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拜祭習俗漸式微 手雕神具工藝恐失傳

曾經,香港家家戶戶中都會添置神櫃,以安放祖先牌位及神主牌。神櫃的擺位、佈置和製法皆是一門學問,惟現代人越來越少遵循傳統習俗,拜祭儀式可免則免,令這種具有濃厚中國傳統文化的習俗逐漸被遺忘。堅持手製牌位的老師傅亦感嘆行家或轉行或退休,本地雕刻手藝面臨青黃不接的局面。

手雕神具盛極一時 今生意難做

六十五歲的郭一邊是香港僅餘的手工木雕師,十六歲時隨父親學藝入行,從此刻木近 50 載,見證了木雕神具生意的興衰。他慨嘆,認識的老同行,現在不少已轉行 或退休,香港仍會做手工木雕神主牌的師傅只餘數位。

郭一邊五十年來朝十晚七地工作,每星期只休息一天。

郭師傅指,木雕神具曾經盛極一時,「當年日本投降後,香港開始變得和平,很多大企業和老闆都到香港做生意,這行業也是那時最興旺。」。郭師傅憶述,八、 九十年代香港製造的手雕油漆花里木神櫃,剛推出的時候非常受歡迎,但神櫃和神主牌動輒用上三十多年,加上需求量少,所以生意便慢慢減少。

除了量度位置的稿線,郭師傅沒有多餘的準備功夫。一刀下 來,沒有半分猶豫。

郭師傅又表示,現時香港只接受神主牌訂製,從前熱賣的手雕神櫃,皆已全部送往內地製造。而隨著客人的年紀越來越大,生意亦比以往冷清,郭師傅曾擔心行內請 不到香港師傅,難以繼續經營郭記木雕。

神櫃擺放講究 神具開光前後禁忌有別

常見的祖先神位,不但會安放祖先和去世親人的神主牌,還會因應各家庭所需,供奉不同神靈及地主。郭師傅指,一般擺放在家宅的神櫃有三層,最頂會裝設長明
燈,這顆紅色小燈泡有給靈體指示位置的作用。

最基本的神主牌,主要拜土地、天后及灶君。木上黏 上防火板(左)的設計較易製作;木材上塗上油漆(右), 製作則較費時。

神櫃最下通常會安置土地公公,中層則適宜置先人的神主牌及照片,而頂層會擺 觀音、玉皇大帝等神像, 郭師傅囑咐,擺次序絕不能夠出錯。安放神主牌前,要先拜過家中「四角」,即東南西北。安放後,更需時常替換神櫃上的生果和盛著水或酒的小杯,並至少每半個月上香燭拜祭一次。

雖然神主牌涉及玄學,有不少禁忌需要遵守,郭師傅再三叮囑,「不能隨便對待開了光、拜過神的神主牌和神像。」,但雕刻神具的用具卻不在此限,郭師傅解釋, 因雕刻時,神具未開光,僅是一件商品。

製作一個神櫃,需經過花邊雕刻和上油漆等繁瑣工序, 即使他的侄子正在學習雕字繼承技藝,但對於花邊和神像雕刻的承傳,郭師傅坦言恐怕會面對很大的困難。

神主牌與孝道不容分割

香港樹仁大學歷史系助理教授蔡思行指,不少人會認為拜祭先人牌位是佛教的信仰,是迷信的行為,但這文化與中國人「以孝為上」、「慎終追遠」的倫理觀念有密不可分的關係,連通曉四書五經的知識分子也會參與拜祭儀式。

自古以來,中國人深信祖先會到神枱前接受祭品,故會建造祠堂和廟宇,擺放先人的神主牌,藉著拜祭與先人聯繫。

清朝康熙雍正年間,天主教羅馬教廷曾下令禁止中國教徒拜祭祖先神主牌,開始出現「不拜祭祖先」的觀念。但這個文化並沒有因此消失,反在二戰後,人們因工作
而需離開圍村分家,開始在家廳一角擺放神主牌,傳承拜祭祖先的習俗。

郭記雕刻是家族經營生意,郭一邊一家人常在神像神櫃包圍下聊天。

追思先人網上化 「拜祖先」文化漸消失

蔡思行指,科技進步和香港人思想西化是此文化消失的主要原因。智能手機普及化,人們因為依賴科技的便利而變得懶惰,近年香港流行透過多媒體平台,使用 網上拜祭服務,食物環境衛生署推出的「無盡思念」網 站,設立了多於 3900 個紀念網頁,點擊次數超過 66 萬次。蔡指,亦有人會選擇在社交媒體平台發佈帖文悼 念先人,甚至草草留下一句「R.I.P.」,取代整個追悼去世者的儀式。

蔡思行相信,只有祠堂寺廟能繼續傳承安放祖先牌 位和拜祭文化。但在普通家庭中,會擺放祖先牌位的人 應該會越來越少,安土重遷的觀念、香港人與祖先的聯 繫,亦如香燭熄滅前的一縷青煙般慢慢散去。

《San Po Yan Magazine 新報人》

新報人(SPY)是香港歷史最悠久的大學生實驗報紙,以實踐新聞自由為原則;體現不趨附商業利益,不附從政治功利,只為專業學習的存在價值。

留言

手造書蘊藏文化寶藏 揭頁間讀出温度

粵劇新秀「非同」凡響 不畏辛酸留守文化瑰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