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政

「 去國立」風波後 政治審查無法遏止

今年3月康樂及文化事務署(康文署)「去國立化」引發社會輿論,質疑政府機關對文化活動進行政治審查,收窄言論自由及創作空間。有立法會議員認為事件是個別職員過分揣測高層態度,亦有時事評論員直指港府官員對中央政府過分阿諛奉承,擔心未來政治審查愈趨嚴重。

 

記者、攝影:陳雅筠 編輯:許卓非

 

本地獨立劇團「糊塗戲班」製作舞台劇《第三謊言》場刊的過程中,被康文署職員要求刪改場刊內藝術行政主任兼執行監製羅淑燕的個人簡歷,刪去羅的母校「國立臺北藝術大學」中「國立」二字,職員更不允許劇團刊登該大學的英文全名,建議用「北藝大」簡稱代替。事件曝光後,畢業於「國立臺南大學」的音樂劇《布拉格·1968》執行舞台監督鄭暹珠在社交網站揭發今次非單一事件,在場刊內「去國立化」是署方的慣用手法。

 

馬逢國疑職員擅自要求刪「國立」

 

體育、演藝、文化及出版界立法會議員馬逢國認為,是次事件是康文署過分敏感,「非官方交流活動的用字不需要太嚴謹,此事上可能有個別前線員工個人理解有誤,導致出現問題。特別是近日較多人提及港獨問題,有機會令員工精神過分緊張。」他解釋香港非獨立國家,當官方活動牽涉到兩岸問題時,需要跟隨內地做法。

 

文化界促當局釐清事件

 

公民團體「藝界起動」核心成員編劇何敏文希望政府盡快釐清事件,「沒有明文政策規定需要刪去相關字詞之下,就不應該有員工提出相關要求,希望政府解釋是否有潛規則要港人跟隨。」她指以往曾有劇團面對同類事件,當時劇團認為康文署是無心之失,經過「去國立」一事才發現可能牽涉政治審查。

 

經此一役後,何敏文相信未來康文署會較收斂,「起碼官方知道要負上輿論代價,這未必是他們(官方)想看到的結果。」她希望文化界不要忍氣吞聲,否則有關當局可能會擴大干預範圍,導致創作空間被收窄,形同業界自我閹割。康文署書面回覆事件指會深入了解個案,並將探討日後如何與藝術團體建立互信,在互相尊重的前提下展開合作。

何敏文指康文署與藝術團體關係密切,希望雙方能保持良 好的合作關係。
何敏文指康文署與藝術團體關係密切,希望雙方能保持良 好的合作關係。

 

劉銳紹中央及特區政府乃泛政治化的元凶

 

社會民主連線主席吳文遠認為,政治審查範圍擴大源自當權者政權的脆弱及對人民的恐懼,「如在『去國立』事件來看,政府害怕人民意識到台灣獨立主權問題,加上近期港獨開始引起討論,令她(政府)可以無所不用其極地去打壓任何異見聲音。」時事評論員劉銳紹則表示,兩地政府如何管治香港是問題關鍵,他擔心在梁振英政府的刻意逢迎之下,北京政府政策將更偏離一國兩制方針,政治審查亦會變本加厲。

 

劉銳紹解釋,雖然官方經常強調反對將所有事情政治化,但其實北京及特區政府才是導致泛政治化的元凶,「政治審查的源頭是北京對港政策愈來愈『左』(強硬、僵化)。」他以刪改字眼為例,「即使某些字眼本身沒太大問題,政府覺得是敏感就是敏感。若政府不斷『上綱上線』,很多事情都會變得政治化。」如果當權者繼續受極左思潮影響而變得過分緊張,只會令港人更加反感。

 

政治審查恐持續惡化

 

雖然「去國立」事件引起公眾廣泛討論及反彈,但吳文遠對香港未來的政治審查情況仍感到悲觀,「即使(政府)被公眾捉個正著,(在日後)也不會放棄使用此手段」。此外,他擔心在政府機關牽頭之下,私人企業亦會加強自我審查。吳文遠表示,他早年曾被港鐵拒絕於站內燈箱登選舉廣告,他猜測跟廣告設計上印有「曾蔭權違背承諾」字眼有關。劉銳紹亦認同政治審查在未來會更嚴重,「官方政策只會愈來愈自我收縮,自我審查亦會越來越多,但港人不能對這種做法習以為常。」他期望港人能勇於對倒行逆施的事情發聲,並堅守香港的核心價值,形成一種與政府抗衡的民間力量。

 

梁家傑表示香港的言論及創作自由要靠香港市民一同努力捍衛。
梁家傑表示香港的言論及創作自由要靠香港市民一同努力捍衛。

 

公民黨黨魁梁家傑批評行政長官梁振英上台後傾向「人治」,因此梁振英親中的態度可能影響下級官員選擇寧「左」(親中)莫「右」(泛民),導致政治審查事件層出不窮,「如果梁振英選擇唯中央馬首是瞻,完全聽命於中央政府或中國共產黨而不敢造次,下層官員(的行為)只會有過之而無不及。」

 

 

《San Po Yan Magazine 新報人》

新報人(SPY)是香港歷史最悠久的大學生實驗報紙,以實踐新聞自由為原則;體現不趨附商業利益,不附從政治功利,只為專業學習的存在價值。

留言

津貼教席二揀一 教育界難適應

獲光環後得失參半 「火爆姐」只求喚醒港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