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

「是咁的,我喺高登寫故寫到出書」 -網絡作家 羊格

近年,在 #網上討論區 連載盛行,不少反應熱烈的作品更獲書商邀請出書,甚至拍成電影。 網絡人氣作家 #羊格 擁有約三年的「寫故」經驗,其作品更於去年書展出版成實體書。儘管他曾經感到很大壓力,甚至萌生放棄念頭,但他坦言會繼續寫作,「畢業之後都想繼續,當娛樂一下吧。」

醉心寫作 無懼反應冷淡

羊格是大學四年級生,架上眼鏡,樣子老實,看樣子實難想像他能寫出幽默又精彩的作品。他已在網上「寫故」 約三年,目前他已創作了超過 10 個故事。他的小說更曾得到出版社的青睞,為其推出首本實體書——《#教畜》。

他憶述自己在大學一年級時因感生活苦悶並無所事事,加上自小喜愛寫作,便「膽粗粗」開展了以「羊格」 為筆名的網絡創作生涯。提起自己首篇作品,他笑說當年的處女作可算是慘遭滑鐵盧作結,「那時候僅有 3 個讀者有追看,高峰時都只有 5 個。」但當時他沒想過放棄寫故, 「可能是有股傻勁,覺得只要繼續寫,就會有人看到。」

問及他寫作三年以來的心得,他認為網絡小說要成功吸引人,標題與內文的首數百字最重要,前面的部分做得不好,後面有多精彩也沒有用。「改標題的話,我慣常做法是裝成討論帖,雖然這做法會被批評,又或者加一些『有甜』(暗指含有色情成分)、『有女』的字眼,反應真的 會大很多。」羊格偏愛寫作搞笑的故事,「寫搞笑的故很開心,因為當你能逗到讀者笑,會有成功感。」但他直言創作搞笑成份多的故事並不容易,笑點亦比哭點難創作,需要十分著重情節的鋪排。他喜歡看周星馳的喜劇偷師, 閒時亦喜歡到家附近的屯門海傍邊喝酒邊思考。

在「講故台」(討論區內發表網絡小說的分區)浮沉了一段時間後,他終於憑《我去左幫個學生妹上門補習》這個「甜故」獲得討論區網民留意,他直言感到這個令他一炮而紅的作品已和他的名字掛勾。但他苦笑稱自己未來不想再利用色情成分吸引讀者,「這個故事的確較多人認識和喜愛,但我不太滿意,始終『甜故』不是我想要的東西。」

成功滋味 卻感壓力日增

2015 年,羊格的網絡連載小說《是咁的,我係間中學到做緊教畜。講起我就嬲喇 ......》大受好評,作品更獲伯樂賞識,安排於書展正式出版成實體書《教畜》。他指最初與書商接觸時有點害怕,擔心是否要自資,又或是商業陷阱。但後來經過商討,知道計劃可行,就決定放膽一試。 他直言第一次出書很緊張,各方面也想做到最好,令自己有很大壓力。而且書商對他作出邀請時,故事尚未完結,這亦令他擔心在籌備過程中故事會「爛尾」(結局不如人意),幸好最後出書尚算順利。

他憶述在書展的第一天,自己在攤位旁邊偷偷視察環境沒有露面,只是靜悄悄地簽了十多本書放於攤位售賣。羊格直言很滿意銷情,但事後開始感受到網上輿論壓力,「就好像有 1000 個人看你的作品,總有幾個會批評你。」 他指,一開始聽到負面評價會感到沮喪,但後來能樂觀面對,「因為沒有批評更恐怖,沒有批評的話等於沒有人留意你。」羊格現時推出新作皆能得到超過 200 個「正評」,但他強調並沒有覺得自己因而成名,「成就感固然有,但仍然有進步空間。」

羊格於 2015 年書展推出的首本實體小說 《教畜》,反應熱烈。

曾考慮封筆 朋友支持成動力

對羊格而言,最艱難莫過半年前於 #高登 討論區連載《我夠膽講,無嘢痴線得過要去追個文青女仔》的日子。當時文章頗受好評,但後來因現實生活不如意,令他曾萌生放棄念頭,故事亦一度「爛尾」。不過,這段往事似乎影響他頗深,他亦不願再多提起。

幸好,他笑幸得到身邊有位「不知情」下的支持。 他笑稱自己有位朋友很喜歡看「講故台」的小說,而且是他的作品,「那時候有個朋友一直很喜歡我的作品,但他不知道是我寫的。後來他知道了,既驚訝又失望,他接受不到身邊的我竟然是他一直支持的作品作家。」但這位 朋友之後亦多番鞭策他,迫他出文,成為了他繼續創作原動力。他現時已於 #LIHKG 討論區重新開始連載同一個小說,「朋友支持真的很重要,身邊的人都叫自己繼續寫。」

除身邊好友外,他亦想感謝一眾網民。在他停止創作的半年期間,有很多網民私訊羊格的社交網站,問候他為何不繼續寫作,有鼓勵他繼續下去。「真的很感動,竟然有人記得自己,因為我預期沒有人記得我,就這樣淡出不再寫作。」

羊格於首本實體小說 《教畜》內的自我介紹。

網絡不受限 樂與讀者互動

羊格認為網絡小說與傳統小說有很大分別,傳統小說贏在文筆,很重視文學與感覺,但網絡小說贏在趣味與創意,較重視情節、節奏與劇情,因為若故事不吸引,讀者就會馬上「棄故」。他指市場對兩者觀感都不一樣,有不少人認為因為網絡小說在網上可以免費閱讀,所以令人覺 得購買實體書不值,但他認為不能如此衡量,因網絡小說 出版成實體也是對網絡小說作家的支持與肯定。他亦指,高登討論區的講故台就像木人巷,「高手雲集」,自己平常也很愛看其他作者的作品。

羊格亦認為在創作網絡小說連載過程中,與網民互動是很重要的一環。他坦言初寫作時很怕流失讀者,因此故事走向容易受讀者意見影響。但他後來明白「百貨應百客」,無法滿足所有人的口味,「就當他們是在茶樓隔壁桌討論,不再會太注意他們的講法,即使要改都只會改變 一下細節,大綱就不會了。」他亦喜歡與讀者溝通互動,「我生日的時候希望他們跟我說生日快樂,他們真的會祝賀我,很有趣。」

即將大學畢業的他與一般大學生想法相約,未來首要目標仍先希望先找到工作,但他不會放棄寫作,「網上寫故是輕鬆的,雖然不能賺到三餐,但都賺到個下午茶,當娛樂一下吧!」

 

《San Po Yan Magazine 新報人》

新報人(SPY)是香港歷史最悠久的大學生實驗報紙,以實踐新聞自由為原則;體現不趨附商業利益,不附從政治功利,只為專業學習的存在價值。

留言

武術改革盼傳後世 新舊兩派各有方法

「垃圾」構建農莊 實踐再用原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