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

長紗下的女權抗爭 ── Ivy Sabba

一塊包頭頭巾、一襲黑色長紗裙,在外人眼中象徵著少數族裔女性的封閉及服從。李文兒(Ivy Sabba)來自傳統的巴基斯坦家庭,種種對女性的限制以及嚴厲的管教,令她被迫身處人生低谷。但Ivy心中對自由自主渴求的種子,卻不甘就此枯萎,於生活一點一滴慢慢吸收養分,在小小的石縫中,終長出一株拙壯的薔薇。Ivy更踏入校園,散播女性自主的種子在其他少數族裔的女孩心中。

傳統思想成枷鎖 有夢無法

閉上眼聽28歲的Ivy說話,其咬字及口吻實在難以想像出於一位在傳統的巴基斯坦家庭長大的人。Ivy運用自身經驗,在屯門一所以非華語學生為主的中學擔任聯絡主任,主要負責協助校內少數族裔學生的溝通問題。

Ivy週末仍不忘工作,協助在校內的老師致電家長,再三確認是否知道於補課中早退的學生去向。
Ivy在早前上映的《我們的6E班》中飾演社工一角,故事正是以她校內師生的經歷作藍本 。

在學生眼中看似堅強、自主的Ivy,小時候卻是家中很乖、很服從的老三。她形容,小時候每天都只是過著「上課、下課、回家看電視、到清真寺唸經」的刻板生活。家人對她的管教甚為嚴格,作為乖乖女的她亦不敢違背家人意旨,「(回家)晚五分鐘,家人已經懷疑我不知往那裡去。」

雖然Ivy從小在港成長,但家中的戒律規限,並沒有因接觸了多元的文化而變得較寬鬆,除了衣著打扮必須保守外,結識異性朋友的機會亦受限制。Ivy指,自中學開始,已對寶萊塢舞、Hip Hop舞著迷,身旁的女同學都可以公開表演跳舞,「她們都能做自己想做的事,甚至穿裙子時不穿褲也可,我有時很羨慕他們家人如此開放。」即使是跳舞一件小事,直到現在,她也未有膽量跟家人提起這個小心願。

男女不平等 兄代父在校監控

最令Ivy感到不公的是,在女孩子跳舞也不被允許的家中,兩位哥哥卻擁有極大的自由。Ivy表示,其中一位哥哥甚至偷偷跟一名印度女生談戀愛,「在當年印巴兩國關係緊張的情况來說是大罪!」無奈,享盡自由空氣的哥哥們,卻沒打算分享這片天空,兩名哥哥甚至在中學,為父母監控著Ivy,令她在校內步步步為營,「要是跟他談想跳舞,把我殺掉都有可能!」

Ivy笑言自己小時候相當「男仔頭」,她喜歡在體育課時踢足球,整個球場上只有她一個女生 。即使腳踏拖鞋,已為人母的Ivy看到足球時,仍會如中學生一樣,技癢把球踢回去。

難違父母命 遭哄騙回鄉結婚

完成中三課程後,父母立即為Ivy安排婚事,對象是她的表哥。十來歲的Ivy當年雖尚未完全了解愛情,這次父母之命卻瞬間粉碎心中對婚姻的期盼,「小時候已經常常被人管住,長大後我的老公一定不能(以這樣方式選出來)」 即使Ivy堅決說不,她的媽媽卻以大哥將在巴基斯坦結婚作藉口,哄騙她回鄉完成婚事。

婚姻壓制自由夢 破戒自毀仍無用

婚後的生活,對追求自由的Ivy是煎熬。她在結婚七天後先搬回香港,丈夫便天天致電,「一出街就會懷疑我不知到那裡去」,更要求她把日程逐一列出才罷休,又常常管制著她。有苦Ivy亦無路訴,她曾嘗試向父母訴苦,惟父親認為她是因不滿結婚一事而說謊,不予理會。

婚姻壓逼的生活終令Ivy受不了,屢與家人爭執,曾嘗試離家出走,最終把她逼進絕路,萌生自殺的念頭。心灰意冷的她想著「我做甚麼事都沒有人聽我講,不如算吧」,吞下二百多顆藥丸。幸好,家人及時送了她入醫院,被醫生問及自殺的原因,卻被家人封口,不能道出真相。

尋死不果,Ivy的不滿仍無處可洩,令她變得更反叛,甚至僭越了宗教底線──嘗了人生第一口烈酒。她不顧一切跟隨朋友去了蘭桂坊,深夜回家時,被父親嗅到她身上酒氣,氣得掌摑了她,但倔強的她不願就此低頭,反駁「飲酒又如何?你越禁止我認識男生,我越要做!」

巴基斯坦的長紗,可能是封閉、守舊象徵,但Ivy希望用自己經歷鼓勵每一位少數族裔女性,勇敢打破宿命。

胞妹殞命感化家人 終尋摯愛打破宿命

Ivy多番抗爭仍無法改變家人的觀念,終因妹妹的離世,令她父親覺醒。Ivy的妹妹突在工作期間因被機器捲入衣物及頭髮,不幸意外離世。哀働的Ivy從妹妹的逝世中得到更大的勇氣,「與其一輩子被人管住,為何我不爭取自由?」面對夫家的無理要求,Ivy不再逃避,反問站在夫家一旁的父親,「你已經失去了一個女兒,是不是連第二個也想失去?」父親最終同意二人離婚,更主動向親家提出,「我女兒也不想跟你兒子一起,不如讓他們離婚?」。

第一段婚姻失敗並沒有令Ivy對感情完全絕望。7年前,因回鄉參加二哥的婚禮,輾轉認識了現任丈夫。 「他比其他巴基斯坦男人開放、體諒我。」 Ivy甜蜜地道,現在的丈夫對她非常「放縱」,尊重彼此的私人生活,又體諒她的工作。談起老公,她表現得像少女般,含羞地說:「我沒有嫁錯人。」

決意守女兒 誓捍衛婦女權

談到家中只有四歲的女兒,Ivy特別感觸。她指自己從女兒身上看到自己昔日的影子,她盼女兒長大後,不需再受束縛。

Ivy膝下有一子一女,小時未能完成的跳舞夢,有4歲的小女兒為她完成,「她一聽到音樂手腳就會跟著起舞。」她坦言,家中長輩已因此把她「鬧到飛起」,但她絕不會讓女兒走自己的舊路,「我不想看到她將來跟我一樣 ,即使家人反對,我也會支持女兒多於家人。」

她希望其他巴基斯坦的婦女可以擁有選擇權,「她們要學習為自己發聲,不要總被人貶低身分。」一襲黑色長紗,始終裹不住渴望自由的心,更掩不住心中早已盛開的薔薇花。

Ivy寄語巴基斯坦女性要學習為自己發聲,不要總被人貶低身分。

《San Po Yan Magazine 新報人》

新報人(SPY)是香港歷史最悠久的大學生實驗報紙,以實踐新聞自由為原則;體現不趨附商業利益,不附從政治功利,只為專業學習的存在價值。

留言

「想做就去做」 五旬銀髮模特兒

為展現彩虹堅守十年 專訪G點電視台長阿M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