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政

SEN生家長支援欠奉 溝通不善礙家校合作

早前一名外婆疑因不堪壓力,勒死患過度活躍症的6 歲孫兒,引起社會各界關注特殊教育需要(SEN)學童照顧者的支援。照顧者主要有情緒支援及培訓學習兩大需要,惟有SEN 學童家長表示,主流學校對家長情緒零支援,部分老師亦有欠體諒,令家長大感無助。 有主流學校輔導老師坦言工作量大,缺乏時間照顧SEN 學童及與家長溝通,令家校合作成效減低。

特殊學習需要權益聯會報告顯示,SEN 學童升中後所得支援更少。

主流學校「逼魚識飛」教師欠體諒家長感無助

根據教育局數字,在 2016/2017 學年,共有約4.2萬名SEN 學童就讀本港主流學校,及近8千名就讀特殊學校。周女士的兒子謙謙(化名)有讀寫障礙,在馬鞍山一所主流小學就讀4年級。謙謙念小一時,周女士發現他需要花較長時間完成學校功課,往往要做至深夜,遂向學校老師反映問題,希望校方盡早安排評估,以了解兒子的學習需要。然而,周女士指老師的態度並不友善,亦無意提供協助,反而將謙謙與另一位就讀同一所幼稚園的同學比較,質疑他的學習能力,令周女士倍感無助。

謙謙在小二時接受校方安排的評估,結果顯示他有讀寫障礙。當時校方安排了教育心理學家向周女士解釋評估報告,並推薦了一些坊間親屬資源。不過,周女士指校方只有安排考試加時等微調措施,卻沒有安排人手跟進謙謙的個案,亦沒有為家長的情緒壓力提供支援,「若不主動找老師跟進情況,根本完全沒有人理會你。」周女士更批評有部分教師對SEN生的認知不足,只將謙謙的學習表現差,歸咎於上課欠專心。

SEN學童家長互助組織心義行主席何淑儀形容,部分主流學校的教育方式對SEN學童而言屬「逼條魚識飛」。她續指,由於主流學校較著重成績,而SEN生的表現未能達標,往往被視為「負資產」,故學校不願花資源為學生提供支援及與家長溝通,導致家校合作成效差。特殊學習需要權益聯會組織幹事賀卓軒指,照顧者主要有情緒支援及培訓學習兩大需要,但學校社工和老師缺乏時間與家長溝通,家長亦無法參與學校為子女制定的學習計劃,故即使子女在校跟別人發生磨擦,家長亦求助無門。

SEN 學童家長周女士表示,希望老師能接受更全面的SEN 教學訓
練,深入了解SEN 學童,並建立同理心。

家校溝通緊密 特殊學校助識同路人

劉太是兩子之母,6歲的次子小儒(化名)屬發展遲緩及有自閉症,於將軍澳一所特殊學校讀1年級,由於校方仍未全面了解小儒的能力,故尚未與家長制定個別學習計劃。但劉太指學校會與家長定期聯繫,交代兒子校內情況;開學前雙方亦會商討教學安排及訂立目標,如戒尿片等。劉太續指,班主任會與家長設立通訊群組方便隨時聯絡;學校社工亦會每年進行兩次家訪,並經常致電家長,講述小儒的校內情況。對於家長的情緒支援,劉太指校方曾主動致電問候,有需要時亦會協助寫信轉介等。

立法會議員張超雄指,由於特殊學校會為每名學生訂立個別學習計劃,家長必須參與其中,校方會一直跟進學生個案,故相對主流學校,特殊學校能與家長保持較緊密的溝通。張續指,部分學校會定期安排家長教師會與家長溝通,家長亦可藉此認識其他同路人互相支援;相反主流學校的SEN學童家長則難以在校內認識同路人,一般家長甚至對他們有負面印象,認為SEN學童拖慢學習進度。

主流教師負擔重 冀增資源教育家長

李老師在港島區一所主流英文中學任職輔導老師,他坦言負責照顧SEN生的輔導老師工作量大,要同時兼顧行政工作,未必有足夠時間與家長溝通,故會在迫不得已的情況下才聯絡家長;且中小學普遍設有考績制度評估老師工作表現,影響教師的續約或升遷,而與學生或家長溝通並非評估準則,故老師傾向先處理教學相關工作。

李老師指若學校願意為輔導老師提供更多實質支援,如減少教務工作、增聘助教或社工等,會有更多時間照顧SEN生及與家長溝通,建議學校可增撥資源做好家長教育,讓家長出席輔導活動,了解子女在校情況,家長便可明白老師的難處,及釋除家長對學校SEN政策的疑慮。

全港共有逾 5 萬名 SEN 學童,當中近 8 成半入讀主流學校,其餘 1 成半則就讀特殊學校。

倡設個案管理制度 資源中心增家長服務

張超雄建議,社署應為每名SEN學童設個案管理制度,並安排曾接受相關訓練的註冊社工擔任個案管理人員,長期跟進學童個案,並根據學童及其家庭需要配對合適服務,確保家長獲得適切支援。現時坊間亦設有親屬資源中心為SEN學童提供支援服務,賀卓軒認為,家長一般「無時間、無心情」特意為自己尋找支援服務,故建議中心同時為家長提供情緒支援服務,增加家長參與服務的動力及空間。

5萬SEN生僅6間中心  社區親屬資源緊絀 家長難獲支援

現時全港只有6間親屬資源中心由社會福利署資助,分別位於旺角、粉嶺、屯門、東頭邨、彩虹邨及半山堅道。特殊學習需要權益聯會組織幹事賀卓軒指,6間資源中心本身的服務對象均非特殊教育需要(SEN)學童,如東頭邨的白普理家長資源中心,主要服務唐氏綜合症患者。而社署只為6間中心增設社工,以應付SEN學童家長的需求,但賀卓軒質疑SEN家長是否知悉中心有提供相關服務;而非由社署資助的中心服務收費較高昂,如部分機構提供的言語治療,一節50分鐘的課堂收費近千元,基層家長難以負擔。

立法會議員張超雄指,中心所提供的服務相當零碎,如為家長開辦的興趣小組一般屬短期課程,只有10節,未能提供穩定及持續的支援;且現時共有9種SEN類別,卻只有6間中心,而每間的服務對象有別,未能完全涵蓋家長需要。

賀卓軒指,由於照顧者承受沈重壓力,需要平台讓他們宣泄情緒,亦要學習SEN相關資訊,以了解及教導子女。張超雄指,現時家長如懷疑子女屬SEN生,會先到衛生署轄下的兒童體能智力中心接受評估,再轉介至教育局,及等候早期訓練班等課程,期間沒有渠道讓家長接觸全面的相關資訊,難免感到徬徨無助。故張超雄建議應設立相關中心為家長提供SEN資訊,讓他們了解轉介過程,及認識提供支援的地方。

特殊學習需要權益聯會組織幹事賀卓軒指,SEN 學童照顧者普遍需承受沉重壓力,但若非患有情緒病而要接受治療等嚴重個案,則較難有途徑獲得支援。

《San Po Yan Magazine 新報人》

新報人(SPY)是香港歷史最悠久的大學生實驗報紙,以實踐新聞自由為原則;體現不趨附商業利益,不附從政治功利,只為專業學習的存在價值。

留言

膠袋徵費9 年效用成疑 網購袋存灰色地帶

防止性騷擾政策未落實 教師求助成二次傷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