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政

禁政治立場影響學術自由 難定義「中立」

擁有41間中小學的辦學團體保良局早前推出教職員行為守則,禁止教師以學校及私人通訊平台發放政治立場訊息。較早前寶血會及東華三院亦曾表明所屬學校要政治中立,不得推廣政治訊息。教育界人士擔心在連串事件下,言論及學術自由會受到衝擊。
今次發出的行為守則除了專業操守、防止賄賂及版權法等範疇的指引,更特設一欄講述「政治立場」,指明「教職員不應透過私人通訊平台,向學生發放涉及政治立場或取態的訊息,以免影響學生的獨立思考與判斷。」違規者可遭紀律處分,甚至終止職務。

守則剝削老師自由

 

陳為建認為,善意提醒老師「保持中立」是較為受落的方法,但現時發指引規管是「過了火位」。
進步教師同盟副召集人陳為建指,事件反映學術及言論自由正在收窄,原來可以理性討論的時事卻被「上綱上線」,形同「自閹」。香港教育專業人員協會理事田方澤亦認同守則對言論自由有影響,更指守則跟現時提倡的概念有矛盾,「現常說電子學習、課後討論,很多老師都會用Facebook作為師生關係及教學的工具,但守則令部分老師『unfriend』學生,不利師生關係的建立。」
陳為建及田方澤均直指守則不應存在,因教師專業守則已明確要求老師中立及客觀。陳認為,禁止老師在私人通訊平台表達政治立場,是剝削老師的權利和自由,更有機會抵觸人權法。他續指,私人通訊平台有助學生更全面了解老師,「為師之道不單是課堂上的教授,而是老師如何處理人與人之間的關係,及如何面對社會事情,若完全禁止是剝削老師的空間。」

中立不等於沒立場

田方澤以自己作為民主派為例,形容自己會以神態及肢體動作,向學生表達支持取消功能組別的立場。
對於如何在有關的守則下保持中立,陳為建表示要視乎如何定義中立,「現時很多人濫用政治中立,政治中立不代表沒有政治立場,是不論立場為所有人提供相同的服務,並容許理性討論任何事。」他認為,老師有責任在表達立場時論述清楚,羅列不同觀點,最低限度要說出作該決定的原因。
田方澤亦認同中立不等於禁止討論政治,認為老師表達政治立場未必是壞事。「很多教學研究發現即使老師不明確表達政治立場,學生會憑老師的神態、肢體動作等猜測老師的立場;反而老師表達了立場,學生在接收上會自我調節,知道說話是否客觀可靠。」他又指,只須留意老師有否強迫或誘導學生支持其政治立場,他相信老師的專業,太多規管只會增添老師的疑慮。

通識科首當其衝 憂慮教學議題受局限

身兼通識科老師的田方澤解釋,守則對通識科有更大影響,因為很多事都牽涉政治,如環境保育都可涉及政治。「新界東北的方案、橫洲『摸底』並非單純的環保及可持續發展的議題,也涉及政治取向。」同時,田質疑局方如何規管私人通訊平台,及界定其政治立場,「分享何韻詩、黃耀明的歌,或分享某媒體的新聞又是否散播政治立場?」
田方澤又指,守則會令老師憂慮應否討論具爭議性的議題,更指早前特首梁振英及教育局局長吳克儉要求學校不要討論港獨已令老師大為緊張。陳認為禁止討論是反教育,反倒理性討論能令學生明白事情的可行性及發展,若學生問及具爭議性的議題而不回答是有違師道,甚至會令他們變得偏激。

屬下老師學生不支持守則 未聽聞有學校仿效

就讀保良局屬下中學的徐同學已聽聞局方推出有關守則,認為會限制老師的言論,侵犯其言論自由,更擔心有老師會因而避談敏感議題。同樣就讀保良局屬下中學的王同學同樣不支持有關規定,認為老師表達政治立場有助學生了解清楚相關事態。有保良局中學教師表示,沒有人會支持限制政見的指引,惟指形勢逼人,令人無可奈何,為了「保持中立」只能避談敏感議題,但就質疑守則界線模糊,令老師容易犯規。
至於有關行動會否引起仿效田方澤及陳為建均指,暫未聽聞其他學校計劃推出類似守則。據陳了解,保良局只有兩間學校已簽署守則,但他質疑決定有否經過法團校董會批准,否則屬違法。對於有報導指有校董表示未被諮詢,他形容事件是「摸底」。他指保良局一向親中親共,無需受政治壓力推指引,並指國教一事可見其取態。
記者曾就有關守則向保良局查詢,當局僅以新聞稿回覆,並無進一步補充。記者亦曾邀請保良局屬下多間中小學校長接受訪問,惟均被拒絕。 記者向保良局查詢,惟當局指跟之前回應一樣,沒有補充,圖為有關回應。
記者向保良局查詢,惟當局僅以新聞稿答覆,不作其他回應。

《San Po Yan Magazine 新報人》

新報人(SPY)是香港歷史最悠久的大學生實驗報紙,以實踐新聞自由為原則;體現不趨附商業利益,不附從政治功利,只為專業學習的存在價值。

留言

全球「講鬼」文化迥異 孝道精神至上

絕食20天反圍標抽選委 林子健:請放棄特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