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

王俊杰 命運自決衛我城

去年,香港大學學生會刊物《學苑》被行政長官梁振英點名批評鼓吹「港獨」。即使承受輿論壓力,負責該期《學苑》的前副總編輯王俊杰仍堅持命運自決的信念。他從編寫《學苑》到《香港民族論》,現時更走到抗爭前線,成為港大罷課委員會成員。王俊杰,始終貫徹追求民主的理念,為港大「反赤抗紅」,為香港尋找出路。

記者、攝影:許惠愉 編輯:黃好婷

 

積極投身社運 入港大「反赤抗紅」

王俊杰自懂事起已關心香港政事,眼見香港政壇發生的大小事,更奠定他後來走上抗爭之路的決心。2010年的「反高鐵事件」,31 名建制派及功能組別立法會議員投下贊成票,以稍微過半的票數通過高鐵撥款(當時共 60 個議席),消息震撼了身處集會場地的王俊杰。「當時大家聚集在立法會門外,看著裏面的人粗暴地通過了撥款議案,而我們(對此)卻無能為力。」2012年的「反國教事件」更讓他感慨,「大學生好像對社會毫不關心,甚至中學生都比大學生走得更前。」

其後王俊杰入讀港大,時值被指「赤化」的陳冠康及譚振聲分別當選港大學生會主席及評議會主席,燃起了王俊杰參選學生組織以「撥亂反正」的決心。及後他感到《學苑》在校內「反赤化、抗染紅」更具影響力,故決定參選 2013 年度《學苑》副總編輯一職。

李國章獲委任為港大校委會主席後,王俊杰與梁麗幗等港大學生組成罷課委員會,定出「改革校委 驅逐沙皇」口號。
李國章獲委任為港大校委會主席後,王俊杰與梁麗幗等港大學生組成罷課委員會,定出「改革校委 驅逐沙皇」口號。

 

痛心港大分裂 盼有師生共治

從《學苑》到罷委會,王俊杰從未離開民主之路。罷課宣言上的一句「我們此刻需要的,不是現時社會上四處散布的現實主義和悲觀氣氛,而是一種純粹的理想主義、一顆求變的決心與一股實踐的勇氣」,正是出自王俊杰筆下。對他而言,理想中的港大是「學術自由的堡壘、精神上的樂園」,並希望港大能真正實現師生共治。

然而回到現實,經過 1 月 26 日的校務委員會會議,及香港大學校務委員會主席李國章指摘抗議學生如「吸毒」等後,王俊杰形容,港大校方與學生之間已失去互信。「當晚李國章走後,很多同學都覺得被出賣,再加上李國章在記者會上『煽風點火』,同學已經對校方十分失望。」

至於對香港大學校長馬斐森的觀感,王俊杰慨嘆「不少同學都覺得很心痛,一個原本值得大家信任的校長為何態度變化會如此之大?究竟背後是否有壓力使然?」他盼望馬斐森能夠抵受壓力,不要被人「利用」。

王俊杰就港大學生圍堵沙宣道一事,當場譴責保安及警方安排失當、製造混亂。事後罷委會以「粉身碎骨渾不怕 但留清白在人間」為題發表聲明,回應校方指控。
王俊杰就港大學生圍堵沙宣道一事,當場譴責保安及警方安排失當、製造混亂。事後罷委會以「粉身碎骨渾不怕 但留清白在人間」為題發表聲明,回應校方指控。

 

本土意識湧現 否認中國人身份

本土意識,帶給王俊杰思想上最大的衝擊。他舉例,以前到維園參加六四集會,眾人合唱《祭英烈》及《自由花》等歌曲時,受到現場氣氛影響,並不會對中國人的身份有所質疑。「但究竟我們喊完口號之後,是否就可以坦承自己是一個中國人?」

經歷數次大型的社會運動後,王俊杰的身份認同逐漸堅定,他認為自己是香港人,而非中國人。他解釋,以往大家都會說「愛國不愛黨」,「但本土意識的思潮湧現之後,大家開始會慢慢認同,香港與中國一早已經走在兩條不同的軌跡上。」

香港人爭取民主的歷程,可謂「長夜漫漫路迢迢」。對於香港實踐民主的前途,悲觀者眾。但王俊杰認為悲觀不等於消極,凡屬價值正確的就應該堅持,「就算我們覺得悲觀,那是否甚麼都不做?其實絕望或希望都不要緊,最重要是繼續做下去。我覺得自己是一個悲觀的人,但我不會放棄。」

 

冀阻港續沉淪 當記者制約政權

談到大學畢業後的去向,王俊杰表明自己不會從政,「加入政黨之後會有很多顧慮,要使手段,風骨盡喪。」他希望以後能當一名記者,因為傳媒對於監察政府有相當關鍵的作用,認為記者是唯一可以制約政權的力量。他堅定的背後,亦難掩對抵禦社會洪流的憂心。他最擔心屆時只做一份平庸的工作,然後慢慢被社會同化,當下這股熱誠及信念會被磨滅,失去自我。

若謂每一代香港人都對「香港地」有份責任,在王俊杰眼中,「阻止香港繼續沉淪」是香港年輕一代責任所在。他認為本土意識是「自己香港自己救」,「現在的特區政府不過是中共的政治代理人。」他續指,即使民主普選無法在短時間內落實,但戰場其實遍布社會不同層面,「例如大學範圍內的『去殖』及『解殖』是我們這一代人有機會親手完成的事,那我們便應盡力而為。」

王俊杰曾於《香港民族論》寫道:「自決,歸根究底是為了捍衛人生而擁有的價值與尊嚴。」命運自決,早已是他抗爭之路的烙印。

香港大學學生會《學苑》於 2014 年 9 月出版《香港民族論》。
香港大學學生會《學苑》於 2014 年 9 月出版《香港民族論》。

《San Po Yan Magazine 新報人》

新報人(SPY)是香港歷史最悠久的大學生實驗報紙,以實踐新聞自由為原則;體現不趨附商業利益,不附從政治功利,只為專業學習的存在價值。

留言

礦世奇珍頑石或能成翡翠

爵爵與貓叔 並肩「漫談」港台時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