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專題

大專食堂免牌免記分 規管罰則欠統一

早前香港浸會大學學生會因校方與衛生欠佳的飯堂續約而發起食蟲抗議行動,引起社會對大專院校食堂衛生的關注。根據《食物業規例》,大專院校食堂不包括在「食物業」一詞的釋義中,故無須申領食肆牌照,亦不受該規例規管。有大學學生會批評政府和校方的食堂監管被動且透明度低,甚至需學生主動要求才成立投訴跟進小組。立法會議員亦促請政府重新審視監管院校食堂食物安全的機制。

大專食堂免違例記分制 食物頻現昆蟲

現時所有持牌食物業處所都有「違例記分制」,若食肆的違例分數達指定數字,便會被吊銷牌照或暫時停牌。不過大專院校食堂獲豁免牌照,不在「違例記分制」之限下。香港浸會大學食堂「浸大食坊」近年多次被學生投訴食物內發現有蟲,食物安全及質素屢受質疑。香港樹仁大學亦曾出現類似情況,有學生去年十二月在校內飯堂發現飯菜中有體積約一毫硬幣大的昆蟲,進食後感不適要送院檢查。
立法會議員黃碧雲質疑各院校現有的膳食管理架構對保障學校飯堂質素是否夠力。
立法會食物安全及環境衞生事務委員會主席黃碧雲認為在沒有發牌和扣分制度之下,食物環境衛生署巡查和檢查的密度是關鍵。「其實食環署有定期派人巡查院校食堂,但估計巡查和檢控的次數不多,就算真的提出檢控,罰款亦很少,根本沒有阻嚇力。」然而,食環署並無備存巡查大專院校食堂次數的相關數字,因此未能查證。

院校自訂罰則 學生:規管被動欠透明

浸大學生會內務副會長蔡嘉禧曾於校內食堂購買的早餐內發現有蟲並致電食環署投訴。食環署接報後隨即派人檢查,但事後並無公布檢查結果,最後不了了之。蔡直言政府和校方在管理食堂上都較被動,「發生投訴事件後,學校、食堂和學生代表三方的跟進及處理小組是由學生代表主動提出組成的。」他表示政府和學校都有責任主動交代檢查結果和成立小組跟進。
樹仁大學學生會內務副會長王俊喬亦斥校內飯堂衛生情況一直欠佳,但學校規管和監察食堂的機制透明度極低。他不滿校方沒有向學生諮詢意見,使用「私下邀請」的方式決定承辦商,又自行決定對飯堂的監察和合約,更拒絕公開合約內容及罰則明細。學生只能在每年舉行一至三次的飯堂交流會上發表意見,沒有任何決策和投票權,令學生難以參與食堂管理事務。
樹仁學生會內務副會長王俊喬斥餐具的衛生情況欠佳,直言「看到也沒胃口。」
浸大膳食附屬委員會主席麥勁生教授承認首次聽聞學校食堂毋須申領食肆牌照,但透露合約內有對食堂衛生列明罰則,明確指出每次在食物發現外來物質(例如昆蟲、鐵釘等),30 日內首次發現要繳交約 2,000 至 3,000 港幣的罰款,第二次發現罰雙倍,如此類推。麥直言校方已做了該做的事,不能判別罰則足夠與否,也不敢言有阻嚇作用,只歡迎學生指出不足的地方。蔡嘉禧批評罰則沒有阻嚇力,斥 30 日的期限過短。

食環拒解釋免牌原因

浸會大學學生會內務副會長蔡嘉禧批評政府和校方在管理食堂上都較被動,又指合約內定立的罰則沒有阻嚇力。
黃碧雲指暫時未了解院校食堂不被納入「食物業」的原因,但認為規管不統一有機會出現漏洞,「現時規例沒有包括學生飯堂。雖然沒有牌照但仍有客人光顧,與普通持牌食肆無異,若不受規管可能會存在灰色地帶。」她坦言要先對免牌的原因作全面評估,了解免牌是否其中一方的訴求,假如學校和政府未能在規管機制上達到共識,便可能要發牌規管。蔡嘉禧雖支持校內食堂申牌,但對成效不感樂觀,「發牌規管是好事,能給食堂更多壓力自我規管。但大公司食肆擅長隱瞞、推卸和利用法律漏洞,因此可行性很低。」
食環署未有正面解釋「食物業」內不包括大專院校食堂的詳細原因,亦沒有文件記錄原因。只稱會定期派人員巡查專上院校食堂,以檢視其環境衛生及食物安全措施,並會向其負責人提供食物安全及衛生知識的教育。如發現食堂違反食物安全或環境衛生的相關法例,會考慮向有關食堂的負責人提出檢控及通知專上院校管理部門跟進。

議員倡學校政府立通報機制

現時政府沒有相關指引供學校與食堂和承辦商訂立合約時作參考,政府與學校之間的恆常通報機制並非必須。黃碧雲建議政府重新審視食環署確保學校食堂供應食物安全的機制,「不單政府要加強監察力度,學校也要主動成立嚴格的管理機制。除此之外,學校可與食環署設立通報系統,讓其更易掌握食堂情況。」她續指,「規管要做到完善,便要雙線進行,學校要主動,食環亦要勤巡查。」她又建議學校主動設立膳食委員會,鼓勵校方和同學積極參與討論定立衛生準則、食物質素、管理服務等事務,校方亦可考慮參考「違例記分制」和借鑑食環署巡查項目去作定期檢查,從而在現行政策下完善食堂管理機制。

《San Po Yan Magazine 新報人》

新報人(SPY)是香港歷史最悠久的大學生實驗報紙,以實踐新聞自由為原則;體現不趨附商業利益,不附從政治功利,只為專業學習的存在價值。

留言

染海無邊 新舊染業的未來

萬綠叢中一點紅 女工程師獨當一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