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療、體育及環保

河道污染未解決 活化親水或成泡影

屯門河排水口有灰藍色的不明污水排出,現場傳出輕微異味。

政府近年積極推廣親水文化,並考慮於大圍明渠設置魚梯,及在屯門河興建划艇設 施。惟香港不少河渠仍存在污染問題,如擬活化的屯門河大腸桿菌含量更超標逾三 倍。有區議員批評政府各自為政,未能有效處理非法排污的問題,擔心窒礙活化計 劃的進行。

擬活化河含菌超標逾三倍

渠務署計劃於2019年為屯門、大圍、火炭及佐敦谷等多條河 道及明渠進行活化工程,包括於河旁加入綠化及行人道、興建「魚梯」及水上活動設施等,以改善生境及供市民親水。

根據環境保護署的次級接觸康樂活動分區水質標準,水體的大腸桿菌全年幾何平均值每100毫升不可超於 610個。惟環保署最新的《2016年香港河溪水質年報》則顯示,屯門河中游,即渠務署建議的活化部分,三個監察站於2011至2016年間記錄大腸桿菌全年幾何平均值,均超過每100毫升1000個,即每年最少超標3倍,令活化計劃的可行性成疑。記者亦曾到屯門河附近視察,發現有排水口排出灰藍色的污水,更傳出輕微異味。至傍晚時分,位於皇珠路附近的屯門河段更疑有白色污水排出。

元朗河出現白色泡沬。

議員批部門各自為政 污染問題難解決

屯門區區議員古漢強認為政府就河道管理的分工較散,如屯門河的上、下游分別由渠務署及土木工程拓展署管理。古漢強又指2016年,望后石堆填區滲濾污水處理廠有污水排出屯門河,環保署當時解釋指該年雨水多,污水溢出屬自然情況,會進行修補和改進。 但古漢強認為解釋不合理,並無法接受環保署轄下的設施出現非法排污的問題。

元朗區區議員鄧卓然認為政府在河渠水質管理問題上互相卸責。鄧卓然稱,當環保署發現非法排污的農場後會轉交漁護署處理,惟漁護署沒有給予違例者具阻嚇力的懲罰。鄧亦批評漁護署執法被動,在接到區議會的投訴後才勸諭違例者自律,令錦田河多年的污染問題仍未解決。沙田區區議員龐愛蘭亦批評各部門「你有你做,我有我做」,缺乏恒常機制協作、監察及跟進河渠水質,處理突發問題的速度亦緩慢。如城門河的火炭支流曾於2015 年被不明物染藍,龐愛蘭曾就此派人察看鄰近的排污點,並向政府提供懷疑污染物的名單。龐認為若非區議員主動為政府提供資料,部門的跟進速度會較慢,以致污染源頭消失,增加搜證難度。

環保署回應指,渠務署在例行檢查中,如發現有污水排放,會即時通知環保署跟進相關個案,並與環保署通力合作,共同尋找及糾正接駁不當的污水渠道源頭,以減少污水對水質的影響。

屯門區區議員古漢強認為政府部門分工太細,作為議員亦難以分辨各部門的職責。

議員指懲罰過輕 難阻嚇非法排污

根據《水污染管制條例》,任何人排放污水進入公用排水渠或水體即屬違法。初犯者最高罰款20萬元及監禁六個月,其後再犯最 高罰款40萬元及監禁六個月。若持續違法,則每日加罰款一萬元。環保署表示在過去三年,曾到全港各區進行約共5萬次巡查,並成 功檢控131宗違反條例規定個案,合共罰款1,431,500元。惟龐愛 蘭認為罰款阻嚇力不足,因違例者或已將罰款納入成本。

鄧卓然認為政府現時就非法排污的懲罰過輕,他指錦田河最主 要的污染源頭為鄰近的農場、豬場,必要時應吊銷污染者的牌照以 加強阻嚇性。龐愛蘭則建議設立扣分制,當發現有人在向政府租用 的場地非法排污,便應作出處分,甚至取消租用場地的資格,但她 亦強調應透過教育給予不知情的人機會。

記者發現錦田河周遭有不少垃圾,更有排水口被垃圾和樹枝堵塞。
元朗區區議員鄧卓然擔心政府部門因投訴過多而麻木,失去解決問題的決心。

前期研究時間短 活化工程成效成疑

香港理工大學土木及環境工程系教授韋永康指出,河渠水質將影響活化可行性,因水質欠佳令生態系統難以維持穩定,亦無法重新將生物引入河渠。綠色力量高級保育經理呂德恒亦指部份受保育 關注的魚類,如北江光唇魚,或會因水質惡劣而無法於河渠生存。

韋永康指活化工程是否可行,取決於前期的研究調查是否足夠,惟現時大部份研究由渠務署進行,故建議邀請更多政府部門參與研究調查,以增加研究資源。他又指現時政府用作前期研究的時間太短,「前期研究需要數年時間完成,但政府只會聘請顧問公司以半年時間做研究,或影響活化工程的成效。」他續指,欠缺資源亦令 政府難長期監察河道的研究工作。

鄧卓然雖歡迎活化計劃,但他認為政府缺乏長遠的跟進安排和管理,質疑屯門河能否成功活化,「早前渠務署曾進行綠化河道工程,但未有跟進工作,令河道兩旁長滿野草。」鄧卓然對此感到失望,亦擔心之後的活化計劃會出現同樣情況。

香港理工大學土木及環境工程系教授韋永康期望政府投放更多資源長期觀察及調查河渠狀況。

《San Po Yan Magazine 新報人》

新報人(SPY)是香港歷史最悠久的大學生實驗報紙,以實踐新聞自由為原則;體現不趨附商業利益,不附從政治功利,只為專業學習的存在價值。

留言

新議事規則削制衡力 非建制三人各尋出路

不求名次只為掌聲 滑板場上砥礪成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