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

敢怒敢言 給浸大學生的最後一課 ——專訪黃偉國

香港浸會大學政治及國際關係學系助理教授,兼教職員工會主席黃偉國,在普通話畢業要求、員工權益等校政議題上, 一直站在前線與校方抵抗。其敢言的形象,令他自言成為學校的「眼中釘」。儘管黃偉國一直致力捍衛學生及教職員的權益,如今卻身陷囹圄,遭大學拒絕續約, 任期將於本年8 月底結束。離別在即,「身經百戰」的黃偉國給予浸大學生最後一課:面對強權時要保持希望,切忌妄自菲薄,終能滴水穿石。

黃偉國形容從前的自己有如現時的年輕人,對政治不熟悉,不願面對社會問題,但他開始明白雨傘運動後,青年的「無力感」是甚麼一回事。

民選校董不畏強權 「成校方眼中釘」

藍色西裝、灰色長褲、黑色皮鞋,遊走大學校園之中,看似與一般講師無異,但黃偉國樸實的衣著之下,有著一顆不畏強權的心。黃偉國自2015年成為香港浸會大學校董會民選校董兼教職員工會主席後,屢次於校董會就校政事務,如普通話畢業要求、外判清潔公司等議題質問校方代表,「我經常質問校方高層,使他們非常不滿,甚至視我為眼中釘。」故黃指,平時即使與高層於校園相遇,亦只能假裝不認識。

3年間,黃偉國先後多次向校方申請轉職,卻屢遭拒絕。至今年2月,儘管他的教學表現被評為「非常良好」(Very Good),但校方仍以「沒有領導課程發展」為由拒絕與他續約。黃指校方沒有給予雙方溝通的餘地,他本人亦到最後一刻才接獲不續約的通知。黃偉國坦言心情隨事情發展不斷變化,由剛開始時對校方的處理手法感到憤怒,到後來他向傳媒展示多份有關續約的文件,揭露了浸大的轉職準則模糊,令校方於傳媒面前「左支右絀」,現時心情總算輕鬆起來。

直言不諱 關心校政 「六四」成政治啟蒙

一心想讀政治的黃偉國因成績未如理想,預科畢業後就讀香港浸會學院中國研究系(歷史專業)。敢怒敢言的黃偉國,在學時已十分關心校政,曾批評學院的教學質素參差。有講師更視修讀中國研究的學生為「二奶仔」,表明只「關照」其他主修科的學生,令他感到泄氣,故他在課程檢討委員會會議中,大肆批評課程資源不足,及指責部分講師施以差別待遇,「其中一位教師代表更因我的言論而當場『黑面』。」

雖然作為政治學學者,但升讀高中前,黃偉國對社會議題認識不深。他認為自己當時與現今的年輕人無異,不但對政治不熟悉,亦不願面對社會問題。直至「六四」事件後,黃目睹一年之間有三分一的老師選擇移民,他才開始反省,「為甚麼香港人只懂逃避,而不留下與中共周旋到底?」回想這段經歷,他體會到現時學生的無力感,正正源於抗拒社會現況和害怕失敗的心態。但面對政治打壓,他堅持逃避不能解決問題,「你繼續躲在山洞裏,早晚連山洞也沒有。」

黃偉國於1991年入讀浸會學院,並加入學生會福利部。圖為黃偉國(中排左二)與成員聚會的合照。(相片由受訪者提供)

制度下深感無力 看淡成敗學會進退

經歷過無數次抗爭,作為民選校董的黃偉國坦言不時心生無力感。他在參與民選校董選舉期間,發現不少同事被管理層欺壓,甚至逼至離職,因此他期望透過參與校董會,將問題反映到大學最高的權力機關。但民選校董和學生會代表於校董會中仍佔極少數,高層更可以「議題太多」為由拖延議程。儘管懷著滿腔義憤,但制度之下,他認為自己的能力始終有限。

早前浸大教職員工會前副主席楊寶玲, 將他於2016年一個私人場合中舉中指的照片,以大字報形式張貼於校內民主牆,事件受到傳媒廣泛報道。黃偉國坦言事件對工會造成負面影響,「是一個失敗」。他曾掙扎應否辭去工會主席一職,但最後仍希望盡責完成任期。年近半百,黃偉國自言已看淡成敗得失,學會進退,「用成敗得失來框住自身的所作所為,是一件可悲的事。」

擴展抗爭戰場 不忘捍衛同事權益

對於離職後的發展,黃偉國強調學術工作不會因失去教授身分而停止。他日後打算以民間學者的身分進行政策論述,及為香港人重奪政治話語權,將抗爭戰場由校園擴展至社會。他表示,希望在不公義的政權管治下,就熟悉的範疇如國民教育,向市民分析建制派於議會上的政治語言,讓大眾理解議會抗爭的重要性。相比之下,到其他院校任教雖能解決經濟需要,惟在條件許可下,他不希望被經濟因素左右學術研究。

即使現時「自身難保」,黃偉國仍時刻心繫同事的權益。黃將於8月底離任,教職員工會主席一職亦將出現空缺。他表示下年度會繼續以內閣形式參加選舉,參與工會的日常工作,捍衛教職員權益,「作為前教師,亦作為舊生,我有義務站出來,保障同事的權利。」

浸大最後一課 寄語學生:勿妄自菲薄

離任在即,黃偉國最不捨得一班學生,「但人際間的悲歡離合,是生活必須經歷的部分。」4月25日是黃偉國在浸大最後一日授課,他的表現與往常一樣,未有太大感受。期間,浸大校內組織「浸大社關」成員進入課室,希望收集同學簽名,聯署逼使校方撒回「不續約」的決定。他非常感激學生的支持,令他知道仍有人關注事情發展。黃偉國希望學生能夠在他身上,學會以不屈不撓的態度面對不公義的事,「我參與(工會)不是為了私利、不是為了出風頭、不是為了吸引權貴收編,而是遇到錯的事就應站出來,能幫多少就多少。」

最後,黃偉國寄語學生,面對強權時不要輕言放棄,指香港的社會前景黯淡是上天的考驗,勉勵學生要保持初心反抗極權,同時切忌妄自菲薄,不要認為自己的力量是螳臂擋車。他又表示,群眾各自在不同位置抵抗政治打壓,終有一日能滴水穿石。「這個世界上仍有千千萬萬個黃偉國,會繼續為民主和自由奮鬥。」

黃偉國在課堂上與同學討論不被續約一事,望同學能分清是非黑白。

《San Po Yan Magazine 新報人》

新報人(SPY)是香港歷史最悠久的大學生實驗報紙,以實踐新聞自由為原則;體現不趨附商業利益,不附從政治功利,只為專業學習的存在價值。

留言

衝破紀實界限 尋常處覓不尋常 ──攝影記者陳焯煇

膠袋徵費9 年效用成疑 網購袋存灰色地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