面時,我自己也忍不住呼一口氣。」Yin亦指,進行樓頂攝影前需要不少準備,「其實在每次進行高危拍攝前,我們都會先構思角度,多次嘗試姿勢,在一個不會失足的位置,又或即使失足也不致發生意外的位置拍攝。」

 

Yin於高樓大廈的邊緣擺出危險姿勢,使人觸目驚心。 (照片由受訪者Yin提供)
Yin於高樓大廈的邊緣擺出危險姿勢,使人觸目驚心。
(照片由受訪者Yin提供)

     除人身安全風險外,Lamyock提醒玩樓頂攝影前要清楚考慮其法律責任。進行樓頂攝影有機會因破壞擅闖私人地方而被民事起訴,「當被民事起訴時,我可能被判守行為及罰款。我考慮過,覺得自己可以承擔這些責任才決定繼續玩樓頂攝影。」他擔心有些年輕人不清楚背後的刑責,甚至強行破壞大廈的設施去進行拍攝,冒承擔更重刑責的法律風險。Yin也強調「靜靜來,靜靜去」是玩樓頂攝影最重要的規矩,千萬不可破壞大廈天台。

《San Po Yan Magazine 新報人》

新報人(SPY)是香港歷史最悠久的大學生實驗報紙,以實踐新聞自由為原則;體現不趨附商業利益,不附從政治功利,只為專業學習的存在價值。

留言

「你的牧者,你的僕人」 林國璋牧師

銀匠吳曉波 最年輕苗族的「史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