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

捨體育進修中文 「粵」走「粵」前教粗口 斯文講師Ben Sir

由出版捍衛粵語書籍到用廣東話寫租約,由字正腔圓地出演《最緊要正字》到大打擦邊球主持《粗口學堂》,歐陽偉豪(Ben Sir)敢於挑戰自己、尺度及傳統,用獨特的方式去撐廣東話,其搞笑風格獲不少市民支持。他藏著一顆貪玩的心,「我想用語言技巧將通俗的語言變得好笑,除了引人發笑之外,都是博一博,盼提高廣東話文化。」

教體育怕「唔郁得」 重返校園修中文

普羅大眾認識的 Ben Sir 除了教粗口,亦是香港中文大學中國語言及文學系高級講師,但甚少人知道原來他曾是運動健將,20 多年前更當過小學體育老師。「我中學時是籃球及排球的校隊成員,那時候覺得教體育吃香又好玩,所以想利用自己的優勢成為體育老師。」雖然當時 Ben Sir 已有一份穩定的工作,但數年後他毅然決定重返校園讀書,「我不想一世做一份工,到 40 歲我已經『唔郁得』(不能活動),做不到體育老師。加上當時未有學位,就想繼續讀書。」

Ben Sir 在中大主修英文,副修中文,他獲得哲學碩士學位後,擔任老師兩年,開始反思自己真正的興趣,「我一直問自己一個問題,一直教英文是不是我要的呢?教英文維生沒有問題,但我又想研究自己喜歡和貼身的東西,外語是可以賺錢,但之後呢?」於是 Ben Sir 就展開研究中文之路,更以漢語量詞作博士論文題目。

Ben Sir 在《粗口學堂》環節大講潮語,貼近年青人口味,容易引起共鳴。(無綫電視截圖)

語言政策「埋身」 走出象牙塔盡綿力

Ben Sir 自 2010 年廣州的「撐粵語運動」中,留意到母語是一個社會關注議題,因而出書撐廣東話,但當時仍未有保育廣東話的決心。然而,近年的政治氣氛及語言政策改變 Ben Sir 的心態,「活在象牙塔裏面是安全,但當好多事變得『埋身』(逼近),例如普教中令講廣東話的人比例變少,這給我機會思考社會性的問題,如果不發表意見會不會對不起自己呢?」他直言自己不是主動捍衛廣東話的人,但因為語言學是他的專業,總有些東西比其他人看得仔細,解釋得比其他人清楚,所以略盡綿力。

Ben Sir 外表斯斯文文,但實際為人十分幽默,喜歡引人發笑。(受訪者提供)

雖然 Ben Sir 以小人物自稱,但他推動廣東話比其他人走得更前。他曾用廣東話寫租約、建議大學生用廣東話重考文憑試中文科,Ben Sir 希望可提高粵語在正規文件中的地位,「廣東話是我們的母語,是我們的媽媽,不需要講歷史,普通話只是親戚。」

上大台教粗口 為博觀眾一笑

Ben Sir 早期在無綫電視節目《男人食堂》中的一集《粗口學堂》中,生動有趣地大談粵語粗口的起源、如何靈活運用助語詞等,令他聲名大噪,之後更「擔大旗」主持《Ben Sir 學堂》,可見觀眾對他的作風頗受落。Ben Sir 在節目講解粗口收放自如,原來早有經驗,「我對粗口不算陌生,在中大的通識課『追蹤粵語』早有講解粗口這個環節,我已經習慣面對一大班同學,好正經又要講得出當中的味道。對於我而言,新鮮只是在電視上面對廣大的群眾。」

拍攝《Ben Sir 學堂》時,Ben Sir 曾和前兒童節目主持人譚玉瑛合作,大講蘭桂坊「蒲」的文化。(受訪者提供)

不過,在電視節目上講解粗口並不是 Ben Sir的主意,「大台(無綫電視)問我對《男人食堂》節目要解拆粵語粗口有沒有興趣,我考慮了 59 秒就答應他。因為大台都敢玩,我為何不敢講?大眾都要認識敏感的東西。」雖然有不少人批評在電視節目上講粗口低俗,但 Ben Sir 認為用通俗的東西,比較容易觸動觀眾情緒,「當然我可以正正經經做節目,但我接受了晚上十點半的時段,我要對這個時段負責。在大台講粗口,我是犧牲自己做實驗,但我衡量過,我想博人一笑。」

對於粗口與教養的問題,Ben Sir 不認同以講粗口判斷個人修養,「我們用語言是表達當時當刻的情緒,而不是展示自己的修養和學識,大家有不同的方法宣洩情緒,至於有沒有教養就要坐下來聊天才會知道。」

課程受學生歡迎 上高登了解潮語

在電視節目中 Ben Sir 活演「鬼馬」形象,他在現實生活亦同樣貪玩,喜歡引人發笑,其中兩位修讀「追蹤粵語」的吳同學和顏同學均表示,Ben Sir 為人有趣,顏同學更指 Ben Sir 的課堂十分「搶手」,是逸夫書院學生必選的通識課程。

Ben Sir 除了上課時會主動問學生新詞彙的出處,更會在 Facebook 和高登討論區了解年青人的流行用語,「好多人說我浪費青春,但我教書、搞語言,潮語都有其研究價值。例如高登的帖文雖然寫得『衰衰格格』,但其實好有節奏。」

面前這個身穿粉紅色的襯衫,頭戴黑色波浪頭箍的 Ben Sir,雖然跟節目中「官仔骨骨」的他完全相反,然而這就是他的真性情,他就要打破老師正正經經打領帶,穿西裝的刻板形象,「我無外形上的包袱要處理,我就是這樣真。」

Ben Sir 除了出演節目,亦有出演廣告代言,挑戰大眾對教師一貫的印象。(受訪者提供)

《San Po Yan Magazine 新報人》

新報人(SPY)是香港歷史最悠久的大學生實驗報紙,以實踐新聞自由為原則;體現不趨附商業利益,不附從政治功利,只為專業學習的存在價值。

留言

通風廊建 34 層居屋 北角恐再現屏風樓

元朗地主疑違契建屋出租 6000呎農地變「貨倉劏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