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

萬綠叢中一點紅 女工程師獨當一面

香港女工程師寥若晨星,渠務署排水工程部的高級工程師鄭雅思巾幗不讓鬚眉,正負責香港近年最大型工程項目。從被歧視到受尊重,入行17年的她見證地盤變得男女平等。

從小立志 盼能建設美好世界

在父親的薰陶下,鄭雅思從小便對建築行業充滿憧憬。童年時,父親經常與她到山頂遊玩,「爸爸會指出由填海得來的地,又會介紹新興建的建築物,教導我人和世界都在不斷進步」她一臉懷念地說。因此,她自小便認為一個地方不斷進步、建設和改變,會令世界變得更美好。

長大後,鄭雅思的理科成績優異,順理成章於大學選讀土木工程學系。父母對其選擇態度兩極,父親認為她能一展所長,十分支持她投身工程界,惟其母卻擔心女兒於地盤工作時曬黑皮膚影響儀容外,更害怕她會發生意外。「因此我會用行動證明自己有能力照顧自己,做足安全措施,更會於工作前把戴上頭盔的照片傳給媽媽,令她放心。」她更笑言工餘時亦會與同事分享護膚心得,平日亦會做足防曬準備,盡顯女性愛美一面。

鄭雅思直言「跑馬地地下蓄洪計劃」是她曾經負責的項目中,最具挑戰性的大型工程。

剛入行遭歧視 見證女性漸受尊重

鄭雅思在九十年代尾入行,當時在地盤前線工作的「老行尊」思想傳統,而且很少與女性合作,因此十分忌諱女性在地盤出現。加上當年女工程師的數目屈指可數,大概只佔行業百分之一,令不少工人對女性產生偏見。她首次到地盤實習時,亦曾遭到歧視,「地盤工友一看見我,便馬上收起工具。除了忽視我,還有意無意地說出奇怪的話:『百無禁忌,今晚還要賭馬。』」

儘管於地盤初體驗中受盡歧視,鄭雅思的臉上卻掛著一絲笑容,並不介意分享曾被歧視的經歷。她續指現時愈來愈多女性投身工程界,地盤工人與女性相處的機會增加,「見慣見熟」後便沒有再出現以往歧視的情況。她更稱讚男工程師很有紳士風度,對她照顧有加。「初入行時需要到地盤前線實習,負責指導我的師傅會特意叮囑地盤『幫辦』(督察)好好照顧我。現在男同事亦會協助我『爬上爬落』,確保我不會受傷。」

虛心接納意見 發揮所長團結下屬

工程界看似由男性主導,鄭雅思卻認為男女各有所長,可以各司其職。「在地盤工作,工程師需要同時具備硬技能和軟技能。男工程師處事比較果斷,一般較擅長決策;女工程師的語文和表達能力強,而且心思細密,更能團結工友。」

在近期渠務署大型工程「跑馬地地下蓄洪計劃」中,鄭雅思除負責監察工程的進度,有時更要擔當項目代表,招待到訪的政府官員和承辦商,以及外地訪客,更要和傳媒保持良好溝通。女性表達能力較好的優勢,讓她較男同事更能勝任此工作,輕鬆應付。

渠務署排水工程部高級工程督察梁永年(年幫)與鄭雅思同期入行,一起工作近17年,見證她一步一步攀升至高級工程師。他讚賞鄭雅思「十分體恤下屬,令工地的工作氣氛良好,員工更能團結。」鄭雅思面對員工的意見,亦會虛心接納,「一個工程的成功,不取決於我個人的管理能力,而是在於大家的合作和共同努力。」

鄭雅思十分健談,會主動與下屬聊天,令工地氣氛變得和諧。

在職母親工作繁忙 堅持抽空陪伴兒子 

縱然工作繁忙,身為母親的鄭雅思亦會在百忙中抽時間陪伴七歲的兒子。她更創出一套獨特的上班時間表-「朝六晚六半」。為了能準時下午6時半下班,她會在清晨6時提早到達辦公室開始工作,為的就是回家陪伴兒子吃吃晚飯、檢查他的家課,並在兒子就寢前對他講床邊故事,享受親子時光。

鄭雅思指兒子對她的工作非常了解,笑言會對兒子作「洗腦式教育」,不斷向他詳細講解自己的工作。兒子在學校向老師和同學介紹母親的工作時,更能說出「媽媽的工作是防止水浸」。鄭雅思亦會帶同兒子出席工作場合。渠務署公關組的Candy和鄭雅思合作多時,經常感受到鄭雅思對兒子的愛,「男工程師較少會和家屬一起出席政府舉辦的工程嘉年華會,Ellen(鄭雅思洋名)則每一次都會帶同兒子出席。」

Candy認為鄭雅思的語文能力佳,特別是普通話,能與到訪的內地官員和承辦商有效地溝通。

《San Po Yan Magazine 新報人》

新報人(SPY)是香港歷史最悠久的大學生實驗報紙,以實踐新聞自由為原則;體現不趨附商業利益,不附從政治功利,只為專業學習的存在價值。

留言

大專食堂免牌免記分 規管罰則欠統一

生涯規劃換湯不換藥 偏重升學就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