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手造書蘊藏文化寶藏 揭頁間讀出温度

書的靈魂固然是其內容,但書本的用料、裝幀亦同樣講究,甚至背後隱藏著另一個大眾不曾 留意的故事。人手造書曾是製作書本的唯一方 法,惟機械盛行,令書本與製作環境及閱讀文 化的連結漸漸淡化。不過,香港仍有不少人以 各色各樣的方法,讓手造書重新受大眾關注。

製作講究 中西手造書大不同

手造書的製作非常講究,大至書脊形狀,小至釘裝用線,皆藏有巧思。而不同的釘裝方法亦影響書本的耐用程度。隨使用的物料、釘裝手法及書本外型,手造書分有不同種類,而本港的手造書大致可分為中式和西式, 中式手造書較為軟身,相反西方的書身則較硬,多以硬皮作封面。

細節看出地方文化與歷史

現代為方便依靠機器生產書籍,卻忽略了手造書的文化意義。香港歷史博物館一級助理館長(文物修復) 鍾達志認為,手造書能與製書地點的環境及閱讀文化連結。

正所謂「靠山食山,靠水食水」,古人造書亦然。 鍾達志指造書材料會影響製作書籍的物料,因「造紙的材料必須要在當地可得到。」。以前中國人造紙運用較 幼細的器具,如竹絲所造的抄紙器,故製造出的宣紙較柔軟、纖薄,以此製書,書身亦會較軟。而西方造紙術雖由中國傳入,但材料及造紙器具不同,其抄紙器用金 屬線所造,故其紙張較厚且硬,因此西式手造書較中式「硬淨」。

香港歷史博物館一級助理館長(文物修復)鍾達志 認為手造書比機器生產更易加入個人化的裝飾,如封面 的壓花、燙金等。

鍾達志指中式手造書較柔軟,可見中國人習慣豎讀,古人亦喜歡邊走邊讀,「柔軟的書身可以捲起來逐行閱讀,亦方便人拿着」。而西方的人習慣橫讀,故西式手造書多以硬皮作封面,有助「挺起」整版紙,方便讀者閱讀。

機械勝於方便 手造書價值不容取締

機器生產的出現,令人手製造書本逐漸被取代,書籍修復導師兼東華三院文物館文獻修復主任黎鎮英指, 手造書製作需時較長、材料亦較貴,不及機器生產般符合經濟效益,故被商業印刷取代,但他認為手造書手工比機器做的更為精細,一般都較為耐用,是機器做不到的技術,「機器造的書以量取勝,而手造書則以質取 勝」。黎鎮英解釋,只有手造書才能讓書本內頁牢固貼在書背上,「機器造的,放久了便容易與書背分離。」, 因此有人會將貴重的內容編成手造書,有些西方家庭更 會視手造聖經為家傳之寶。

書本藝術工作者黃天盈認為,手造書仍有不可取替的價值。她形容,有些材料如宣紙,由於其紙身較薄, 若交予機器印刷,會容易弄破,故需以人手製作。她又 指,一般廠商不接數量少的訂單,「曾有客人希望送一本小說給他的老師,因此來找我。」,黃天盈亦認為, 人手一針一線的裝幀,更能為書本多添一份情感。

大學裝訂部相繼關閉 新人欠實踐機會

東華三院文物館文獻復修主任黎鎮英指,大學內的裝訂部對 培育手造書人材十分重要,惟中大和理大相繼因成本高昂關閉裝訂部。

黎鎮英於香港大學裝訂部出身,他認為大學圖書館裝訂部對培育手造書人材舉足輕重,新人要接觸大量裝訂和修復工作,才會熟能生巧。可惜涉及的機器、工具等營運成本高昂,中文大學及理工大學已相繼關閉其裝訂部,只餘港大繼續營運。

從事古書復修需要額外花大量時間研習和累積經驗,亦十分講求修書者的耐性,黎指,有心力入行的人少之又少,他反問記者「讓你選擇,你會不會做?」。 黎亦表示,有意修書的顧客大多對新人缺乏信心,只敢將珍貴的文獻交給經驗豐富的老前輩修復,令新手缺乏實踐機會。

位於朗屏工廠大廈的造書工場除了是書籍復修導師黎鎮英教導裝訂的課室, 亦是負責八大院校圖書館書籍裝訂的地方。

為推廣手藝出奇謀 憂熱潮過後被遺忘

為保存手造書技藝,黃天盈嘗試在不同渠道推廣。 她會不時開設工作坊,讓公眾有更多機會接觸手造書。 黃天盈更曾把書本裝幀融入藝術品中,「希望引起人們 對手造書的關注。」

書本藝術工作者黃天盈指,書本藝術是以書本為 媒介,表達創作者心思。

黃天盈認為,近年手造書文化在香港開始有起色, 「幾年前想找些手造書的材料、書籍比現今困難得多。」指手造書的保存和推廣在香港正於開始階段。 不過,她擔憂港人只因一時熱潮而關注手造書,熱潮過後便會再次被遺忘。

 

 

古書復修有市場 為手造書留出路

黎鎮英指,現時單靠手造書工藝難以維持生計,「你做到曉飛也沒用」,認為只有古書復修是手造書的出路, 「不少具歷史的私人公司、機構都有頗多的古籍文獻, 甚至帳本需要修復。」

鍾達志亦指,書籍復修工作與手造書的關係非常密切,「你要懂得手造書的技巧,才能將古書拆解、修復再裝訂」。他表示,歷史博物館不時有中外的古書復修專家,互相交流復修技術,而政府亦會投放資源給文物復修辦事處,支持古籍科研工作,認為手造書技術亦能從中得以保存。

中西手造書大不同

中式手造書:

中式手造書多用宣紙,而宣紙紙身薄,只能作單面印刷,因此每版紙對摺後才裝訂。
  • 蝴蝶裝:
    -中國較早期出現的揭頁書,可讓讀者很快揭到想看的頁面。
    -版心(即每版紙的正中位置)向內摺,亦因此造 成有空白版面相間。
    -書背只以糊將內頁黏合,容易出現脫頁情況。
蝴蝶裝
  • 包背裝:
    -版心向外摺,每版均能印有內容。
    -書背與蝴蝶裝一樣被包起來。除以糊將內頁黏合, 還以紙釘加固,減低脫頁情況的出現。

包背裝

線裝:
-可以看到書背。
-版心向外摺。
-線裝書背不會被包起來,可方便觀察書背有否耗損、蟲蛀。而以線裝訂亦比用糊黏合更易修補、重裝。

線裝

金鑲玉裝:
-外觀與線裝書的類似,同樣可以看到書背。
-專用以修補破舊的古籍,古籍的部分因泛黃被稱為 「金」;古籍所依附的新紙部分較白故稱為「玉」。

金鑲玉裝

西式手造書:

西式手造書用紙較厚,可作雙面印刷。
  • 法式精裝:
  • -書脊、兩角都被皮所包裹。
    -書脊為圓脊,有竹節位包裹着穿起內頁的麻繩。
    -工序較為複雜,製造時間較長。
    -現今較常見於法律書的裝幀。

    法式精裝

科普特:
-可以看到書脊線。
-書本打開的幅度較大。

科普特

 

 

 

《San Po Yan Magazine 新報人》

新報人(SPY)是香港歷史最悠久的大學生實驗報紙,以實踐新聞自由為原則;體現不趨附商業利益,不附從政治功利,只為專業學習的存在價值。

留言

新報人 2017-18

拜祭習俗漸式微 手雕神具工藝恐失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