彩臉下的港產小丑 —— LWS小丑團

拋波、扭氣球、趣劇,小丑身穿色彩鮮豔的衣裳,每次出現均為大眾帶來笑聲。然而,小丑表演在港仍屬冷門的藝術活動,笑臉下其實有不少辛酸事。曾奪多項小丑大賽獎項的小丑Wing Wing(梁健榮Tony)、小丑Sound Sound(江靖山Kenneth)及小丑LaLa,組成「LWS小丑團」,冀令更多人了解獨特的小丑文化。
LWS小丑團成立於2014年,成立契機要由「同屋主」說起。本已相識的Tony、Kenneth及另一名小丑表演者小丑LaLa一同前往美國參加比賽,但因資金不足,三人決定合租酒店,從而令見面、交流表演心得的時間大大增加,更發現彼此理念相約,遂決定共同創立小丑團,希望承傳小丑表演的技術。
Tony(右)及Kenneth(左)期望讓更多人知道,香港仍有人認真地進行小丑表演,絕不是「玩玩吓」。

娛人娛己 融入生活

Tony曾在2012年的香港小丑節比賽奪得冠軍,更令Tony得到遊歷世界的機會。(受訪者提供)
Tony從1998年起踏上小丑之路,「中三時學校神父教我雜耍基礎,並不是興趣班,完全是機緣巧合。」學習了雜耍基礎,到後來報讀海洋公園的小丑訓練班,更遠赴美國進修,他與小丑表演自此結下不解之緣。Tony認為小丑表演「寓工作於娛樂」,化身小丑Wing Wing為他提供很大的發揮空間,娛樂別人的同時,亦為自己帶來快樂。
初踏舞台,Tony已非常享受小丑表演。回想當時剛完成海洋公園小丑訓練班,開始在外商演,跟觀眾互動是一大考驗,「雖然心情戰戰兢兢,但同時又很興奮、刺激。」入行18年,他對小丑表演的熱誠卻未有減低,無時無刻都會思考如何作出更好的表演。他笑稱小丑表演與他的生活已經密不可分,「如果沒有成為小丑,就不會認識到這麼多朋友、去到這麼多地方、見識到這麼多。」

變身小丑 成就愛情

Kenneth曾於美國國際小丑錦標賽等多個大賽勝出。(受訪者提供)
相反,Kenneth入行時間只有5年,資歷尚淺但已奪得十多項小丑比賽獎項。Kenneth稱自己本想成為魔術師,「但我沒有成為魔術師最重要的兩個條件:靚仔和身高,所以後來我便轉學雜耍和扭氣球。」他直言自己喜歡參加比賽,「因為好勝,而且每場比賽都可以令自己更認真訓練。」但今年的比賽,他決定不再當參賽者,而是當一名觀眾,「因為比賽壓力,你沒有時間和其他參加者聊天,很多時候只能走馬看花。」
對Kennth而言,在小丑表演中的最大收穫,相信不是任何獎項,而是遇到生命的另一半。「我經常對學生說,如果化妝後有人認得你,那就是失敗,但那天居然被她認到。」原來在一次生日會表演中,有一名女生認出了化妝後的Kenneth, 而這名女生和Kenneth原來是已相識十多年的朋友,久未聯絡,卻在小丑表演中相遇並相愛。

學化小丑妝 消除抗拒感

回想入行初期,Kenneth直言自己十分抗拒當小丑,甚至認為扮小丑沒有尊嚴,「表演前一天還打電話給師傅,問可不可以不扮小丑。」然而,小丑表演往往需要配合裝扮及妝容,其中化妝一環是Kenneth最不擅長的,但意外地令好勝的Kenneth愛上小丑表演,「我化妝很差,但做得不好時反而更想做好。」在研究化妝的過程中,Kenneth對小丑裝扮漸漸產生了興趣,他笑言自己現在已經是「沉迷做小丑」,並希望分享更多快樂給別人。
小丑妝步驟繁多︰先在眼簾及嘴巴四周塗上白色顏料,其後以淡紅色或橙紅色的顏料打底色,然後按小丑表演者個人喜好選擇嘴的形狀的顏色及花紋。化妝完畢後,需以爽身粉為顏料定形,最後以化妝掃清掃多餘的爽身粉,化妝過程便大功告成。

笑容化解恐懼 盼予人好印象

小丑表演與小朋友關係密切,Tony指若有意成為小丑,喜歡小朋友是很重要的條件。不過,並非每個小孩或觀眾都歡迎小丑,部分人更會對小丑裝扮感到恐懼。Kenneth憶述自己第一次在圖書館扭氣球時,小孩都不敢靠近,「剛開始時幾乎沒有人來拿氣球,有些小朋友更開始哭。」
隨着表演經驗累積,Kenneth學會應先與喜歡小丑的小朋友玩,由他們帶動其他小朋友,因為小孩總是「一笑就全部一齊笑,一喊就全部一齊喊。」Tony亦指出害怕小丑的情況時有發生,「我不會特意要令他喜歡我,但我希望看完表演後,他能對小丑有良好印象。」能透過表演消除觀眾對小丑的抗拒,令Tony滿足感很大。
LWS小丑團經常出席不同商業演出,用有趣的肢體動作和表演帶給觀眾不少歡樂。(受訪者提供)

非主流藝術 缺乏支援

二人都有印上自己「Q版」形象的貼紙,更會特意把自己的小丑形象印在帽上。
LWS小丑團成立至今,直至今年5月才正式擁有工作室。Tony形容有了固定場地後,不管排練、交流都更方便。今年1月,小丑團曾舉辦一場小丑劇,惟排練時因欠缺正式場地造成極大不便,「每次練習後都不知道下次訓練會去哪一個體育館,而且不是每次都能租到較便宜的康文署場地。」他們前後租用了十多個場地,可說是「流離失所」。Tony指小丑表演在租場計分時會較話劇、音樂表演等主流表演少,租場次序被迫靠後。小丑表演「非主流」,不但是租場,連購買表演用品商店,或藝術資助都甚為缺乏。
兩人期望小丑團的成立,可為小丑表演者提供一個聚腳地進行練習及創作;同時透過舉辦訓練班 ,讓小丑表演得以傳承,提高水平。Tony指部分學生是現職小丑,透過報讀課程提升表演技術,他亦期望訓練班一年可招收8至10名學生。Kenneth指盡然困難,但只要真心喜歡就應該堅持下去,「希望可以告訴別人,香港的小丑都有機會走出國外,和外國的小丑看齊。」
香港缺乏購買小丑表演用品的地方,Tony及Kenneth的小丑鞋等道具、服裝均須從國外訂購。

《San Po Yan Magazine 新報人》

新報人(SPY)是香港歷史最悠久的大學生實驗報紙,以實踐新聞自由為原則;體現不趨附商業利益,不附從政治功利,只為專業學習的存在價值。

留言

新一代滑浪風帆接班人 「風」狂追夢

全球「講鬼」文化迥異 孝道精神至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