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輕人的菲林情 細味回憶不速食

「得之我幸,失之我命」,源自詩人徐志摩的一句情話。在三位香港年輕人眼中,菲林攝影就是如此浪漫,不求速食,不求完美,不以濾鏡後天粉飾,只求一份緣,一個可以透過照片訴說自己故事的機會。三位年青人各自以菲林攝影記錄生活故事,有欺凌之痛,有離別之愁,也有連理之樂一一都是他們真切的回憶。

校園欺凌成靈感泉源 以攝影跨越傷痛

現為大學生的菲林攝影師雷安喬接觸了菲林攝影約一年半,最初因為喜歡日本著名攝影師川島小鳥的拍攝色調,但這種攝影效果是數碼相機沒辦法做到的,所以她就嘗試用公公棄用的菲林相機拍照,開展了攝影之路。

雷安喬以校園欺凌為題的一輯相。相片中用了紅玫瑰,紅玫瑰 的美具有攻擊性,暗示著強烈的感情。(相片由受訪者提供)

雷安喬在2018年拍攝了一輯名為《校園欺凌》的菲林作品,作品概念源自個人經歷。她因為性格直率,說話較直接,又與其他同學價值觀不同,自中二起遭同級同學杯葛,導致情緒壓抑,到中學畢業後仍然未能釋懷,因此萌生以照片重現欺凌事件的念頭。她發現拍攝過程讓心情放鬆了,「感覺好像把傷心回憶從腦海中轉移到菲林之中,讓自己真正放下。」

雷安喬又指菲林底片猶如故事線,把自己的回憶按時序一連串紀錄下來,再回看時就像重新經歷自己的故事。拍攝《校園欺凌》後,她發現菲林攝影可以紀錄生活,同時也能抒發情緒。相片有一些符號只有雷安喬知道含義,因此相輯就像是一本秘密日記,例如眼眶上的彩虹光象徵眼淚、手指戳臉象徵連結,從背後拍攝象徵窺視。此外,雷安喬喜歡以花作為拍攝道具,每次都會就相片主題挑選花朵,如在《校園欺凌》中,她以玫瑰花影射欺凌者,因為紅玫瑰代表血,它的美麗亦因尖刺而帶攻擊性,這是她為表達情感所留下的隱喻。

雷安喬為家人和朋友拍輯過多輯菲林照片。 (相片由受訪者提供)

菲林紀錄生活 細味昔日情感

菲林除了表達傷痛,也能紀錄生活。菲林攝影愛好者陳亦朗最喜歡的菲林作品是一幅人像,他用逆光拍攝他即將出國留學的好友。當日在銅鑼灣的電車站,陳與好友等候電車,當時正值黃昏,友人在斜陽下的背影牽動離別之情,所以他為好友拍攝了一張逆光照。簡單的一次紀錄,就此成為二人之間的珍貴回憶。單反菲林相機是他拍攝人像的首選,因為可隨意更換鏡頭塑造不同效果,如定焦鏡頭可製造景深,顯得照片前清後矇,更可突出人物。

雷安喬在日本當攝影師實習生時,有一輯相片特別能勾起她的思鄉情,是她給予婆婆的一份禮物。當時雷安喬集中拍攝婆婆臉上的歲月痕跡,以及婆婆與家人相處的點滴,希望藉此表達婆婆的美不在於外表,而是在於對家人無條件的愛和犧牲。

菲林攝影店店主呂白茹認為,每一張菲林相片都是獨一無二,彌足珍貴。(相片由受訪者提供)

菲林攝影店店主呂白茹最喜歡的一輯相攝於她的婚禮,當天會場免費提供菲林和沖曬服務,親友能以各式各樣的方式為她紀錄婚禮上的點滴,雖然不是傳統的婚禮攝影,但對呂白茹意義甚大,紀錄了她人生的重大時刻,「每一張相片都是親友的祝福。」

「得之我幸,失之我命」

 沖曬菲林相需要漫長的等待,最終效果往往難以估計。雷安喬指不同因素都會影響照片最終出來的效果,例如沖洗時間的長短、温度,一一都會影響菲林的色調與光暗,因此沖洗菲林時經常有意想不到的效果,而這些效果都不能靠人手重現,每一張作品都是獨一無二,「有時候不經意刮花菲林,令照片多了一條線,增添了特別效果,也算是一種紀錄。」呂白茹亦曾試過不慎重覆使用了同一卷菲林,令影像重曡,又試過不小心打開了菲林匣,令菲林意外曝光,二次沖曬出來的照片都出乎意料地好。

呂白茹曾經不慎重覆使用同一卷菲林,令照片出現了疊片,但效果卻意外地理想。(相片由受訪者提供)

雷安喬補充指喜歡菲林攝影是因爲它拍出來的每張照片都很珍貴。「其他人會說菲林攝影很奢侈,因為由選購菲林到拍攝到沖洗,每個步驟都有風險,要步步為營,一有錯失就會毁壞照片。」她卻認為這是與照片的緣份,喜歡這種「得之我幸,失之我命」的感覺。

《San Po Yan Magazine 新報人》

新報人(SPY)是香港歷史最悠久的大學生實驗報紙,以實踐新聞自由為原則;體現不趨附商業利益,不附從政治功利,只為專業學習的存在價值。

留言

走過印度 無悔此生—洪裕屏

【2019 財政預算案】醫管局工會:優待新人或致分化 聘退休護士杯水車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