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政

外判制度「價低者得」 清潔工待遇遭忽視

關懷貧窮學校於昨日舉行「5.1勞動節向清潔專員致敬」行動,冀喚起大眾對外判勞工權益問題的關注。外判清潔工待遇一直受到忽視,公私營企業卻以外判為由置身事外。有關注組織指出,政府聘用外判公司時往往「價低者得」,致使清潔工人被壓榨。

「價低者得」定律 難走出最低工資死胡同

全叔(化名)於康文署轄下公園內的公廁擔任清潔工,朝七晚四,有一小時無薪飯鐘。他形容該區廁所人流頗多,經常忙得不可開交,但薪金仍只得最低工資。
政府以公開招標形式聘用外判公司,參考政府文件,審核準則包括公司的技術、價格等。新福事工協會關懷貧窮學校事工統籌趙日輝指基於「價低者得」的市場定律,即使政府有考慮不同因素,最後亦難免以價錢作決擇的主要準則。在如此的市場環境下,若外判商要「賺到最盡」,只好壓榨底層的外判工人,支付最低工資去賺取最多利潤。
新福事工協會關懷貧窮學校事工統籌趙日輝指,基於「價低者得」的市場定律,政府最後亦難免以價錢作主要考慮因素。

工友缺乏議價能力 因合約制淪為「人球」

政府標書合約期以兩年為單位,即每兩年就會招標一次。全叔入職三年,一年後他在現時任職的外判公司將會約滿,對於將來何去何從,他無奈笑道「到時再算。」

趙日輝指這是不少清潔工友面對的問題,普遍工友知識水平較低,合約制更是進一步剝削他們的議價能力。趙又表示,「若工頭換了人,新工頭又可能會找跟自己相熟的人來工作」舊工友因而可能在沒選擇的情況下,被安排到另一處工作,甚至失業,此類個案屢見不鮮。
外判制度衍生的問題繁多,工友不時被拖欠薪金,工作環境亦欠佳。

工作環境堪憂 私人財物欠保障

待遇不一是外判制度內常見的事。趙日輝舉例指,有外判商未有在轄下工作地點劃一設置飲水機,以致部份工友需自行掏錢買水;又因儲物櫃數量不足,部份清潔工沒有空間擺放物品。全叔沒有任何休息間或儲物櫃,平日隨便找個地方拋下袋便更衣上班。

有外判商未有為清潔工提供足夠休息空間,工友只能到公廁後方或後巷稍作休息。

望大眾正視外判㢢病 盼由政府帶頭做起

趙日輝認為外判制度不是只有一面倒的壞處,因職場上有不少實際情況,均需要聘請相關專業人士。趙強調問題在於制度衍生如「價低者得」的挑選標書準則的情況。他指民間雖有不少工會關注外判工權益問題,但奈何「資源少便聲音少」。他認為政府並非看不見外判工的實際遭遇,而是「知道問題但不敢去重視」。他希望政府能夠以身作則帶頭行動,改善現時外判風氣及工友權益。

《San Po Yan Magazine 新報人》

新報人(SPY)是香港歷史最悠久的大學生實驗報紙,以實踐新聞自由為原則;體現不趨附商業利益,不附從政治功利,只為專業學習的存在價值。

留言

社區互助經濟 區議會支持不足

辛酸背後 清潔工的另一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