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專題

中學內的六四歷史守望者

首先「示威」,然後「軍隊介入」,最終「事件平息」。一位在中學任教逾19年的曾老師說,這就是教科書中對六四屠城的描述。她覺得學生有權知道更多真相,因為如果對事件沒有認識,他們在現時處境下便沒有選擇。

另一位在校任教13年的劉老師表示,香港人目前立足於中國邊陲,理應學習八九民運的歷史,才能透徹認識中國,乃至其背後的政權。他認為不論政治派系,或如何看待六四事件,同樣應了解六四事件的來龍去脈。

雖然秉承着兩種截然不同的教學理念,但兩位經歷過六四事件的老師同樣堅持在天安門屠城30年後,仍然在校教授有關六四的歷史。

重組六四真相 盼同學以史為鑒

曾凱妍老師在觀塘瑪利諾書院兼任通識科及公民教育科科主任,她自2000年起便在校內親自向學生教授有關六四事件的知識。為展示鎮壓當天的情況,曾凱妍將丁子霖教授輯錄的六四死難者名單列印出來,並將個案都剪成紙條派發給同學。紙條上記載着一個個使人扼腕的悲劇,曾凱妍希望同學能透過閱讀紙條上的個案,了解六四事件當時的情況,那些受難者是怎樣死的、在哪裏死的……「原來有一些個案是他(受難者)坐在家中都身中流彈死亡的,那麼同學就會明白,當日(軍隊)對暴力的使用是如何的失控。」

曾凱妍老師派發的受難者名單上,紀錄了死傷者身分和遇難情況。

「當我問全班同學:最年輕的受難者是誰?有些同學會說,我手上這個只是十多歲……但說着說着,發覺原來最年輕的年僅九歲。」除了遇難者個案外,曾凱妍亦會讓學生觀看一套名為《天安門》的紀錄片。曾指,雖然這套電影揭示當時中國學運領袖的錯誤,但她不擔心同學會苛責他們,「這始終是歷史的一部分,不需要為它包裝得很完美,畢竟人就是人,不一定是天使或者魔鬼這麼簡單……故事的另一面是:鄧小平作為決策者,他們在使用甚麼武器、當天除了鎮壓還有甚麼可能性……執政者擁有更多資源、更多選擇。」

曾凱妍認為課本對六四事件描述頗為不足,因此希望憑藉自己老師的身份去填補書本上的空白,「教科書會用這些字眼:示威、軍隊介入、事件平息,其實很含糊。譬如在『示威』這方面,我們可以講解事情的規模和當日學生的訴求,令同學了解更多。」事隔30年,曾凱妍見證着時間的流逝如何冷酷地洗刷同學對六四的感情和印象,可是她仍深信,向同學傳授六四的歷史是必要的。她解釋,參與八九民運的中國人民,與香港人現今的處境相似,香港人可以從六四歷史中借鏡。

坊間有人明言不為六四事件悼念,曾凱妍老師則認為,六四事件的受害人至今仍在苦難當中,香港人理應繼續為事件悼念。

正視六四歷史 認清中國發展代價

在慈幼英文學校(中學部)任教13年的劉彥君老師認為,六四事件是改革開放的重要轉捩點,對於了解中國政權十分有幫助,「我想他們(同學)認識國家為了發展所作出的犧牲,或是國家一些被遮蓋的陰暗面。同學應該要知道,國家發展是在這樣的情況下存在。」劉續指,他所指的「國家發展」,是指中國因渴望發展經濟,而透過自身力量,去壓倒其他異見者的聲音,從而避開了一些政治問題。不過劉亦坦言,在課堂上同學對於六四事件的討論不多,但他們會明白中國的發展模式曾導致血腥鎮壓。

劉彥君老師在課堂中,會向學生展示不同素材,務求學生更立體地理解當時的中國。

在本土思潮崛起的情況下,有人選擇拒絕悼念六四事件。劉彥君指,他明白本土派人士不希望悼念,亦覺得其理由妥當,「六四晚會經常說要『建設民主中國』,但可能有更多議題更為切身……那麼當他們(本土派)覺得這議題比六四更重要,希望關注該事情多一點,我都認為是很合理的一回事。」但劉補充,儘管有人支持香港獨立,但他們始終面對着中國政權,絕對需要認識及了解六四事件的本質,才可以從中認清對手。

劉彥君又指,假若下一代不再認識六四事件,相信亦是時代使然,他不會對此感到擔憂,反而會坦然以對。「我覺得在每個時代背景裏面,都有很多重要的事情是他們應該要認識的……儘管他們有天不認識(六四事件),亦不代表他們的價值觀有錯誤……不代表他們不知道屠殺是不正確……相反,如果他們對於某一些更加切身的議題漠不關心呢?不是更加惡劣嗎?」不過,劉指現時仍然會在學校裏教導六四歷史,好讓同學更理解中國。

不怪責學生不認識    學校成歷史傳承橋頭堡

在天安門屠城當晚,曾凱妍和劉彥君還十分年輕。看着翌日早會上,高年級的師兄、師姐激動地邊說邊哭,兩位現任老師坦言,1989年的他們除了知道「死了人」以外,對事態不太理解。

對社運人士而言,六四歷史固然有如腦內烙印,是一輩子的記憶。政黨香港眾志曾經製作了一條短片,片中訪問幾位年輕學生對六四事件的印象,發覺他們對此全然不知。曾凱妍和劉彥君在中學任教多年,兩位老師都明白,大部分同學在中學學習六四歷史前,對事件都不認識,不應因此怪責同學。劉彥君指,同學認識六四的途徑只有二手資料,若同學未能從坊間獲得足夠資訊,學校則成為同學了解六四歷史的重要場合。

劉彥君老師雖然現時在校教導六四歷史,好讓同學了解中國,但他更擔心的是同學會否對切身事情漠不關心。

然而,近年政治氣氛緊張,教育局更設下「紅線」,教育局局長楊潤雄去年提到,學校應該引導同學明白「港獨不可行」;日後此類「紅線」會否不斷延伸,以至校園內不能自由討論其他政治敏感議題,如六四事件等,令不少市民關注。曾凱妍相信,如果當權者打壓民間傳承六四的空間,只會激起更多對權威不滿的人反抗。

《San Po Yan Magazine 新報人》

新報人(SPY)是香港歷史最悠久的大學生實驗報紙,以實踐新聞自由為原則;體現不趨附商業利益,不附從政治功利,只為專業學習的存在價值。

留言

歌曲記錄歷史 音樂抗爭激勵人心

補習中介核實寬鬆 導師易虛報學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