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專題

生涯規劃換湯不換藥 偏重升學就業

在新高中學制下,教育局着力推動生涯規劃,包括自2014/15學年起向每間學校提供50萬津貼,以改善傳統的升學就業輔導。有組織指有學校仍側重於升學和就業,未能達至較宏觀的生涯規劃理念。

升學就業需要迫切 成生涯規劃重點

生涯規劃並非等同升學就業輔導,根據教育局的《中學生涯規劃教育及升學就業輔導指引》,升學就業輔導是指透過提供事業教育及諮詢,幫助學生作出其升學及工作的抉擇。而生涯規劃則強調整全地規劃一生,包括工作、學習、人際關係和閒暇等範疇。
教育局於2009年高中課程指引中,指出升學就業輔導的重要性。其後於2014年推出《中學生涯規劃教育及升學就業輔導指引》後,才由提供升學就業輔導轉化為提供生涯規劃教育。香港社區組織協會幹事王智源指,現時學校的生涯規劃仍側重於升學和就業方面,認為情況只是「換湯不換藥」。
香港教育專業人員協會組織部主任田方澤批評教育局於制訂生涯教育框架時,本身側重在升學和就業方面,「教育局的生涯規劃支援網頁主要都是升學、就業資訊,而給予教師的講座亦只是升學的考慮」。他形容做法「奇怪」,不明白為何生涯規劃只側重職業,而忽略其他人生範疇。
田方澤認為部分性向測試最終只引導學生選擇不同職業,反映生涯規劃仍是職業主導,忽略其他範疇。
就讀香港培正中學五年級的許同學亦同意校內的生涯規劃側重升學和就業,認為「學校應先引導學生尋找實踐的價值,然後才選擇升學和就業方向,並告知學生更多規劃未來的選擇和組合,例如修讀學士時科目可與未來職業無關,修讀碩士時再學習與職業相關的科目。」向學生建議更多元的方向。

傳統思維所限 少談非主流概念

田方澤指學校面對家長的壓力、老師甚至社會的傳統思維等局限,皆令生涯規劃與升學就業混為一談,校內甚少討論如「斜號青年」(即沒有單一職業,同時以多種技能謀生的人)、休學年、工作假期等新觀念。他質疑生涯規劃的方向「究竟是迎合社會主流的教育,還是鼓勵學生去思考人生可以大放光彩的不同方向呢?」
田又認為學校需進一步讓學生對自己的事業方向以至人生有深刻的反思,「面對現今瞬息萬變的社會,生涯規劃更應着重培養學生判斷和反思的能力,讓他們能有『眼光』選擇未來的方向。」
顯理中學升輔主任張志良(左)及升輔副主任劉敦(右)指家長與學生的志向相違,使生涯規劃難以推行。
香港樹仁大學輔導暨研究中心輔導心理學家黃家盈認為現今生涯規劃尚未成熟,學校應加強培訓老師和教育家長生涯規劃中長遠規劃的理念,及培育學生自我管理等,有助完善整套生涯規劃教育。

校本推行方式各異 成效參差

教育局指學校可按學生需要及校情,以校本模式推行生涯規劃教育,亦已發出相關通告和指引,供學校參考並完善規劃。局方建議學校應在初中著重自我認識及發展元素,而高中則可漸次加強事業探索及規劃,讓學生為投身社會作準備。惟王智源批評教育局只提供生涯規劃的框架予學校參考,令各校推行的重點和形式有異,「好聽就是百花齊放,不好聽就是各自各做,有些(學校)可能會亂來。」
王以學界使用性向測試為例,質疑協助學生尋找興趣、升學甚至工作方向的成效,「人的性格並非答一些問題的量表可以得知,(同學)可能甚至故意或容易答一些socially appropriate(符合社會期望)的答案。」學友社學生輔導中心總幹事吳寶城則認為性向測試只能作引導學生尋找自己興趣的參考,「提升他們認識自我的動機才是最重要」,否則做再多的測試學生也不明白其意義,結果只是徒然。
王智源認為教育局應就生涯規劃訂立課程大綱,向學校具體描述應如何推行,縮窄學校間的差異。

課時不足 生涯規劃欠持續性

循道衛理聯合教會李惠利中學校長張欽龍和顯理中學升輔副主任劉敦坦言,因升學和就業比較逼切,於生涯規劃課程上着墨較重。而其他人生範疇、價值觀培養則盡量透過生命教育(或稱心智教育)補足。
吳寶城亦認同礙於學科課程繁重及課時不足,學校在有限時間下往往只能滿足學生的即時需要。就讀九龍華仁書院中三級的王同學同樣指出校內的生涯規劃簡單,欠缺持續支援,「只有數堂便完了,即使對某工作有興趣也不知可以怎樣做。」
李惠利中學校長張欽龍 (右)及升輔主任羅嘉欣(左)指推行生涯規劃難免會加重老師的工作量,期望教育局能讓學校增加人手。

《San Po Yan Magazine 新報人》

新報人(SPY)是香港歷史最悠久的大學生實驗報紙,以實踐新聞自由為原則;體現不趨附商業利益,不附從政治功利,只為專業學習的存在價值。

留言

萬綠叢中一點紅 女工程師獨當一面

港人維修欠門路 推廣維修靠民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