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

顛沛一生為公義——專訪郭卓堅

「長洲覆核王」郭卓堅過去向法院提出超過二十次司法覆核,多次與政府對簿公堂,每次出入高等法院,都總會看到他的身影。經歷抗日戰爭,於六四事件被囚禁,因司法覆核而面臨破產等事項都未有把他打沉。但近日郭卓堅開始對香港司法心灰意冷,耄耋之年準備移居彼邦。在港生活進入倒數階段,臨別之際,他最擔心後繼無人。

「長洲覆核王」郭卓堅孑然一身,不怕被禁領法援,亦不介意破產。

唸書不成唸法律 埋「覆核王」種子

郭卓堅的少年時代,成績與品行也不好,「在調景嶺唸中學,我成績不好,又不乖,科科也選不到。」當時前路茫茫的他打算到台灣升學,卻獲今天被視作「神科」的國立臺灣大學法律系錄取。他笑指,當時只是無科可選,當時根本不知道法律系是讀甚麼,也沒多大興趣,但「長洲覆核王」的種子,也就在年少氣盛之時,悄悄地埋下。

回港後,郭卓堅雖未有當上律師,而選擇了在香港司法機構工作,亦為其司法覆核之路作了充足的準備。

六四後遭禁錮 燕窩下藥逃脫

1989 年 5 月,已屆中年的郭卓堅仍滿腔熱血,到北京天安門支持學生運動,更參與絕食行動。最終解放軍的坦克車駛進城內,郭卓堅亦被抓住,「我在 6 月 7 日離開了天安門廣場,躲藏在同學家裡,但他爸爸出賣我和我的朋友,把我們交了出去。」他憶述當時被困在酒店裏,受兩個人監視及審問,「他會半夜三更叫你起床,不斷審問你,總是問:『為什麼香港人對六四這麼熱情,到底收了多少人錢、受了外國什麼勢力指使』,一直要我交代。」

被困半年後,郭卓堅終獲准與家人見面。會面期間,他與家人商討,決定每次探望時都帶來冰糖燕窩和雞精,送給看守的兩名公安吃,待他們疏於防範後,家人在冰糖燕窩和雞精中加入安眠藥,公安吃了便睡,他便趁機逃走。

司法覆核是人生驕傲 為真理屢敗屢戰

郭卓堅在長洲街頭掛起自製橫額,引起居民對社會議題的關注。

顛沛半生,郭卓堅從未停下,心裏仍保持著為公義的赤子之心。他於新聞中看到梁國雄向政府提出司法覆核,才了解可用這樣爭取公義,遂於 11 年前為反新渡輪加價,走上司法覆核之路。惟司法覆核屢遇挫折,法庭早前更禁止他申領法援三年,記者不解他如何堅持,卻被反問「除了真理,還能憑什麼來堅持?」

郭卓堅一生向來只要覺得對就去做,司法覆核絕對是他引以為傲的事。為了司法覆核,郭卓堅把原來擁有的三層物業賣掉,他笑指「錢是帶不走的東西」,相比起金錢,公義在他心中更為重要。

高院拒覆核一地兩檢 心灰意冷欲移居

無奈郭卓堅亦開始對香港逐漸失去信心,更言「香港已沒有法治可言」。過去奮勇入稟的他,也開始打算移居英國頤養天年。最近一地兩檢司法覆核案,更令他感到心灰意冷,「法官說我現在就一地兩檢提出司法覆核言之尚早,但如果等到一地兩檢走到第二部曲再提出司法覆核,法官亦有機會搬龍門,指一地兩檢是北京的決定,法庭不可干預。 」

憂後繼無人 卻怕年輕人無力負擔

● 郭卓堅早前就一地兩檢提出司法覆核,惟法庭拒絕受理,近日再到法庭就其他案件提出司法覆核。

「長洲覆核王」的身形消失於高等法院之日,應尚有三年,他表示會待手頭上的司法覆核案件完成才會離開。問及離開前有甚麼事放不下,郭卓堅沉默了一下,「香港這裡有事放不低,但沒有辦法,都要放低。」追問之下,得知郭卓堅心中大石為接班人的空缺,「未來還有沒有人會發聲?有沒有人會如我一樣堅持去提司法覆核?」

郭卓堅卻不希望年輕人走上他的路,因提出司法覆核,每次的堂費可以百萬計,甚至過千萬,憂慮年輕人一旦覆核失敗便需承擔巨額訟費,甚至破產連累家人。惟郭卓堅面對自身因司法覆核所負的巨債卻表現瀟灑,「我甚麼也沒有,現在還欠政府四千多萬堂費,但我孑然一身,還怕什麼?」臨別之際,郭卓堅希望年輕人可勇往直前,不怕別人目光,認為是對的便去做。

《San Po Yan Magazine 新報人》

新報人(SPY)是香港歷史最悠久的大學生實驗報紙,以實踐新聞自由為原則;體現不趨附商業利益,不附從政治功利,只為專業學習的存在價值。

留言

醫管局「一紙定生死」 評核表定升遷續約

「想做就去做」 五旬銀髮模特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