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下鏡頭 由香港攝影師看香港攝影

數碼攝影日漸普及,只要手執一部智能手機,抬起手一按,眼前美景便已「攝錄在案」;再多按數個鍵,「佳作」便隨即發布在社交媒體上,讓大眾仔細鑑賞。面對人人都能當上「#攝影師」的趨勢,有專業攝影師憂慮行業專業性不再,帶來惡性競爭;亦有攝影師認為科技進步有利行業轉型,助本地攝影師生存。

數碼相機普及化 業界憂損專業度

業餘攝影師黃莉娜認為攝影「平民化」是好事,能讓更多人享受攝影的樂趣。
現在的智能手機均內置拍攝功能,更有不少應用程式具備特效、調色等工具作輔助。只要「一機在手」,你我都能成為攝影大師,拍出幾十張漂亮的照片,與專業攝影師細心拿揑光影原理拍攝,換來一幅作品的境況截然不同。曾以「#綠茶卷蛋極光」奪得西班牙網站最佳旅遊攝影比賽冠軍的業餘攝影師 #黃莉娜 樂見攝影日漸普及。她坦言,自己是因為數碼相機的出現,才逐漸接觸攝影,又認為數碼攝影的便捷鼓勵更多人接觸攝影,讓攝影技術不再局限於一小撮專業人士手中,上班族也能在業餘時間享受攝影的樂趣。
舊式菲林相機依靠攝影師親手逐步操作,與現時的數碼相機一按即拍截然不同。
然而,資深攝影師 #沈嘉豪 卻感嘆數碼相機普及化令攝影過程變得簡單,讓人們忽略攝影術背後的原理,「以前的菲林相機不能預覽成品,因此由燈光以至場景細節都會有很多考慮。」他又擔憂攝影行業逐漸失去其專業性,「數碼相機的出現令每個人都不會失手,當客人認為自己有能力去拍攝時,還會找專業人士嗎?」

市場無收費水平 憂成惡性競爭

資深商業攝影師程詩詠指拍攝器材高昂,現時攝影師的工資難以負擔,建議香港制定收費水平。
隨數碼攝影興起,大量新晉攝影師入行,讓攝影市場受到衝擊。資深商業攝影師 #程詩詠 指年輕攝影師叫價過低,讓現時攝影師工資與器材成本和維修費用不成正比,造成惡性競爭,「行業都用最低廉的價錢去聘請攝影助手,起薪點只有六、七千元,甚至有公司會要求自僱,所以年輕人會覺得在臉書開一個專頁接散工比當一個傳統助手好。」他建議香港攝影業仿效紐西蘭,建立公會制定收費水平,每位攝影師均須入公會,防止惡性競爭。他又強調若業界也不尊重自己的工資,香港攝影路會很難走下去。
然而,商業攝影師 #CYHON 對制定收費水平有所保留。他認為攝影師的收費一向較為浮動,難以設定標準劃一收費水平,又擔心對新入行的攝影師不公平,「有不少新人透過免費或低價攝影而收集不同經驗,制定收費水平變相扼殺他們的學習機會。」

社交媒體展新領域 港攝影師樂觀看未來

榮獲「2015年索尼世界攝影大獎」的攝影師 #李偉信 認為,社交媒體將成為本地攝影業轉型的一大推手。他表示,隨攝影和社交媒體的普及,新晉攝影師能透過社交網站輕易發表作品,提升知名度,如其攝影專頁至今已有接近三萬個讚好,更成功於上年出版了個人攝影集,強調網絡將會是協助香港攝影師生存的新領域,「更多人接觸攝影,更多人去留意我的作品,這何嘗不是個發展攝影的好機會?」
CY HON亦對香港攝影業的未來感到樂觀,「一個好的創作需要很多時間,現代年輕人有較多的時間和金錢,可以造就創意和藝術的發展。」他又期望本地攝影業界能順應科技發展逐步轉型,「攝影師不能害怕時代帶來的轉變,雖然有很多專業開始消失,但要進步就不能保留。」

《San Po Yan Magazine 新報人》

新報人(SPY)是香港歷史最悠久的大學生實驗報紙,以實踐新聞自由為原則;體現不趨附商業利益,不附從政治功利,只為專業學習的存在價值。

留言

「院舍券」反增支出 長者得不償失

九巴脫班率創新低 實際情況仍嚴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