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專題

九成半走失家貓無晶片 認領尋獲難度增

現行法例並沒有強制要求貓隻主人為其貓隻植入微型晶片,據漁護署統計,近 3 年間有逾 9 成走失家貓無植入晶片。不少貓隻因缺乏身分記認而未獲。(李睿哲攝)

不少貓主遺失貓隻後會向動物團體求助,或於社交網站上發布「尋貓啟事」,希望增加尋獲愛貓的機會;但有部分貓隻因缺乏身分記認,令貓主未能成功認領,情況並不罕見。現行法例對貓狗態度不一,未有要求貓主必須為飼養的貓隻植入微型晶片;根據漁護署資料,過去3年間遺失的貓隻中,有逾9成半無植入晶片。有議員建
議政府應重新檢討相關法例,立法強制家貓植入晶片,保障貓隻權益。

家貓非強制植晶片 貓主意識不足

家貓走失時有發生,但不少主人對貓隻植入晶片缺乏意識,以致未能尋獲愛貓。貓主Maggie(化名)飼養的一隻英國短毛貓Muffin,於今年6月走失,遍尋不獲。Maggie稱已向漁護署、警署及愛護動物協會報失,並於社交平台貼文,惟她為節省金錢,又認為沒有必要,未有為Muffin植入晶片,「當時未有想過貓隻會走失,故未有為Muffin配戴任何掛飾。」她指報失時,愛協職員曾建議她為Muffin植入晶片,或配戴頸圈及名牌,以便走失時用作辨認。

根據現行《狂犬病規例》(第421A章),狗隻必須接種疫苗、植入微型晶片及領取牌照,晶片可用以證明狗隻曾接種有效狂犬症疫苗,每年須重新登記一次;惟貓隻未有相應法例規管。漁護署數據顯示,在近3年接獲市民報告遺失貓隻的個案當中,有逾9成半貓隻無植入晶片(詳見列表)。惟保護遺棄動物協會指,貓隻走失的可能性比狗隻高,因貓隻容易從窗戶跳出,且捕捉難度高,建議強制植入晶片以減低流浪貓數目。

愛護動物協會指現時只有為檢獲並已絕育的流浪貓隻植入晶片,並建議貓主為貓隻配戴有名牌的頸帶,作為身分象徵。(林苑荇攝)

無晶片貓隻4日人道毀滅

漁護署及愛協現時的報失及認領寵物程序,均要求寵物 主人提供姓名及身分證明文件、聯絡電話及電郵、寵物特徵、遺失時間等資料,如貓隻有植入晶片,亦可提供號碼方便搜索。愛護動物協會教育部經理趙明明稱,過往曾有貓主到協會認領貓隻時,無法提供任何貓隻的身分資料,此情況下會要求貓主提供領養或購買記錄作證明;當有多於一名貓主希望認領同一隻貓時,協會會報警處理,並建議貓主訴諸 法庭,所涉貓隻會轉交漁護署保管。

愛協的「貓隻領域護理計劃」,會為義工拾獲的流浪貓絕育,並植入晶片及剪耳以作識別,再將貓隻放回原地。面對未有植入晶片的流浪貓隻,趙明明坦言,義工難以分辨牠們是否走失,但強調會密切留意報失個案。漁護署指,署方捕獲流浪貓隻後,會先檢查牠們是否已植入晶片及其資料,若未有植入晶片或貓主認領,漁護署或於檢獲後第4天將其人道毀滅,脾性較差的貓隻更有機會提早接受人道毀滅。趙 明明認為貓主在遺失貓隻後會採取相應行動,如報失、張貼告示等,故4天限期足以讓貓主認領遺失貓隻。

議員促檢討法例 晶片存貓主資料防棄養

立法會議員鄺俊宇表示,現時為家貓植入微型晶片屬自願性質,但由於市民對相關資訊認知不足,或因麻煩而未為貓隻植入晶片,故建議政府立法強制貓主執行,保障貓隻權益。近3年來持續有議員於立法會就有關議題提出質詢,惟署方多以人手短缺及資源不足為由否決議案。鄺俊宇認為,現時市民對動物權益的關注日漸增加,是重新檢討相關法例的合適時機。

鄺俊宇指,若貓隻未有植入晶片,會缺乏識別貓隻身分的資料,如貓主姓名、住址等;而強制植入晶片可令動物機構有更多線索追查貓隻下落,有助減少兩者因資料不足所造成的誤會。另外,鄺指晶片內包含動物主人的資料,更可減少主人因一時衝動,或動物老邁而棄養的個案。對於有貓主認為只要裝好窗花及紗網,便沒有必要為貓隻打晶片,鄺認為兩者無必然關係,因晶片亦存有貓隻病歷等資料,可供獸醫診所作參考之用。

漁護署回覆查詢指,現行法例並沒有強制要求貓隻主人為其貓隻植入微型晶片和領取牌照,但貓隻主人可自行委託執業獸醫為其貓隻植入微型晶片。署方又建議市民發現遺失寵物後,應儘快致電1823或直接致電、郵寄或傳真通知漁護署動物管理中心,如市民能提供更詳盡的資料,署方可更有效地嘗試尋回其寵物。

立法會議員鄺俊宇認為,強制為貓隻植入晶片可令更多貓隻的身分及權益受到保護,惟實行講求貓主自律和責任感。(林苑荇攝)
保護遺棄動物協會發言人指,貓隻走失的因素較狗隻多,如主人未有安裝窗紗、貓隻體積較小而難以捕捉等,故建議政府強制貓隻植入晶片,以減低流浪貓隻數目。(林苑荇攝)

家貓少外出 增監管難度

現時愛協會免費為「貓隻領域護理計劃」所處理的流浪貓隻植入晶片,若家貓希望接受服務,需繳付診金及晶片費用合共約345元。趙明明認為,立法強制只能鼓勵有責任心的貓主,但仍有漏網之魚,如村屋貓隻等,故要全面推行,漁護署需要加派人手巡查。保護遺棄動物協會發言人表示,現時有足夠資源為所有動物植入晶片,但由於晶片體積大,並非所有貓隻能承受植入晶片的痛楚,須因應貓隻的身體狀況而定,增加實行難度。發言人又指,強制政策能否順利推行視乎漁護署的配合,例如為植入晶片的動物提供身份證明,包括晶片資料庫、證明文件等,以及提供疫苗。

鄺俊宇亦擔心,監管貓隻植入晶片的情況比狗隻的困難,因為貓隻鮮有外出,只有到訪獸醫診所或走失時,才能得知該貓隻是否已植入晶片,需要更多人力資源或團體配合。他建議漁護署可鼓勵獸醫診所及動物團體,多加留意貓隻植入晶片的情況,或為貓隻絕育時一同植入晶片。

《San Po Yan Magazine 新報人》

新報人(SPY)是香港歷史最悠久的大學生實驗報紙,以實踐新聞自由為原則;體現不趨附商業利益,不附從政治功利,只為專業學習的存在價值。

留言

性別議題童書惹爭議 圖書館閉架準則不明

【施政報告】政府推基層醫療 中醫納入醫療系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