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

銀匠吳曉波 最年輕苗族的「史官」

每年農曆三月十五是苗族的姊妹節,村寨里的姑娘頭頂銀冠細步搖,龍鳳相稱,身掛銀片條條,花鳥鑲刻。苗族,一個起源於炎黃時代的民族,將自己的故事鑲刻在這銀飾之中,在這個古時沒有文字的民族裡,雕刻的銀飾花紋就是他們一筆一劃書寫的語言,記載著民族千年來的點滴。

若走近細看,那叮噹作響的銀飾上,每一筆刻畫都在細細地訴說著遠古的苗族記憶。2015年,23歲的苗族人吳曉波成為家族鍛造銀飾技藝的第9代繼承人。

 

文字、攝影:賈秋石 編輯:申開顏

 

貴州省施洞鎮塘龍縣是遠近聞名的銀飾製造苗族村落,這兒半數的苗族人都以鍛造銀飾為生。銀飾製造主要用於日常穿著,亦有工藝品製作,苗族銀飾上的雕刻記載著這個民族的信仰與歷史文化,被稱作「無字史書」。

 

畢業歸來 成最年輕銀匠 

吳曉波拉住銀條的一端,仔細查看銀條通過機器。這是他打造銀飾的第一個步驟,嫻熟而細緻的動作一氣呵成。
吳曉波拉住銀條的一端,仔細查看銀條通過機器。這是他打造銀飾的第一個步驟,嫻熟而細緻的動作一氣呵成。

 

吳曉波的父親吳水根是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苗族銀飾鍛造的代表性繼承人。父親是土生土長的苗族人,但吳曉波戴著厚厚的眼鏡,既不著民族衣裳,亦不留苗寨鬢髮。他剛從貴州大學旅遊發展專業畢業,笑言「很多同輩的族人都走出村寨,但我一畢業卻回來。」

 

對於是否回家鄉繼承銀匠技藝,吳曉波4年前曾進退維谷:「一方面,我自己其實很喜歡土木工程類的學科,北京上海的大學就更適合學那些」,但是另一方面,如果出省,也許和同鄉的其他年輕人一樣「更想留在發達一點的城市做事。」家鄉與銀飾將不再是人生最重要的部份。

 

坐在自家庭院內,吳曉波看著掛滿銀飾的老機器和各式各樣的刀錘,說起當初的選擇,他的眼神變得堅定,「想起自己從小對銀飾的喜愛,發現這是我的根,家族文化的根,我想守護它。」他選擇了貴州大學,「學更多貴州的民族文化,主修旅遊,因為旅遊業將會是人們認識苗族與銀飾的重要途徑。」

吳曉波與父親二人合力完成銀飾製作的第一步:拉絲,將長且粗條的銀飾通過機器打磨平整、光滑。一人拉住一端,可以讓銀條打磨更加工整。
吳曉波與父親二人合力完成銀飾製作的第一步:拉絲,將長且粗條的銀飾通過機器打磨平整、光滑。一人拉住一端,可以讓銀條打磨更加工整。

 

自小與銀飾為伴 苗族故事裡成長

吳曉波還記得自6歲起,他甫放學就在這個50平方米左右的小屋裡幫父親做工。父親日夜不停敲響刀錘製作銀飾,年幼的他被分配做一些小部件,「比如服飾上掛的小銀片,我只用簡單的打磨修改」。他羡慕父親手中的一件件栩栩如生的龍鳳頭冠和蝴蝶手鐲,「從小就想要不斷地學習更多的花式,從來不覺得厭煩,因為邊做邊有故事聽。」吳曉波聽過的傳說就是父親手藝傳授最重要的部份,這些傳奇主角化成了他手下一個個銀飾花式:瞪著大眼的遠古將帥吳冒西、祖先圖騰—紛飛的蝴蝶等等。

 

大學四年裡,他藉著助各類學業資源,接觸到除了老一輩口口相傳故事外的苗史。越多的了解,讓吳曉波越放不下這傳承的珍貴,「所以我創作的銀飾都離不開舊的傳統,苗族獨有的銀飾模樣是老一輩傳下來的,這個永遠是創作中心,不會改」,但他說,這幾年的銀飾製作讓他發現創作圖案不改,製作流程卻可以創新,「我正在研究銀條拉絲的方式,可以更省力和方便製作。」

早年間的苗族姊妹節,吳曉波(左一)參與了父親吳水根(左二)的銀飾製作,和穿上銀飾盛裝的苗族姑娘合影,吳曉波對這些民族節日記憶猶新,讓他感受到文化的「根」。(受訪者提供)
早年間的苗族姊妹節,吳曉波(左一)參與了父親吳水根(左二)的銀飾製作,和穿上銀飾盛裝的苗族姑娘合影,吳曉波對這些民族節日記憶猶新,讓他感受到文化的「根」。(受訪者提供)

 

家族技藝「外傳」集眾智創新

銀匠技藝長久以來的傳統都是傳男不傳女,但吳曉波的父親讓他的姐姐和他一起學習技藝。父親開明的想法深深影響吳曉波,無論是其他苗族人還是外來人,只要對銀飾鍛造感興趣,吳曉波都樂意分享自己的鍛造技藝,「越多的人學習鍛造銀飾,我們的民族文化才能生生不息地發展。」

銀飾製造的工藝品鳳凰,長約五釐米,鳳凰身體鏤空打造。
銀飾製造的工藝品鳳凰,長約五釐米,鳳凰身體鏤空打造。

 

不同於舊時代的「守在家裡做銀飾」,吳曉波一家現在的模式更像是分工。父親留在家的時間更多,他則要去縣政府做兼職工作,聯繫各個村寨的苗族文化製造業及幫著各類文化宣傳活動。採訪結束後,他又匆匆收拾東西準備出發了,「要去縣政府,幫忙聯繫隔壁村寨的銀飾製造課程」,他神采飛揚地補充,「每一代有每一代的忙法,父親他們那一代經歷的是窮苦中繼承,我在生活條件較好的時代裡,肩負著讓這個文化開枝散葉的責任吧。」

《San Po Yan Magazine 新報人》

新報人(SPY)是香港歷史最悠久的大學生實驗報紙,以實踐新聞自由為原則;體現不趨附商業利益,不附從政治功利,只為專業學習的存在價值。

留言

樓頂攝影 高空挑戰極限

【只想販賣與眾不同】傳統文化承傳―前路未明 態度迥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