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療、體育及環保

培訓註護雙軌制 大專護校各有弊

現時本港採取雙軌制模式培訓註冊護士,分為5年制護理學學士課程,以及3年制高級文憑護理課程。各畢業生雖具有同等執業資格,但學歷水平、課程編排和培訓模式均不同。前者重理論缺經驗,後者重實戰大壓力,收生透明度低。有學者認為護校畢業生宜增值鞏固理論知識,亦有前線護士建議大學增加學護的實習時數。
 
記者、攝影︰羅智堅 編輯︰陳子楠
 
護校實習時數多 近「書院派」兩倍
現時護理學士課程主要由4間大學開辦,包括香港大學、香港中文大學、香港理工大學及香港公開大學;高級文憑課程則由醫院管理局轄下的3間醫院,包括伊利沙伯醫院、明愛醫院及屯門醫院的護士學校(護校)開辦。
根據護士管理局的課程指引,註冊護士的課程實習時數最低要求為1400小時。雖然大專院校和護士學校的課程均達最低要求,但大專院校相較護士學校,學護的實習時間明顯較低。以理大護理學5年制課程為例,學護的實習時數共1440小時,平均一年288小時;而伊利沙伯醫院普通科護士訓練學校3年制課程,則要求學護完成共1480小時的實習,平均一年近490小時,屯門醫院普通科護士學校更達至每年平均500小時。
不願透露身份的明愛醫院普通科護士學校導師表示,自己在醫院任職期間,發現「書院派」(就讀學士課程的學護)在理論層面較護校學護佔優,但實際操作明顯未夠熟練。就讀中文大學護理學4年級的李同學認同上述說法。她指,在醫院實習期間,發現自己工作的速度明顯比不上護校的同學,她亦從打針及插喉等難度較高的護理程序上看出,護校同學的手法比自己更為嫻熟。她承認,不少在職護士對護校出身的學生較為放心。然而,李認為學士學護並非技不如人,護理不是以速度取勝,令病人得到合適和無誤的照料方為重點。
「軍隊式」訓練 護校學生感壓力
護士學校課程時間密集,每星期一至五的朝九晚五均要上課,亦沒有寒暑二假。就讀屯門醫院護校1年級的鄧翠慧指,學校希望塑造護校學生專業的形象,因此校方對學生的紀律要求相當嚴格,除了要穿制服上學外,他們亦十分注重實習時院方給予的評價,稍一不慎便會受到苛責。她續指,護校不設延遲畢業,每次考試只有3次機會,令學生面對考試時壓力大增。就讀伊利沙伯醫院護校1年級的何卓蕎稱護校課程編排密集,令自己沒有足夠時間消化所學知識,「一星期就要學兩種技巧,最後好像科科都做不好」。
就讀伊利沙伯醫院護校一年級的何卓蕎指,曾遇到一些體力、勞動大的工作,如幫病人過床,令她感到吃力。
就讀伊利沙伯醫院護校一年級的何卓蕎指,曾遇到一些體力、勞動大的工作,如幫病人過床,令她感到吃力。
護校出身宜進修 大專學護應加操
有護校學生反映,在醫院被標籤成低學歷的一群。出身自護士學校,現為理大護理學院導師黎錦雄認為,護校出身的學生不宜妄自菲薄。他建議,他們日後有志於護士界發展,可選擇報讀銜接學士,甚至碩士課程。有任職浸會醫院的前線護士亦表示,會對護校出身的學生更放心。她續指護士的實踐經驗比課堂知識重要,建議大學課程增加實習時間,感受理論與實戰的差別。
立法會衛生服務界議員李國麟則認為,現時學護可到不同的醫療機構進行實習,臨床經驗已比以往的培訓制度豐富,無必要增加學護實習時間。他又指,相比改革護士教育制度,政府更應迫切做的是參考歐美國家的護士病人比率,從而制定出具預視性和穩定的收生指標。
香港理工大學護理學院導師黎錦雄認為,護士學校同樣能培訓出優秀的註冊護士,冀社會不要標籤護校同學。
香港理工大學護理學院導師黎錦雄認為,護士學校同樣能培訓出優秀的註冊護士,冀社會不要標籤護校同學。

 

(封面圖片為香港理工大學護理學院)

《San Po Yan Magazine 新報人》

新報人(SPY)是香港歷史最悠久的大學生實驗報紙,以實踐新聞自由為原則;體現不趨附商業利益,不附從政治功利,只為專業學習的存在價值。

留言

食水監管存漏洞 新型化學物成隱憂

特教欠強制培訓 資歷認證落後台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