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專題

僱主支援不足 在職母親母乳餵哺困難多

在香港,不少母親因為產後首3個月需要重返工作崗位,而停止餵哺母乳。不少在職母親產假後上班需自己想辦法找地方去哺乳,有母親更因為僱主沒有提供適合的空間,而需要到雜物房或是廁所等衛生情況較差的地方擠母乳。香港母乳育嬰協會主席指,政府需要立法規定在職母親每日可享有一定的母乳餵哺時間,才可真正解決困難。

記者、攝影:黃麗嘉 編輯:黃金棋

聯合國兒童基金會的調查顯示,本港母乳餵哺率由2000年約5成上升至2015年的約9成。衛生署調查亦顯示,於2014年出生的嬰兒中,有近9成母親在住院期間選擇以母乳餵哺。但當嬰兒4個月大的時候,仍然選擇以全母乳餵哺的人數下降至約3成。隨著越來越多母親選擇母乳餵哺,衛生署亦有提供指引給僱主,鼓勵他們設立母乳餵哺友善工作間,讓母親能夠在上班時擠母乳。

在職母親對公司內的母乳餵哺設施要求不高,他們需要的只是一間有私隱、乾淨且備有桌子和椅子的房。

空間設施限制多餵哺環境惡劣

在中學任教中文的李潔瑩有一個4個月大的小孩,她明白學校是較難有一間私隱度高的房間讓她擠母乳。現時她是在廁所旁的一間小房間內擠母乳。房間內有一條水渠,李笑言水渠中可能有旁邊廁所的污水。幸得校工們自願為她清潔小房間,才能放心在那裡擠母乳。

香港母乳育嬰協會主席鄧妙智指出,在職母親每天在公司逗留的時間很長,但大部分公司都未能提供一個私隱度高的房間,令很多在職母親被逼於衛生環境惡劣的廁所內擠母乳。

在職母親譚嘉敏(Carmen)有兩個小朋友,分別5歲和21個月大。Carmen在寫字樓上班,公司沒有提供母乳餵哺支援措施。她只能趁午飯時間到會議室擠母乳。但當有同事使用會議室時,便需要到雜物房擠母乳。Carmen憶述,有一次當她在雜物房擠母乳時,有一位男同事看不見掛在門上「哺乳中」的牌子,差點就開門進入房間。「幸好我有鎖門和用椅子把門頂著,但那位男同事仍不斷嘗試用鑰匙去開門,真的很驚險!」Carmen猶有餘悸地說。 

Carmen和李潔瑩都表示,若公司能夠有專為哺乳而設的房間,對在職母親是最好的支持方式。

僱主認同  支持在職母親繼續母乳餵哺

鄧妙智指出,僱主對母乳餵哺的態度最為重要。有些僱主會認為擠母乳是私人事務,不應在上班時間內進行。鄧認為僱主的認同是支持在職母親繼續以母乳餵哺最重要的一環。她提到有公司裝修前會詢問員工的需要,亦會接納員工的意見,使公司的在職母親能夠有一個較舒適的環境進行哺乳,提升員工的歸屬感。

香港有公司開始設相應的措施支持員工餵哺母乳。美容產品顧問陳艷霞(Esther)任職化妝品公司,身邊有不少在職母親同事。該化妝品公司主要在百貨公司內開設專櫃,公司明白在專櫃裡面難以有一個私隱度較高的空間去擠母乳,所以當員工有哺乳的需要時,公司會調她們到人流較少的專櫃,以減輕工作量。Esther指公司雖然沒有提供哺乳室,不過准許員工有需要時可到附近的育嬰室擠母乳。

立法規管最能保障母親權益

鄧妙智表示,協會一直致力推廣母乳餵哺,並定期向傳媒發新聞稿、舉行講座、集體哺乳等活動。聯合國兒童基金香港委員會最近亦舉辦了宣傳活動「母乳育嬰齊和應」。衞生署推出《母乳餵哺政策》,說明衛生署支援母乳餵哺的措施。鄧妙智認同這些活動的確能夠加強公眾對於母乳餵哺的意識,不過政府的指引並沒有約束力,僱主未必會跟隨,「香港政府可效法台灣般立法,規定子女未滿一歲,而又需要哺乳的員工,每日可享兩次、每次半小時的哺乳休息時間,讓她們不用因上班時需要泵奶,而受到上司的指責。」鄧妙智認為政府有責任讓僱主明白向需要哺乳的母親提供支援是僱主的責任,她明白政府立法需時,但認為應該盡快開始相關的工作。

香港母乳育嬰協會主席鄧妙智認為,最有能力推動僱主設立母乳餵哺友善工作間的是政府。
香港母乳育嬰協會主席鄧妙智認為,最有能力推動僱主設立母乳餵哺友善工作間的是政府。

對於推廣在職母親工作後繼續以母乳餵哺,衞生署表示已經成立「促進母乳餵哺委員會」,並擬定好工作計劃,鼓勵公司實施母乳餵哺友善工作間政策。此外,食物及衞生局向450間非政府機構及私營企業發信推廣和鼓勵他們實施母乳友善工作間政策。衞生署亦於2015年印製《僱主指引-實施「母乳餵哺友友善餵哺工作間」》和《僱主指引-母乳餵哺與工作相容》,供僱主和僱員參考。不過對於立法的訴求,政府至截稿則沒有回應。

衛生署提供指引給僱主,鼓勵他們設立母乳餵哺工作間。
衛生署提供指引給僱主,鼓勵他們設立母乳餵哺工作間。

《San Po Yan Magazine 新報人》

新報人(SPY)是香港歷史最悠久的大學生實驗報紙,以實踐新聞自由為原則;體現不趨附商業利益,不附從政治功利,只為專業學習的存在價值。

留言

特教欠強制培訓 資歷認證落後台美

電子道路收費成效存疑 改善交通需多管齊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