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

打好一手平凡的牌——亞運電競金牌 盧子健

若世上沒有《爐石戰記》,盧子健大抵只是一個平平無奇的名字。樸素的幼框眼鏡、 白色汗衣、軍綠長褲,人海裏過目即忘的容貌;中學因打機耽擱學業,為逃避社會升讀大專。若「盧子健」配搭「讀書」只能是「廢青型」牌組,搭配「電競」即能成為「亞運冠軍」。盧子健告訴我們,再平凡的牌,只要組合得宜,也能打出一手亮麗的好牌。

天生非異稟 運氣成契機

20 歲的盧子健在剛過去的雅加達亞運中,成功淘汰 東道主,成為香港首個登上金牌寶座的電競選手。雖為亞運冠軍,盧子健自言並非天生異稟,成長與常人無異。小三、小四時開始打電玩,玩《跑 Online》、《CSO》,「不是玩得很好,純粹求開心,一直到長大,(技術)都只是普普通通。」直至 2013 年遇上《爐石戰記》,盧子健才 真正與電競接通連線。

《爐石戰記》(《爐石》)是一款單對單對戰的卡牌 遊戲,玩家需要從上千張卡中,因應個人策略選出 30 張 組成牌組,對弈過程中需精心計算及思考,包括如何克制對手、出牌次序及處理殘局等,考驗玩家的決策及應變能力。不過,其實盧子健投入《爐石》只是單純因為「運氣」,「『刷首抽』時,朋友沒抽中,我卻恰恰抽到了好牌, 所以剛開始玩時,比較順利,贏得輕易,漸漸就愛上這遊戲,繼而造就了之後的故事。」

盧子健認為要贏得亞運冠軍,運氣並非致勝關鍵,「賽制是五局三勝,雖然 有可能靠運氣先取兩局,但沒有一定實力,到決勝局就會被人看穿招數。」

亞運場上破釜沈舟 為奪冠劍走偏鋒

接觸《爐石》一年多後,盧子健於 2015 年起,參與 香港的小型電競賽事初試啼聲,如香港電子競技夏季資格賽等。2016 年,盧子健參加了台港澳季後賽,該次比賽首兩名可到美國參與下一輪賽事,雖然得第三無緣晉級, 但他指,當時自己的決策能力、應變能力,以及對主流牌組的認識,皆尚未成熟,有如此成績已叫他喜出望外,亦自覺對《爐石》這類策略類遊戲有一定天份。他認為自己如果多作努力,或會得到更高殊榮,再加上近年各大賽事獎金漸增,更令他開始覺得,成為職業選手是可行之路。

幾經辛苦擠身亞運國際大舞台,盧子健未有重施故技,反而劍走偏鋒。《爐石》的牌組主要分「控制」、「反制」、「快攻」三類,三者相互克制。作風沉穩的盧子健一向討厭過於冒險的「快攻」,卻在分析對手策略後,決定即時練習「快攻」牌出奇制勝,終以一招出奇不意,順利奪冠。盧對此亦覺得份外興奮,因為他不僅贏得了冠軍,更戰勝了往日的自己。

盧子健在剛過去的雅加達亞運電競項目中奪金。( 受訪者提供 )
盧子健在亞運決賽中,以 3 比 1 擊敗印尼選手 Jothree,為香港奪得首面電競項目金牌。( 受訪者提供 )

遊戲內外不一 「廢青」尋獲生活目標

《爐石》共有 9 個職業,如牧師、術士、盜賊等。 盧子健坦言作為電競選手,需要精通遊戲中所有職業的牌 路,但個人偏好擅於控制大局的「德魯伊」,「對局時資 源會較多,可以靈活運用,雖然未必能夠先發制人,但後 期遊刃有餘,甚至反敗為勝。」

儘管在電競場上,盧子健能如自己所願掌控大局,無往而不利,他卻笑言現實中的自己,其實與遊戲中相距甚 遠,與常人沒有兩樣。不單對藝術、體育等一概沒有天份, 中學時是個考試前夜才溫習的「deadline fighter」,還經常考包尾,升上大專後偶爾也會走堂。故盧子健更加珍 惜《爐石》,這個讓他一展所長的舞台,「難得我找到自 己擅長的領域,令我不介意持之以恆,每日長時間練習, 我不想放棄它。(遇到《爐石》)之前我一直都沒有什麼 目標,畢業後去路也茫無頭緒,現在總算找到一個目標、 一個長處,得來不易。」

現時盧子健每日花 8 至 10 小時在電腦前對弈,務求找出最佳的佈局和應對。放鬆時,他仍離不開電競,會與朋友玩其他電子遊戲。即使成為亞運冠軍,盧自覺仍是大眾口中的「宅男」,訓練的時間排得密密麻麻,只能大嘆 「無辦法」,「因為電競選手與一般運動員一樣,要奪得好成績,就得犧牲個人時間。

盧子健自言偏好「控制型」牌組,可不斷累積成果、穩守突擊,並在關鍵時刻控制大局。

矢志發展電競 盼獲家人肯定

盧子健正就讀社會服務及社區教育高級文憑,他坦言 當初只為延遲投身社會,隨便報讀一個文憑,爭取更多時 間練習之外,同時爭奪大大小小的電競殊榮,提升實力。 一面亞運金牌雖然沒有為大環境帶來鉅變,但不論家人、 朋友甚至師長,都樂意分享這份喜悅,「那天幾乎每一個 同學都在替我高興。」

不過家人至今仍不同意盧子健全職投入電競,希望兒 子另覓收入穩定的工作。盧表示會繼續參與各大賽事,賺 取更多獎金之餘,提升知名度,吸引贊助商提供穩定薪 金,說服家人職業電競是可行之路,並全心全意支持自 己。即使日後轉職,他也只會利用這幾年來在電競界別 累積的人脈和經驗,朝電競的其他崗位發展,如電競分析 員、比賽策劃等。

奪冠後傳媒及普遍市民皆不太關心,盧子健說得淡然︰「我覺得好正常,因為香港對電競接受程度低。很多地方如韓國、日本,已有不少《爐石》電競隊,台灣甚至出了一個世界冠軍。」儘管語帶失望,他卻依然對香港的電競發展有所期待,「香港(的電競)還在發展中,說不定我這面獎牌就是電競發展的開端。

《San Po Yan Magazine 新報人》

新報人(SPY)是香港歷史最悠久的大學生實驗報紙,以實踐新聞自由為原則;體現不趨附商業利益,不附從政治功利,只為專業學習的存在價值。

留言

成就他人 成就自己——跳高教練溫達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