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政

康文署場地炒風不斷 排隊黨代訂場或觸詐騙罪

暑假期間,有不法人士轉售康文署球場「黃牛飛」,透過網上社交平台招攬暑期兼職,稱於凌晨到指定體育館成功訂場可賺數百元不等。不過,代訂程序涉及使用他人身分證及轉讓場地使用權,或觸犯使用他人身分證罪和詐騙罪。康文署則表示署方已實施多項措施杜絕炒場,並會提醒場地員工核實租用人身分。

招兼職排隊租場 炒家放場賺300

有炒家在網上社交平台以招聘兼職為名,招攬人手到康文署轄下的體育館排隊租用運動場。本報記者曾聯繫相關炒家,假意應徵工作,炒家要求記者凌晨4時到所住地區的體育館排隊租場,成功租用指定籃球場可賺取200元。記者表示當晚即可排隊時,隨即收到目標租用場地的資料,及一張懷疑是真正用場人士的身分證副本。記者根據炒家的Facebook用戶名稱,追查到他曾在另一個群組發出「代為放場」的帖文,將場地以高價出售。以室內籃球場為例,康文署的收費為每小時148元,炒家兩小時索價600至650元,差額達300多元。

記者另曾到大埔網球及壁球中心,有「排隊黨」在訂場處附近放置尼龍床,疑用以通宵輪候。記者於早上7時許抵達體育館,已有一名手持放有現金,和文件資料夾的男子在櫃位前,花約20分鐘向職員詢問不同球類運動場的租用情況。成功訂場後,該男子隨即致電通知疑似炒家,記者上前追問其租場用途,他回應指「替朋友租場」。

大律師:持他人證件代訂場或觸法

執業大律師林敬炘表示,「排隊黨」替炒家租用場地,涉及轉讓場地使用權及使用他人身份證,後者更涉嫌觸及使用他人身分證及詐騙罪,兩者最高分別可被監禁10年及14年。林又指,香港雖然沒有法例針對轉讓場地使用權,不涉及刑事責任,但康文署的康樂及體育設施使用條件列明,用場許可證不得轉讓他人,故署方可暫停違例者的租用資格180天。

記者其後致電該名炒家表明身分,他承認偶爾會以代訂運動場地牟利,當記者問他是否知道使用他人身分證或觸犯法例,他表示不知情,其後沒有回應。

取消電話預訂 排隊黨不跌反增

康體設施的炒賣問題早有出現,署方曾推出打擊措施,自本年2月起,當場地被取消預訂後,網上系統「康體通」便不會接受即時預訂,改為於翌日上午7時30分,讓市民以先到先得的方式預訂。另外,署方在4月起停止電話預訂服務,市民只可透過網上預訂系統、自助服務站及櫃檯訂場處訂場,並即時繳付場費。有不願意透露身分的訂場處職員表示,取消電話預訂後,反而多了「排隊黨」親身租場。他表示,「排隊黨」以往多用電話訂場,但實施新措施後便經常於清晨前來排隊,待訂場處於早上7時開始服務時搶先租場。

用場人士陳先生每星期平均租用康文署羽毛球場2至3天,他曾於凌晨4時到體育館排隊租場。陳先生拒絕購買「黃牛飛」,但對「排隊黨」的現象感到無奈,認為有需求便有供應。對於打擊炒場的新措施,陳先生認為未見成效,指每次訂場時都會碰到「排隊黨」。

康文署回覆表示,自2013年起已實施多項措施改善預訂場地安排,及杜絕炒場問題,如縮短預訂日數、打擊拖延繳費和加重罰則等。此外,署方已不時提醒場地員工,必須嚴格執行康體設施的一般使用條件和其懲罰機制,加強巡查及核實租用人身分,減少設施被不恰當轉讓或濫用。

 

《San Po Yan Magazine 新報人》

新報人(SPY)是香港歷史最悠久的大學生實驗報紙,以實踐新聞自由為原則;體現不趨附商業利益,不附從政治功利,只為專業學習的存在價值。

留言

Vaporwave ── 霓虹色下展現8 0 年代情懷

新興煙草產品缺乏規管 網絡買賣私煙墮法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