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

為展現彩虹堅守十年 專訪G點電視台長阿Mo

G點電視台長郭可芹(阿Mo)於傳媒及同志運動中打滾多年。同志運動亦是她的人生,傳媒工作是生活的一部分。於傳媒行業屢受挫折的她,決心把這兩項於心中最重要的事合併,毅然離開大公司專心經營同志媒體,用鏡頭紀錄將她所見的呈現給公眾。希望社會對性別議題有更多關注和討論。

加入近10 從中尋找自我

回想10年前加入G點電視的奇妙過程,阿Mo也不禁覺得有趣。事緣她在大學時跟隨學校到柬埔寨拍攝紀錄片,並把作品上載到一個女同志的討論區與網友分享,不料被當時G點電視的台長看中,邀請她加入當義工,「那段影片並非與同志有關,卻像被星探發掘般找了我加入。」

阿Mo認為自己加入G點電視前對性別的想像較狹窄,參與多年的同志運動後,才對性別議題有更深的認知。

自此,阿Mo便與G點電視結下不解緣,亦更投入參與同志運動。阿Mo認為,同志運動成就了她的人生,讓她更了解自己。她憶述,從前認為性別或性傾向的表達「很二元」,「我以為女同志只有TB(形容打扮較男性化的女同性戀者)和TBG(形容打扮較女性化的女同性戀者。)」束短頭髮、打扮中性的阿Mo更一直把自己定型為TB,「在關係中我扮演一個保護別人、『男性化』 的角色。」於同志運動活躍多年後,她才了解到性別表達、性傾向、性別認同等等都是不同的概念,亦對自己的性傾向有更深的了解,「我現在定義自己為雙性戀,不會刻意標籤自己是女同志,而在關係甚至日常生活中,我都放膽去做回自己,例如表現柔弱的一面」。

自嘲「黑仔王」 傳媒工作屢受挫

阿Mo大學畢業後便加入傳媒業工作,同時兼任G點電視義工,但她直言因工作繁忙,經常「潛水」。但這位「黑仔王」,在「潛水」期間,生活並不順遂。甫畢業加入亞視,半年後便遇上2009年亞視大裁員,阿Mo不幸被裁走。後來她轉到一間製作紀錄片公司,兩年後又遇上公司倒閉。接著她在雜誌社工作,但公司的管理層卻不斷改動,令阿Mo因對公司管理層的工作感到「麻煩」,所以決定離開。

小兵成大將 由「侵蝕生活」到「成為生活」

直至2011年,G點電視的前台長要離開,由阿Mo接替。既要上班又要兼顧G點電視,加上G點電視的規模小,只靠義工營運,若人手不足時,阿Mo便要「一腳踢」負責拍攝、剪輯、岀稿等工作,「是辛苦的,我試過只睡三小時。但這並非一時三刻的辛苦,而是慢慢地侵蝕人生」。然而,阿Mo卻否認G點電視令她失去生活,反而是她生活的一部分,「營運媒體已成了習慣。每天花三小時坐在電腦前去管理網頁和義工已經變成了一個生活習慣,難與生活割裂」。

專注經營G點電視 為公眾呈現彩虹

阿Mo認為香港同志運動短期內難有太大發展,因此她暫時希望借G點電視,令大眾了解更多有關性別的議題。

願意捨棄休息時間,繼續營運G點電視,全因她認為社會應有同志媒體,「雖然性別議題近年確實有更多公眾留意,但(公眾)認知仍然流於表面」,她希望G點電視讓公眾更深入思考、討論相關議題。現時阿Mo專注營運G點電視,改以兼職糊口。即使G點電視缺乏資金、人手,但仍希望可作更多不同嘗試,「我們做創作的有很多想法想去試,即使有時會被所想的嚇窒,但不會放棄,一步步做直至達成。亦因此有不同的目標,成為堅持下去的動力。」歷經將近十年的G點電視工作,阿Mo仍未離開過鏡頭背後,從未放棄為公眾呈現彩虹。

G點電視是本地同志媒體,早於2008年由本地同志組織「女同學社」成立,主要關注性別和性小眾議題。

《San Po Yan Magazine 新報人》

新報人(SPY)是香港歷史最悠久的大學生實驗報紙,以實踐新聞自由為原則;體現不趨附商業利益,不附從政治功利,只為專業學習的存在價值。

留言

長紗下的女權抗爭 ── Ivy Sabba

祭祀以外的一縷輕煙 天然香藝用處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