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

打破禁忌 90後少女引人入「性」

去年,前立法會議員游蕙禎「扑嘢(做愛)論」引起全城嘩然,不少人直斥游的言談低俗露骨,大眾的反應揭露了性議題在香港仍是禁忌。90後少女刁思正(呀刁)去年就與9位友人創辦網上媒體「OPENROOM」,分享世界各地和香港本土的性議題及性知識。呀刁指「OPENROOM」提倡思想上的「 開放」,希望喚醒社會關注性議題。
呀刁指OPENROOM現在只有很小的時力量微薄,連義工數目亦不足夠,但不會因此放棄推廣性教育及關注性議題的目標。

 

「開放」之路無懼冷眼 反助推廣性議題

現時的呀刁對性議題侃侃而談,毫無一般女孩談及性時的尷尬,但原來她以前十分保守,認為女生不應談論性,「前男友提及有關性的話題,都會不知所措。」直到大學上心理學課堂時,觀看了性教育短片及接觸性玩具,才令她開始關注性議題。呀刁曾希望透過大學的編輯委員會,鼓勵於校內討論性議題,可惜未能成功。因此,她與數名志同道合的朋友創辦關注性議題的網上媒體「OPENROOM」。
呀刁表示「OPENROOM」的宗旨是「我們思想開放,身體可不豪放。」

呀刁對創辦「OPENROOM」並無隱瞞,亦獲得男朋友的鼓勵,「從前我不懂亦不敢表達自己的意願及想法,幸好有男朋友鼓勵我探討性議題,我才放膽豁出去。」她更堂堂正正告知家人及朋友,父親聞言後大力支持,母親初時雖有微言,但當她了解到「OPENROOM」的教育意義後,便認同呀刁的想法。而呀刁大部分朋友都欣賞她的勇敢,令她在提倡性議題的路上得到支持。惟她一位天主教徒朋友認為其行為錯誤,更希望她停止營運「OPENROOM」。呀刁曾與友人平心靜氣討論,惜無功而還,二人最終成為陌路人。

性議題未能在校園內獲廣泛關注,相反呀刁創辦「OPENROOM」一事很快便傳遍校園,她指在校內不時受到冷言冷語及奇異的目光。她坦言營運「OPENROOM」以來最難堪的是被當作妓女問價,「那時候沒有不開心或憤怒,但令我明白香港的確有很多人對性有誤解。」這些待遇更令她了解到香港性教育的不足。

香港性教育表面 冀 OPENROOM 改變傳統

檢視香港現時的性教育,呀刁認為當中最大的問題是流於表面,她舉例指,香港的性教育仍停留於教導女孩子認識衛生巾等,反而忽視性這重要一環。她認為討論性交並無問題,而男女生亦有需要認識如何避孕及達至性歡愉等。呀刁去年於暑假赴澳洲交流,並想研究當地的性教育。然而教授在她面前開啟了網上性教育資源,並隨即表示性是很平常,沒有研究的必要,令她感受到香港的性教育比其他地方落後。
「OPENROOM」為網上媒體,分享對性的議題,讓大家重新認識性與教育。
種種經歷令呀刁堅持營運「OPENROOM」,希望性教育能在港普及化,「香港人是很特別的一群,表面上對性開放,實際卻不能接受他人光明正大傾談性議題。每當女性談及性議題,他們總喜歡指女性是『係雞係公廁』(是妓女)」。呀刁表示香港很多年輕人都不願以真實身分討論性議題,而「OPENROOM」正正能為他們提供一個匿名討論的平台。

包裝性教育 昐性議題能「入屋」

對於游蕙禎有關年輕人欠缺空間「扑嘢」的言論,呀刁有獨特的看法。她認為游的確道出真相,惟其言論所用字眼並不恰當。她認為,要在香港帶起性議題討論,最重要的是要「入屋」,即能令大眾接受,假若不「入屋」,則難以推廣性教育。
她建議在香港推廣性教育需要包裝,例如不應用「扑嘢」及「爆房」等粗俗的字眼,應盡量使用港人較易接受的中性字眼,如「性行為」及「性空間」等,其後才可進一步討論性議題。她補充,性教育要在香港「入屋」的確有難度,現階段只望港人不歪曲或錯誤理解性知識。現時就讀香港教育大學的呀刁,本以教師為理想,惟接觸性議題後,她決定以推動性教育為己任。她指自己從沒改變從事教育的理念,只是不再局限於校園內。

《San Po Yan Magazine 新報人》

新報人(SPY)是香港歷史最悠久的大學生實驗報紙,以實踐新聞自由為原則;體現不趨附商業利益,不附從政治功利,只為專業學習的存在價值。

留言

教局擬設基本法檢視工具 恐教學為名監察為實

缺乏條例監管 寮屋消防靠自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