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政

中醫學生強制「送中」實習 收死亡恐嚇求助無門

反送中運動現時為止已超過100天,連串示威帶來社會不穩,而白色恐怖、政治審查、警察濫權等質疑,更引起不少市民憂慮。

據《立場新聞》報道,在八月初,一名中大修讀中醫課程的碩士生在中國內地實習期間被捕,被檢查手機內有否與反送中相關的內容。此事激起各學院內中醫學系學生極大迴響,不少人擔心香港學生到內地實習是否不再安全,亦有學生曾經收到死亡恐嚇。有意見質疑中醫藥管理委員會規定在內地中醫院實習的要求,是否不可取締。中管會則指,暫時沒有途經幫助受影響學生,短期內不會更改規定。

內地實習收逾百死亡恐嚇  自我審查籠罩中醫院

陳樂行是香港浸會大學中醫學系五年級學生,他早在兩年前已深切體會到香港學生到內地實習的危險性。在2017年,陳同學曾聯同其他浸大生,抗議校方的普通話畢業要求,並發起「佔領語文中心」。其後,他被《環球時報》標籤為港獨分子,在按課程規定到廣東省中醫院實習時,收到內地網民過百個恐嚇電話及信息,揚言要打他、殺他,甚至解剖他。陳同學與同行老師商討後,認為自己的人身安全受威脅,決定馬上坐直通車返港。

就讀香港大學的中醫學院三年級學生John(化名),則因需前往中國內地實習,就連在香港參與政治活動亦有所避忌。他坦言,自己擔心參與示威遊行後會被認得,未來到中國內地實習時會面對審查甚至扣留,故每次參加與反送中有關的政治活動時都會遲疑不決;他又直指學校老師會教學生,回內地實習時要懂得避免較敏感的話題,「雖然還有兩年才回去實習,但誰也不能預計未來的局勢。到時候回內地,我也會以防萬一刪除照片,換掉手機。」

香港浸會大學中醫學系學生陳樂行於2018年到廣東省中醫 院實習期間被恐嚇,考慮到自身安全問題而決定在同行老師陪 同下回港。
John(化名)坦言自己會因為害怕內地政治審查影響實習 而減少參與示威活動。

各中醫院安排不一 拒內地實習無法在港行醫

鑑於時勢,不少中醫系學生都有對校方表達回內地實習的憂慮,香港現存三間中醫院校安排各異。香港浸 會大學及香港大學均未有因安全顧慮,而讓學生在內地以外地方實習。浸大中醫系學院副教授高可信博士解釋,香港現存中醫診所不足、病案較窄,未有足夠病案 為學生提供全科實習,「若中醫系學生只去香港的中醫 診所,或香港未來的中醫院就能通過課程要求,確實不 夠臨床經驗應對,香港的中醫質素必定下降。」他又表示鄰近地區亦未有合適的實習地點,「台灣的中醫院比 內地中醫院更為落後,新加坡的中醫院規模小,病案比香港的中醫診所更少。因此,內地中醫院是目前最理想的實習地點。」

浸大中醫系學院副教授高可信博士指,校方暫時未有其他途 徑協助因政治問題而無法順利完成內地實習的學生,但三間中 醫院校會與發牌機構相討如何解決問題。
圖為香港大學中醫學院的模擬中醫診所。

雖然高博士認為內地實習短期內無法取締,但他同時承認,若學生在內地被公安扣查,浸大校方難以即時提供授助,「按牌照要求,中醫系學生必須到內地實習,我們會提醒同學在香港參與政治活動時盡量小心, 以免過關時被扣查,學生應自己衡量風險。」高又指, 院校老師會以電話和微信形式與學生緊密溝通,若學生遇到危險會即時到內地護送學生回港。但浸大中醫學系 學生陳樂行則指出,在港老師只能從微信跟進學生在內地實習的情況,即時有緊急情況,也只會由內地中醫院 來處理。

而香港中文大學在與學生、教職員商量過後,決定容許學生留港實習。不過,由於內地實習是中醫藥管理委員會(中管會)的規定,中醫系學生必須前往內地實習,方能考獲牌照。中大校方亦明言,如學生因拒絕到 內地實習而不獲發牌照,校方不會負責。

中管會回覆指,暫時未有其他途徑協助因政治問題,而無法順利完成內地實習的學生;為確保畢業同學 水平,短期內亦不會更改這要求。

浸大中醫系學院副教授高可信博士指,香港的中醫診所不夠,病案較窄,不足以為中醫系學生提供全科實習。
浸會大學中醫學院設有內地實習管理小組,有鑑於近月特殊 情況,學校新增「教學危機管理小組」以保障內地實習學生的安全。

向校方反映不獲理會 中醫學生各安天命

就讀港大的John曾經向校方反映,因人身安全不受保障,不想回內地實習,但港大校方回應指內地實習為畢業要求,暫時不會因應香港政治局勢作出任何改變。John坦言自己並不喜歡內地,主要是因為內地政治及言論不自由,「即使香港現時的風波過去,幾年後仍然不能保證大陸對香港人出什麼對策,說錯一句話就可能被拉,所以其實我們幾時回內地都是危險的。」 但如果中管會不改變發牌準則,香港中醫學生一定要在內地實習才能夠畢業及有考牌資格,他仍然會回內地實習。John無奈指,他唯一可以做的就是在內地慎言慎 行。

就讀浸大的陳樂行則表示,香港學生在內地實習時,甚少與內地學生交流政見,甚至不會主動和他們做朋友,校園內政治氣氛十分緊張。陳指出,在內地實習期間,老師經常發表支持中國內地的政治言論,香港學生礙於身分,不敢隨便發表言論,亦不敢發問。而飽受恐嚇困擾的陳樂行,至今仍不敢到內地實習,惟內地實習為畢業要求,而校方一直未有其他實習安排,故已連續停學3個學期。陳樂行表示,即使中管會不改變發牌準則,仍不願再到內地實習,寧願留在香港實習然後畢業,「能否獲得執業試報考資格已經是次要的考慮因素,獲得中醫學位將來到外國起碼有資格註冊行醫,總比到內地實習好。」

中管會指,中醫院校可自行按教學需求修改課程安排及實習地點,但修訂必須由中醫組轄下的課程評審小組審議。
香港浸會大學中醫學系學生陳樂行認為,香港的大學未能保障學生回內地實習的人身安全。

《San Po Yan Magazine 新報人》

新報人(SPY)是香港歷史最悠久的大學生實驗報紙,以實踐新聞自由為原則;體現不趨附商業利益,不附從政治功利,只為專業學習的存在價值。

留言

【施政報告 · 房屋】首置9成按揭樓價上限大增 學者憂引發負資產危機

商鋪政見成消費指標 反送中引發「顏色消費」