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政

港歷史建築過度活化 商業味蓋原貌特色

香港有不少存歷史價值的建築,惟不少被活化使用後都人跡罕至,知名度不及活化以前。有復修工匠認為,政府未能於活化後呈現歷史建築的原貌,有 「為保育抹走真歷史」之嫌;亦有學者認為活化項目未有照顧附近環境,建議港府可參考外國活化經驗,以免令活化計劃淪為發展商牟利手段。

翻新也要顯舊 過度活化失風貌

人稱「古蹟醫生」的復修工匠王鴻強曾協助復修西藏布達拉宮,他認為替歷史建築翻新時,不宜改建得過於現代化,更謂「新(物料)也要把它弄得舊一點。」 他感嘆香港不少歷史建築在活化時因換了材質、顏色, 令其失去原有風貌,如前身石硤尾邨第 41 座的美荷樓是碩果僅存的 H 形 6 層徙置大廈,惟活化後鐵閘被換成一般木門及玻璃門窗,再不像屋邨大廈。

美荷樓保留公共空間,但活化後旅舍大部分都是現代化的玻璃門窗。

投標價低於成本 發展商買名聲做生意

王鴻強認為令活化計劃失敗的主因在於投標制度。 他稱港府現時採「價低者得制度」將活化工程外判,中標者還要將約 18%所得撥款用作顧問費,故營運商大多 會在工資及材料方面節省開支。他亦曾多次以成本價投標,但每次均失敗,「我已是提供沒有錢賺的價錢都投不到,可想而知那些發展商用的材料多差。」

香港大學建築文物保護課程學部主任及古物諮詢委員會前委員李浩然博士亦指,曾有發展商以低至港幣一元投標,想買去該歷史建築的名聲做生意,「政府這才意識到制度有問題。」他續稱政府其後在 2009 年改變價低者得的準則,而是著重中標者的發展藍圖及其經濟狀況。

建築價值重人文 過度商業化弄巧反拙

李浩然指,活化工程亦不宜加入過多商業元素,「永遠都是先有人後有建築,沒有居民的建築沒有意義。」他認為,忽略了環境及社會影響,並不是成功的保 育,也不可能長遠。他舉例,前身為水警總部的 1881 Heritage,因活化時新建的部分太多,且有關歷史的展覽館位置則位置隱蔽,令原址的知名度下降,無法吸引更多遊客,酒店「1881 海利公館」更於今年 6 月結業。

1881 Heritage 正門廣場都是現代化的高級名牌商店。
記者於假日下午到訪1881 Heritage的展覽廳,逗留一小時亦未見人影,只有員工將影視廳充當休息室。

港建築歷史不及紫禁城 「博物館化」不利活化

香港大學建築文物保護課程學部主任及古物諮詢委員會前委員李浩然認為,香港歷史建築的價值不足以「博物館化」。

政府亦不時建議歷史建築活化成特定主題博物館,例如曾計劃將灣仔藍屋改建成中醫及茶藝博物館。李浩然指,香港歷史建築的價值一般,不可與歐洲教堂或北京 紫禁城比較,如將其「博物館化」實際只是將其「木乃伊化」,「其實不用將那些『爛鬼唐樓、差館』當古董供奉,而是應該向市民呈現活生生的歷史。」

李浩然舉出孫中山博物館及馬灣芳園書室作博物館化的失敗例子,指前者人流稀少、浪費公帑,港府卻須負擔每年的維修及營運費。後者則因無法自負盈虧,更出現雜草橫生的情況,已被政府收回並重新計劃。

馬灣芳園書室附近環境衛生情況欠佳,雜草橫生且到處有蚊蟲。

不過,王鴻強認為將歷史建築活化成博物館有助保育, 因為能減低建築物的負荷與耗損,「會去參觀的人一般知識水平較高,不會破壞該處一磚一木。」但改建成超市、餐廳或旅館,除破壞古蹟原有風貌外,亦會加速其耗損。

保育需顧環境 香港或可借鏡獅城

李浩然直言,香港的保育工作最大的問題是「只保留一幢」,忽略了附近環境的配合。上海的外灘,澳門的議事亭前地,新加坡的 Joo Chiat Road,都由當地政府將整條街道列為文物保護區,成為地標吸引人流, 透過推動文化旅遊去帶動附近地區的經濟,這比交由發展商將歷史建築改建成高級地段,更能達致可持續發展目標。

李浩然又建議香港可參考新加坡做法,「新加坡的土地面積比香港小,與香港一樣寸金尺土,但保育工作做得比香港有心思,原因是在設計上有高度限制。」他解釋, 新加坡會限制歷史建築附近地區的地積比,同時會控制新發展地區的建築物高度,令古蹟附近的街道都能保留原有歷史氣息,「當市民在地面觀賞新加坡式唐樓時, 並不會看到後面的現代建築物。」

《San Po Yan Magazine 新報人》

新報人(SPY)是香港歷史最悠久的大學生實驗報紙,以實踐新聞自由為原則;體現不趨附商業利益,不附從政治功利,只為專業學習的存在價值。

留言

自資院校推職療課程 業界憂慮學生質素

新式推廣中國茶文化 撕去「老套」標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