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專題

「院舍券」反增支出 長者得不償失

政府預計將於本年首季正式推行長者院舍住宿照顧服務券(#院舍券)試驗計劃。不過,有團體及工會質疑院舍券反令入住私營院舍的長者要負擔更大的費用外,更加劇現時業界工作量及工時過高的問題,反對計劃推行。

計劃要求棄綜援 社工:立壞先例

院舍券試驗計劃分三階段,分別於自負盈虧院舍、「改善買位計劃」院舍及達到甲一級標準的私營院舍推行,針對正輪候資助床位的長者。政府預留 8 億元推出約 3000 張券,長者可自行選擇參與計劃的院舍,但需要先通過安老服務統一評估機制及入息審查。反「院舍券」社工陣線召集人 #陳順意 指,院舍券計劃採用「院費共同付款」制度,即按長者家庭的經濟狀況分級,與政府共同分擔款項,而院舍內的各項雜費及其他護理、復康費用往往都不包含在制度內。換言之,長者要自己額外支付相關款項,「營運商可能會要求長者支付日常雜費,例如冷氣費、尿片費。另外,院舍的增值服務如物理治療、職業治療、複診等費用都要老人自己支付,不能報銷。」
反「院舍券」社工陣線召集人陳順意形容,即使計劃鼓勵坊間安老院舍升級至甲一級院舍標準,也只是將最「地獄」的院舍變得好一點,無助改善長者生活水平。(受訪者提供)
另外,計劃要求參加者放棄綜援。#社會福利署(社署)解釋指,為避免長者享有雙重福利,選擇參加院舍券而同時領取綜援的長者須退出綜援計劃。但陳認為計劃要求長者退出綜援,無疑令長者在生活其他範疇的開支被迫減少。她又指要求長者放棄綜援是先例,以往增設或推出其他長者福利及安老制度時,均沒有這個規定,「長者就算入住資助院舍都可以申請綜援」,她認為計劃要求對長者不公平。

院舍選擇少 私營院友未受惠

70 歲的布婆婆住在屯門的私營老人院。她雖然行動不便,但說話流暢,能自行進食。她經社署的統一評估為中度缺損,即仍有部分自理能力,能在幫助下走動、吃飯、穿衣、清潔自己等,可輪候資助護理安老院。現時資助護理安老院平均輪候時間為 2 至 3 年,但婆婆等候半年,身體情況每況愈下,家人無暇照顧,擔心獨留婆婆在家出現意外,終決定入住私營老人院。
布婆婆現時依靠家人支付院費,根據院舍券入息審查標準,布婆婆一家只能得到最低 3000 多元的資助額度。孫女覺得計劃院舍的選擇有限,而且婆婆已經習慣正在居住的院舍環境,故不考慮參加計劃,「入息審查計算家庭收入,我們得到的資助不會多,既然要支付差不多的價錢,不如在私營市場選擇環境更好的院舍。這個計劃可能只有少數獨居而未入住院舍的長者能受惠。」
表 1:「院舍券」計劃院舍、政府資助院舍及私營院舍的收費及服務對比(新報人製圖)
取消分級減成本 反添前線壓力 2005 年,政府宣布取消以往的五級院舍分級,變成只有護理安老院及護養院兩級,並以主張「持續照顧」,讓長者不必因身體變差而轉換院舍。不過未來推出院舍券計劃後,或會出現兩級「合而為一」的情況。#社區及院舍照顧員總工會 秘書 #鄭清發 表示,由於計劃只包括護理安老院,變相將不同程度缺損的長者均分配到同一等級的院舍,無疑令本已模糊的院舍分級制度進一步失效,院方不能針對有需要的長者作出合適的照顧。「護養院宿位成本是每月兩萬多元,政府支付$12,000,要院舍兼做護養服務,政府省了錢,但需要護養服務的老人家得不到應有的服務。」鄭指出照顧重及中度缺損的長者兩者需要的資源不同,形容護養院與護理安老院的級數「差天共地」,護養院的人手和設備是「半間醫院的程度」,護理安老院不能相比。
安老事務委員會主席林正財曾於 2016 年 6 月表示院舍券可以鼓勵院舍提升服務質素,從而讓長者接受較佳服務。但鄭清發反駁指,「如果長者身體差至一個程度,他應該是住護養院。但為甚麼(政府)不是(安排)資助護養院,反而安排他們去低幾個級的私營甲一級院舍?」。他斥政府聲稱給長者輪候之外「多一個選擇」,但所謂的「選擇」卻比本來差,其實只是讓輪候院舍有更多人手照顧而已。

欠人才培訓 治標不治本

社署回應指參與試驗計劃的服務機構、人手及過往服務記錄上均能達到社署指定的要求。但鄭清發直言,就算是達到政府標準的高度照顧院舍,高峰時期也會出現 1 個照顧員對 60 個老人家的情況,更遑論院舍券中的標準規限較寬鬆的甲一級院舍。根據社區及院舍照顧員總工會 2014 年的調查,基層安老院護理員每年的人手流失率是 25%。鄭指不合理的工作量令人手短缺嚴重,「這十年時間(政府)不曾檢討人手比例。院舍照顧模式改變,人手卻沒有改變。」鄭以現時政府支付「療養費」予護理安老院照顧身體逐漸變差、需要療養服務的長者為例,指出社署對於院舍得到資助後有否增加員工人手,一直沒有確實數字,指出社署未能監管院舍得到資助後有否增聘人手,令他質疑張建宗於網誌中提及「錢流入私營市場能吸引院舍提升質素」的說法。
鄭清發又認為政府推出院舍券計劃只是政府不願承擔責任的做法。他續指長者照顧問題核心在於政府沒有長遠而有系統的政策培訓人手,「很多人讀培訓局課程後,進入院舍工作不足一年就離開行業。他們向我們反映課程所教的規則和真正工作完全不同,好像另一個世界,所以就算再培訓出來的人也不會留在這一行。政府是對這個行業放軟手腳,只等輸入外勞。」
安老院條例於1995年立法,規管院舍的人均居住面積、人手比例等,但各界質疑10年前的法律是否到今天仍然適用。

《San Po Yan Magazine 新報人》

新報人(SPY)是香港歷史最悠久的大學生實驗報紙,以實踐新聞自由為原則;體現不趨附商業利益,不附從政治功利,只為專業學習的存在價值。

留言

員工揭弊遭報復 告密者欠法律保障

放下鏡頭 由香港攝影師看香港攝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